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向这些伟大女性敬礼:抗战面前,她们没有走开!
来源: 徽章与荣誉 2015/12/07 13:54:36 田文林
字号:AA+

导读: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改写了男人主宰战争的历史,在上个世纪那场空前惨烈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女性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加入了战争,她们以一往无前不畏牺牲的精神,向世人展示了一种女性的悲壮美,连同她们纯洁的爱国热情和勇敢无私的精神,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七十多年前的抗日战场,去看看这场没有让女人走开的战争留下的时代印记。

曹永明先生编写的这篇图文,让人心潮起伏。80多年前开始的那场抗日战争,并不是一场让女人走开的战争。在民族大义面前,柔弱的中国女性,不仅没有“走开”,反而义无反顾勇敢地正面、走向战场,以一往无前、不畏牺牲的精神,向世人展示了女性的悲壮美。她们纯洁的爱国热情和勇敢无私的精神,永远刻在了历史的记忆中。

文中介绍的战争中的伟大女性,有的来源于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有的来自国民党军队。还有若干学生军和为抗战出力的支前群体。从照片上看,许多女性稚气未脱,却洋溢着凛凛正气。更让人悲恸的是,许多女性在这场战争中英勇捐躯……

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即将来到,让我们一起向这些为民族独立和解放奋不顾身的中国英雄女性致敬!

我们配发了电视连续剧《新四军》的主题典《桃花谣》。在优美而凄婉的乐曲中,相信读者会伴着热泪读完这篇美文。

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总会陕西分会赠抗战荣誉奖章

四川省新繁县妇女会会员证章

战争是血与火的碰撞,其本质是残酷、血腥的,女人天性慈爱善良,通常比较脆弱,因此人们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我们穿越历史的天空,鸟瞰烽火连天的战场,总能看到女子的身影,女人并没有走开,因为她们深知:一旦战争发生,首遭摧残蹂躏的必定是妇女儿童。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改写了男人主宰战争的历史,在上个世纪那场空前惨烈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女性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加入了战争,她们以一往无前不畏牺牲的精神,向世人展示了一种女性的悲壮美,连同她们纯洁的爱国热情和勇敢无私的精神,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记忆中。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七十多年前的抗日战场,去看看这场没有让女人走开的战争留下的时代印记。

一部抗战史,从浸满血泪的黑土地掀开第一页。轻轻翻动这史册,字字千钧,是千百万坚持抵抗的共产党人用鲜血写就。当时活跃在白山黑水间的东北抗联各军组建了妇女团或妇女队,人数多达六百余名,涌现了赵一曼等英雄人物和“八女投江”等英雄群体。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在通往关东的道路上,两股人流,泾渭分明,一边是放弃抵抗夺路而逃的十几万国军,一边是策马扬鞭北上迎敌的抗日义勇军。在北上的队伍中,有一位从巴山蜀水走来的女共产党员赵一曼,她是一位三岁孩子的妈妈,五年后,她寄养在亲戚家的儿子八岁时,她为国捐躯,壮烈牺牲。

抗日民族英雄赵一曼(1905年10月-1936年8月),原名李坤泰,又名李一超,四川省宜宾县白花镇人,曾就读于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六期。

赵一曼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她亲自指挥农民自卫队,伏击日军小分队,打了不少胜仗。当时的日伪报纸《大北新报》也发出惊呼:“共匪女头领,骑上白马,穿过山林,飞驰平原,宛如密林之女主。”

今天走出哈尔滨火车站,迎面就是用她的名字命名的一曼大街。出哈尔滨向东南沿着牛心山、乌珠河行约数十公里,有一座以她的名字命名的一曼村。七十九年前,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一师第二团政委赵一曼就在村后的山上被捕。从被捕到牺牲,赵一曼经历了人间炼狱—日本鬼子对她一次次死去活来的折磨。这位年轻美丽且极富书卷气的女性,经受着酷刑拷打,被摧残成连施刑者都不敢直视的血肉模糊之躯…… 然而,奄奄一息的她嘶哑的声音只有一个字:“不!”她焦糊溃烂的躯体上,是令敌人畏惧的宁死不屈。她弥留之际的恍惚中,脑际闪过什么?林海雪原深处“密营”里的战斗岁月?和儿子在一起的短暂甜蜜时光?

