海疆网友重访抗战中国战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七)
来源:海疆在线 2015/12/04 15:53:12
字号:AA+

导读: 本篇作者主要对南京保卫战的防御工事设置情况加以介绍分析。结合实地考察,揭秘了南京防御的战略考量和两道国防线的由来,南京城防外围阵地和复廓阵地的设置,防御工事的设计与施工等情况,帮助读者从防御工事角度了解南京保卫战的备战情况和准备程度。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为纪念这一伟大胜利,海疆在线网友泰哥于抗战全面爆发78周年前夕,实地走访抗日战争中国重要战场,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为广大网友再现中华民族当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有些战场鲜为人知、鲜有人去,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泰哥,辽宁大连人,管理学硕士,理学士、军事学学士,现任解放军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大学客座教授。多年从事孙子兵法和军事地理研究,出版过《孙子兵法与信息化战争》等多部专著。

海疆在线为大家推出泰哥的专栏,隆重纪念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胜利。

第五章 南京保卫战

本篇作者主要对南京保卫战的防御工事设置情况加以介绍分析。结合实地考察,揭秘了南京防御的战略考量和两道国防线的由来,南京城防外围阵地和复廓阵地的设置,防御工事的设计与施工等情况,帮助读者从防御工事角度了解南京保卫战的备战情况和准备程度。(图1,作者在南京考察)

图1,作者在南京中华门考察

战略规划出自德国军事顾问之手

1935年7月,南京的天气焦金烁石。德国军事顾问法尔肯豪森,正在他的顾问府里挥汗成雨地起草《关于应付时局对策之建议书》: “……东面有两事极关重要,一是封锁长江,一为警卫首都,两者有密切之连带关系。屡闻长江不能守之议,窃未敢赞同。 ……江面虽宽,然究为极狭隘之水道,航路异常困难,稍大战舰不易机动,下游已有许多窄隘可用,应用方法(游动炮兵、飞机)作有效之封锁。…… 长江封锁于中部防御最关重要,亦即为国防之最要点,防御务须向前推进。江防须封锁江阴,陆防须利用许多地险及天然便于防御之地形,推进至上海附近。……”(图2,法尔肯豪森)

图2,法尔肯豪森

法尔肯豪森的这份建议书对国民党的抗日战略产生了重要影响。在这份报告中,他基本准确的判断了日军可能的进攻方向和特点,并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提出了主要防御地区、兵员配备和可以采取的相应措施。后来中国军队开辟上海战场、保卫南京、决堤黄河花园口、退入内地持久抗战等行动,大多是在这个文件指导下进行的。

按照法尔肯豪森的设想,中国东部国防的第一线是以淞沪线、吴福线(吴江至福山)、锡澄线(无锡至江阴)构成的永久国防工事,其后是江阴封江,再次是保卫南京。他预计,在这两个战线上中国军队可以坚持1—2年,在此时段内国际形势必将发生有利于中国的变化。

按照法尔肯豪森的建议,自1935年冬季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就秘密调集4个师的兵力,在上海、南京之间秘密构筑起两道国防工事,作为南京外围的防御线(因为1932年的《淞沪停战条约》规定上海周边不能驻军,所以此事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其中,防御南京的第一条防线为“吴福线”,北起长江南岸的福山,向南经常熟、苏州、吴江、嘉兴到杭州湾;第二条防线为“锡澄线”,北起江阴要塞(要塞位于锡澄线与长江江防中坚位置,是沪、宁国防工事的陆海军布防支点,长江江防作战中的总枢纽),南至太湖边的无锡。

在法尔肯豪森建议书出台两年后的1937年7月7日,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战争爆发后,日军步步进逼,华北战局岌岌可危。蒋介石为了扭转不利战局和吸引欧美大国介入,几乎在日军开始进攻上海的同一天,颁发了按照德国军事顾问团指导制订的《国军战争指导方案》。这个方案明确指示:“淞沪方面实行战争之同时,以闭塞吴淞口,击灭在吴淞口内之敌舰,并绝对控制其通过江阴以西为主,以一部协力于各要塞及陆地部队之作战。”但由于日军在淞沪战场不断增加兵力,其作战力量尤其是重武器方面具有绝对优势,淞沪战局越来越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到了11月5日日军从杭州湾登陆,中国在淞沪战场的败局已定,南京之战已不可避免了。