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军官命令刽子手:“要慢慢地跟这个女人耗,不能停,不能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直到用电刑摧垮她反满抗日的意志,撬开她的嘴。”日寇没能撬开赵一曼的嘴,驱使狼狗吃掉了她的遗体。年轻的女共产党员赵一曼没有留下一块遗骨。

在八年的浴血奋战中,无数不屈的中国女性和男人们一起拿起武器,为了保卫家园和子孙后代,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搏斗。

乌斯浑河,满语意为“汹涌暴烈”。这条汹涌暴烈了千百年的河,在抗战烽火中接纳了八位抗联女战士的壮丽灵魂。八名女战士为中华民族的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她们是第二路军第五军妇女团的指导员冷云,班长胡秀芝、杨贵珍,战士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和被服厂厂长安顺福,后两位是朝鲜族英雄。冷云的丈夫刚刚牺牲,两个月大的女儿寄养在老乡家。这位二十三岁的女共产党员,挽着年仅十三岁的战友王惠民,和姐妹们一起走向死亡。那时是秋天,秋雨绵绵,江水暴涨,日寇的炮弹覆盖了江面,八朵殷红的浪花在浊浪中盛开,凋零,远去……身后的鬼子惊呆了,他们永远抓不到这些慷慨赴死的女战士。

冷云烈士

女性从戎,参加反抗侵略的民族战争,无疑是妇女解放运动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篇章。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觉醒了的新女性直接投军去“筑血肉长城”,成群的女子穿着威武的军装,不惧死亡穿梭于炮火硝烟的战场,承受着烈日、凄风和苦雨,每每成为中外战地记者惊异和称佩的对象。

国军抗战女兵的英姿

国军医疗救护队的女兵

1941年,陕西宝鸡,国军救护训练队的女兵。

席地而坐的国军小战士正在进餐

全民抗战,大潮奔涌,无数知识女性向往抗战的圣地延安,于是,黄河之滨集合了一群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她们放弃优越的城市生活,脱掉洋装旗袍,穿上粗布军装,住土窑洞吃起粗茶淡饭;她们誓死不做亡国奴,为了抗战抛家舍业,远离骨肉亲情。

在山西朔州市平鲁区烈士陵园,矗立着一尊跃马提枪、飒爽英姿的塑像,她就是著名的抗日民族女英雄、印度尼西亚归国华侨李林。

一九三九年三月,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在陕西宜川召开“秋林高干会议”,时任八路军一二零师雁北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政治部主任的李林,是会上唯一的戎装妇女,成了与会的一百多名高级军政官员瞩目的游击名将。国民党新闻记者把她的英姿摄入了新闻纪录影片中的历史镜头(此片珍藏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内)。

决死四纵队暂编第一师部分领导人合影,前排中为李林。

一九四零年一月,晋绥边区第十一行专署成立,李林当选为常委秘书主任。同月,李林参加了晋西北军民代表大会,被选为晋西北行政公署委员。在行署委员会开会时,贺龙特别向全体委员介绍李林,他说:“这是我们的抗日女英雄,一个华侨大学生能在敌后领兵打仗,值得大家赞扬!”贺龙师长接见她时说:“欢迎你,我们的女英雄,听说鬼子听了你的名字又怕又恨呐,真了不起!”李林腼腆地说:“我不是英雄,是一个普通的战士,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希望党教育我,做一个革命者,多做一点成绩来。”

贺龙师长询问了她的身世,在雁北斗争的情况,高度赞扬她在敌后斗争中的英勇表现和领导才能,贺龙说:“一个女同志,来自大城市的大学生,能带领骑兵,在长城内外大战日本鬼子,打出了威风,很不简单!”

李林在战马上的英姿

在艰苦的敌后游击战中,李林与并肩作战的屈健(时任平鲁县委书记,晋绥边区第十一行政专署专员)建立了深厚的战斗友情,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结婚,但没想到燕尔新婚后一年多他们就永别了。一九四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日军调动一万二千人,向晋绥边区洪涛山抗日根据地进行第九次大扫荡。李林所在六支队掩护大部队转移。当敌人逼近时,她果断地带领十余名骑兵战士向北侧山上冲去,吸引了鬼子的主力追击,使大部队顺利地向南转移突围。鬼子发现上当后,便恼羞成怒,疯狂地扑向李林分队。李林侧身马腹,突袭敌人,拼杀出一条血路,让小分队突围。身边的警卫员不幸牺牲,烈马“菊花青”中弹倒地,李林也身负五、六处重伤。她退守山坡上一小庙残壁,面对逼上来的敌人,用手枪对准自己的喉咙射出最后一颗子弹,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当时,她年仅二十四岁,并身怀三个多月的孩子。

李林烈士永垂不朽!

当年在八路军和新四军中还有很多叱咤风云的女战士,在华南坚持抗战的海南岛琼崖纵队和广东东江纵队的娘子军都是曾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女军。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抗日女兵成为军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们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壮丽的民族解放大业,她们宛如白洋淀一望无际的芦花洁白无暇,皖南盛开的桃花灿烂娇媚,南国怒放的木棉花火热赤诚。以下是一组八路军女战士当年留下的的倩影。

1944年,八路军女护士的合影照。

琼崖纵队娘子军合影照

八路军山东军区的女兵部队

叶挺将军不仅是我国卓越的军事家和我军的创建者之一,同时他又是一位摄影艺术家和战地摄影记者。叶挺年轻时就喜欢摄影,曾买过一台120照相机练习拍照。一九三一年回澳门定居后,又从香港买了全套暗房器材,在自己家中布置暗房,学习冲洗胶卷、放大制作等技术,成了一名业余摄影行家。但叶挺真正在纪实摄影方面大显身手,是在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零年,他出任新四军军长后的这三年里。

叶挺镜头里的新四军女兵叶挺摄影

叶挺镜头里的新四军女兵(叶挺摄影)

一九三八年一月,新四军军部在南昌组建了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动员年轻人踊跃参加新四军。图为一九三八年三月,穿上军装第一天的三个女兵胸佩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章在南昌的合影。林琳(左)、张茜(右)、丁汀(中)。

这张拍摄于七十多年前的新四军女兵在皖南著名的“何家湾战斗”战地留影的老照片,是一件珍贵的革命文物。照片宽十厘米,高八厘米,准确的拍摄时间是一九四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拍摄地点则在皖南泾县何家湾一带的山林中,拍摄者是新四军战士汪传福。照片虽有些陈旧,但依然黑白分明,女兵形象清晰可人。照片的保存者,是现年百岁高龄的新四军女战士冯云,她自己也在这张照片中(后排右二)。据冯云介绍,照片上的女兵,自前排左起依次为:顾励、赵亚、许可、佚名、焦恭贞;后排左起依次为:沈锐、王轩、冯云、夏季,她们都是新四军五团的战士,均为当天“何家湾战斗”的参加者。

这张照片是冯云的老战友、同时也在这张照片中的许可赠送给她的,照片的背面有一段题照说明:“一九四零年春在皖南,我军与日本鬼子作战时,吃饭时休息在山上竹林里的一座破庙前留影,是汪传福同志给我们拍的,汪同志于赤石暴动时牺牲了。这是四十一年前的我们,在铜陵、南陵、繁昌一带与日本鬼子作战时。冯秉同志留存。许可,1981.5.10于广东”。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妇女实行了空前规模的总动员。女界的抗战活动涉及很广,直接参军、参战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自发的妇女抗日武装,分布广泛,中国妇女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参加了武装抗日斗争。

1940年,女学生们正在接受培训,她们即将奔赴战场。

训练有素的学生军女战士

女学生们正在进行射击训练

1940年,奔赴战场的女学生们正在登上轮船。

在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上,活跃着一批声名远扬的女军。当年广西招募女学生军时盛况空前,正值豆蔻年华的花季少女纷纷投笔从戎,踊跃报名。报名人数高达一万八千多人,远远超过广西当局原拟招一个团一千二百名的计划,不得不增招到四千二百六十九人,扩编为三个团。广西女学生军于一九三八年春长途跋涉到达鄂豫皖抗日前线,深入到大别山区与日寇作战。

图为广西学生军在淮南与日寇作战

广西学生军女战士苦练杀敌本领

投入抗日战场的这些成规模,成建制的生力军还有由流亡学生组成的浙江绍兴妇女营,该营深入敌后打游击,一直坚持到一九四一年夏天。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来故乡绍兴,下午即检阅了绍兴妇女营,高度评价了绍兴妇女营英勇杀敌的精神。同时,殷切勉励妇女营:“继承鉴湖女侠的精神”。四月二日,周恩来离绍到达金华后,对前往采访的《东南日报》记者说:“女子能荷枪赴前线杀敌,尤为难得!”