法尔肯豪森作为一个德国军官,为促进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军工生产自主化做了大量工作。1939年希特勒鉴于二战局势和日本的要求,命令撤回在中国的德国军事顾问团。当时,法尔肯豪森甚至有意留下加入中国国籍,但希特勒以扣押他的家人相逼。法尔肯豪森无柰回国,临行时他向中国保证:决不会把中国的作战机密泄露给日本。他是一个在中国最艰难的时期施以援手的“军中辛德勒”,中国人不应忘记他。

南京的防御计划与阵地设置

在蒋介石主导下的南京防御计划是:以左翼军辖从上海退守的3个集团军,陈诚为司令,防守太湖北走廊;以右翼军辖3个集团军,张发奎为司令,防守太湖南走廊;另从纵深调川军6个师到皖南宁国、广德附近,准备对南路日军实施反击;第七战区一部兵力在安吉、孝丰地区侧击敌翼侧。南京警卫执行部改组为卫戍长官部,唐生智为司令长官,所辖部队大都是由淞沪战场撤退,逐渐增加至11万余人。这个作战方案如果仅从内容上看,应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方案:主要防御方向——太湖北走廊,正对日军主要进攻方向;次要防御方向——太湖南走廊,防御部署严密;而且从后方新调川军6个师,埋伏在皖南山区浅近纵深地带,随时准备给被阻滞的日军以有力反击。

南京的城防,设置了两道战役防御地带:外围阵地在“四山”一线;复廓阵地的外廓阵地在幕府山、乌龙山、栖霞山、紫金山、雨花台、牛首山一线。开始,外围阵地部署了3个军,复廓阵地部署了1个军。由南京向外辐射扩展共设置了七道防线,每道防线均为一道和城墙对称的圆弧线,中间相隔数公里。但是,由于正面太宽而兵力过少,虽然处处设防,却使得处处薄弱,各防线相互间隙很大,便于日军迂回、穿插、渗透。更为严重的是,这4个军的兵力都没有得到很好落实,既定部署并未完成。随着日军临近,从淞沪战场撤退和从第七战区(武汉)抽调的11个师陆续到达,唐生智进一步充实了南京的第一道防线。‍具体部署是:第74军防御牛首山,第88师防御雨花台,第87师防御江南铁路以北,教导总队防御紫金山,第2军团防御乌龙山,第36师防御幕府山,第66军防御大水关,第83军和第36师1个团在青龙山,龙王山掩护。另从镇江调第103、112师增援南京。在南京保卫战之前,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还亲自视察了其中一些主要阵地。(图3,南京保卫战要图)(图4,南京保卫战前夕的外围主要阵地示意图)

图3,南京保卫战要图

图4,南京保卫战前夕的外围主要阵地示意图

耗费巨大的南京防御工事设计施工存在严重问题

按照德国军事顾问法尔肯豪森的建议,蒋介石在把沿长江一线作为主要防御方向后,即在国防部下成立了首都防御建设委员会,委派中央军校教育长兼京沪战区司令张治中负责,下设设计、工程建设等机构,查勘了从上海到南京和南京郊区地形,制定了建设规划。参谋本部于1932年12月成立城塞组,由参谋次长贺耀祖兼任主任,在德国顾问指导下,在南京以东、东南和江阴、镇江、江宁等要塞建筑和整修“国防工事”。在上海、南京之间构建了吴(县)福(山)线和(无)锡澄(山,即江阴)线两条“战略防线”,构成南京接近地战役防御地带,把太湖北走廊(即太湖北岸到长江南岸相对狭长的一片,苏州、无锡、常州和京沪铁路都在太湖北走廊内)拦腰截断,加之这一带是水网稻田地,两条防线筑垒利用居民地和水网形成防御地带,必定能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并迟滞其行动。在太湖南走廊(即太湖南岸到皖南山区北沿,湖州、长兴、宜兴、溧阳和宁杭公路在太湖南走廊内)前端平望、嘉兴、湖州构建了若干防御据点(支撑点),也能有效阻滞日军行动。太湖南北走廊后端即进入南京“四山”,即外围防御阵地。南京城防主要依靠明城墙和外廓,以及之间的有利地形,称“复廓阵地”。