周恩来视察浙江期间演讲照片

五月,周恩来在桂林,对《救亡日报》记者发表谈话,“这次我到了绍兴这个我生来从未到过的故乡,观感颇多,但最令我感奋的事,要算妇女营渡过钱塘江去杀敌的事情了。”“一两个或三五个妇女杀敌的故事,在八路军和新四军里是有过的,学生军上战地服务,五路军也有过一大队,但是成队地深入敌后作战,妇女营要算创举了!她们是素称文弱的杭嘉湖和江南人,而且是妇女,她们都能深入敌后打仗,可见不论什么地方,什么人,没有不能作战的。”再次高度赞扬了绍兴妇女营。

女性天生细致体贴,从事护理工作是其强项,全国各地组织青年学生成立了战地服务团,服务于各战区,在战场上救死扶伤,与战士们同壕杀敌。

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的女兵在战地三年期间,以中共地下党支部为中坚,跟随国军某部转战二万多里,足迹遍布了沪、苏、皖、赣、浙、鄂、湘、豫八省市,经受了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

云南战地服务团女兵的飒爽英姿

云南战地服务团的女兵在战场救护伤员

云南战地服务团的女兵们在前线作战的珍贵照片

一九三八年四月下旬,云南战地服务团的女兵们随滇军六十军奔赴抗日前线,参加了长达二十七天的名垂青史的“血战台儿庄”的战场救护和战地医院救护及慰问工作。战地服务团被安排在武汉附近的三家医院工作,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收容抢救了在台儿庄前线受伤的轻重伤员三千余人。女兵们以赤诚的爱心来救护伤员们,千方百计地减 轻他们的痛苦。还有以宋志飞带头的十二名女兵悄悄爬上载兵列车,随军到了台儿庄前线。几位老人回忆说:“初次尝到战争的滋味,枪声炮声炸弹声震耳欲聋,只感觉到心脏咚、咚、咚地在激烈跳动,但我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真可谓来者不怕,怕者不来!只要炮声一停,我们就跑到阵地上去救伤员,送水送食物给战士们。”五月十八日后,由于战略需要,六十军奉命突围,女兵们随军部特务团行动,每人胸前挂上两枚手榴弹,背上一床灰毯,一袋米一路急行军,一路上部队边打边退。白天日机尾追轰炸,夜间探照灯、照明弹不断射来。我军先头部队多次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战斗,一路上粉碎了日军的围追堵截和封锁。女兵们在饥渴伤痛中,还要帮助那些受伤的战士,身上的衣服已穿得又烂又脏,还长出很多虱子来。经过一个月的生死历险,女兵们才随部队到达武汉。之后,这五十五位云南抗战女兵因部队需要,被分调到抗日滇军各部队,参加了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及坚守湘赣鄂等地的长期对日作战,足迹遍及黔、湘、鄂、赣、豫、鲁、苏、皖、浙、桂等省。这批被称为"云南花木兰”的云南女学生兵怀着满腔热血与全国抗日军民一起救亡图存,中华民族的历史和祖国壮丽的山河永远记下了她们的功勋!

威武中不乏美丽,强身中不忘美体,图为云南战地服务团的女兵们在出操。(国际知名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匈牙利)摄影)