从淞沪战场的吴福线、锡澄线这两道国防线,到南京战场的防御工事,这些在德国军事顾问的指导下历时两年建设、耗资巨大的防御工程,当时自称准备充分、固若金汤,是“东方马其诺防线”。事实上,由于设计者缺乏现代战争的经验和观念,这些工事在设计上存在很大问题。首先是在选址上,工事配置不隐蔽,大多建在高处的山顶和棱线等位置,容易暴露和被敌发现;其次在结构设计上,对斜射、侧射以及纵深等战术问题都未予重视,而且射孔也过大,容易被炮火摧毁和火力攻击。我在前面介绍了江阴现今存留的“锡澄线”防御工事,这些数量众多的工事当时是形成防御体系的,但现在留存下来的已经很少了。估计去过南京旅游的朋友不在少数,可亲们有没有注意到南京也有当年抗战的防御工事?恐怕见过的人不多吧。至今,在南京紫金山、雨花台区域内,还存留了为数不多的抗战时期的防御工事,我在南京明孝陵考察时,就看到了园区内保存下来的抗战防御工事。但从其配置地点来看,所选择的位置确实不利防守,可以断定其在战时的作用意义不大。(图5、6,江阴的国军防御工事)(图7,南京紫金山的国军碉堡)

图5,江阴的国军工事

图6,江阴的国军工事

图7,南京紫金山的国军碉堡

这些防御工事在施工上也存在很大问题。当时国民政府和国军贪腐成风,官僚作风严重,使得有些国防建设规划只落实在纸上,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动工;有些工事尚在建设之中,甚至都听到枪炮声了,民工还在干活;有的虽然已经建完了,但具体位置和质量不符合战术要求,建了也等于白建。比如,离南京接近40公里的句容,所建永久防御工事粗糙的令人难以置信,只有零星的碉堡,甚至碉堡的墙壁不是使用钢筋而是采用竹竿,其他防御工事则是仓促下用床架支撑成堆的沙包、杂物碎片和松土构筑的路障。南京保卫战开始后,这些豆腐渣工程在日军精确、凶猛的炮火攻击下,在开战初期就被日军击毁了。仅仅3天时间,半数的外围防线就迅速失守了,使蒋介石战前估计的南京守军可以凭借坚固防御工事守一个月的预期瞬时落空。南京的内线防御,最后还是靠明代留下的宽大厚实的城墙,这些城墙高20米、厚12米,虽历经数百年风雨战火,但仍然十分坚固。我在南京中华门考察时看到,在城墙上留有无数的弹孔,这足以显示出当年战斗的激烈程度。在“中华门”券顶上方,至今还留下一个射击孔。这个射击孔东西长2.23米,南北长2.08米,高1.9米。射击孔正对的,是中华门外的长干桥方向。当年,国军凭借坚固的城墙,对日军进行过顽强抵抗。在当时日军拍摄的照片上,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国军在中华门上写下的“誓复国仇”四个大字。我在中山门考察时,看到城墙上也有这样的射击孔。不过,由于南京外线的快速失守,使日军轻易控制了南京城周边的山地,加上他们拥有绝对的空中优势,使中国军队完全暴露在了日军火力的直接打击之下。这样,南京城内防御工事,实际上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等着被切割了。(图8-10,南京中华门城墙)(图11,南京中华门券顶上的射击孔)(图12,1937年12月12日,日军第六师团冲破南京中华门防线,坦克驶进城内)(图13,南京光华门城墙遗址)(图14,日军炮兵炮轰光华门)(图15,南京中山门城墙上的射击孔)

图8,南京中华东门

图9,南京中华门城墙

图10,南京中华门城门内

图11,南京中华门上的射击孔

图12,1937年12月12日,日军第六师团冲破南京中华门防线,坦克驶进城内

图13,南京光华门遗址

图14,南京中山门城墙上的射击孔

图15,日军炮兵炮轰光华门

原标题:海疆网友重访抗战中国战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七)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