长沙会战中,中国红十字会的护士护送两名受伤的中国士兵前往基地医院。

抗日女英雄刘守玟,一九二零年生于湖南汉寿县新兴乡军刘村。一九三五年考取长沙周南女中,一九三七年参加丁玲带领的女学生卫生队,随谭道源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二军赴上海投入淞沪战役。因伤亡惨重,所部回湖南整编到五十师卫生队。一九三八年五月,又随谭道源亲率的二十二军军部和五十师前往鲁南前线,保护下邳至台儿庄防线,坚守徐州铜山。不久,徐州沦陷,二十二军负责掩护大部队突围,刘守玟所在连队在台儿庄东十八里处遭遇日军,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战士们与鬼子短兵相接,白刃血拚杀在一起 。一个排长手拿鬼头大刀,一口气就砍倒了十一个鬼子,刀刃都卷了起来,最后被一梭子弹打透胸膛,临终前还大喊着“杀”;有个大个子战士被鬼子刺伤,肠子流出体外,仍伸出一手掐住鬼子的脖子;还有一个战士,被鬼子的刺刀刺穿胸膛,仍然坚持一手拽着鬼子的枪口,一手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而年轻的女兵刘守玟,表现的更加勇敢。她是战地救护员,穿梭在硝烟中抢救伤员,当看到一个连长倒在血泊中,她急忙赶去急救时,突然冲出一个鬼子军官挥舞军刀把连长砍死了,刘守玟愤怒极了,顺手从地上搬起一块大石头,奋不顾身地跑上前,把鬼子军官砸倒在地,鬼子脑浆四溅。不料当她起身时,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左胸,她当即昏迷,被民工救走。送到陈塘村伤兵所。刘守玟清醒后,吃力地从兜里掏出一封信、两块大洋和一张照片,请求村民陈开灵的祖母帮她转寄回家。当晚,刘守玟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牺牲,时年十八岁。遗体葬于陈塘村东的乱葬岗。 文革中的一九六七年四月,红卫兵将陈塘村东的乱葬岗填平,陈开灵在祖母的带领下偷偷地筑起一座小坟,并在旁边插了一根柳条。二零零四年清明,陈开灵通过徐州《都市晨报》寻找到刘守玟的湖南亲人。同年七月,刘守玟的遗骸从江苏移送湖南省会长沙,安放在湖南革命陵园,后应故乡汉寿乡亲们的要求,英雄的遗骸终于魂归故里。

这是刘守玟学生时代唯一的一张照片,临牺牲前她委托房东帮她转寄回家。

在湖南革命陵园举行的刘守玟遗骸安放仪式上,徐州来的陈开灵老人对湖南的媒体记者说,女兵在弥留之际其实并不是像报上写得那么从容,她一直在哭着叫妈妈!在场的几个饱经风霜的抗战老兵听闻此言,瞬间不禁泪流满面!原来,在他们知道这一位笼罩着英雄光环的女兵也是一位会伤心、会难过、会流泪、会留恋亲人和生命的女孩子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她的选择意味着多大的决心和怎样的意志!谁没有生命的渴望,谁不知生命的可贵。女兵刘守玟做为富家小姐,完全可以远离战争,可是她的选择却是共赴国难。如同当时许多高举着“生在湖南、死在山东!”“生在湖南,死在徐州!”旗帜的青年们一样义无反顾地走向了抗日前线!

抗战老军人含泪向女兵遗赅致敬

在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各族各界女子纷纷走出家门,为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各地的妇女救国会组织妇女成立了被服厂、救护队、洗衣队、筹给养队,为部队制做被装、军衣、军鞋等军需物品,为部队护理伤员,筹集给养。

走向战场的女学生在给八路军战士分发慰问食品。

一碗清茶敬英雄

八路军制鞋厂的战士和工人合影照

为前线将士赶制军鞋

后方工厂为前线加工军需用品

在国家和民族危亡的一九三九年,作者的母亲时年十七岁,她毅然投笔从戎,在山西兴县妇救会被服厂工作,这年的十二月,阎锡山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晋西事变”,悍然进攻八路军和山西新军,被平息后,被服厂正式编入八路军序列,母亲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八路军女战士。

八路军被服厂的战士们正在为部队制作被服

八路军被服厂的战士正在工作

抗日民主根据地存在的大量女民兵和女自卫队在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她们为主力部队传送情报,侦察敌情,开展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袭扰日军,粉碎了日寇对根据地的“扫荡”。据一九四一年不完全统计,陕甘宁、晋绥、晋察冀等地的女民兵和女自卫队员的人数多达二百零九万以上。

1940年3月8日,晋察冀边区的女民兵正在进行实弹射击比赛。

1940年3月8日,晋察冀边区的女民兵进行刺杀表演。

1940年3月8日,晋察冀边区的女民兵正在投弹。

1940年3月8日,晋察冀边区的女民兵正在进行战术动作表演。

1940年3月8日,晋察冀边区的女民兵正在进行激烈的拔河比赛。

“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残酷的战争没有吓退英雄的人民,为了打赢这场战争,无数妇女动员自己的丈夫、兄弟、儿子、亲戚们参军参战。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的机枪和屠刀,根据地的妇女舍生忘死,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掩护革命干部。冀中回民支队的故事历来受到人们的赞扬,队长马本斋也受到人们的敬佩,在这种敬佩中其实也包含了对马母白文冠的敬仰。日寇抓到马母,企图逼她写信让儿子投降,马老太太严词拒绝:“杀剐存留,全凭你们,要我写信,万万不能。”最后绝食而死。马母的英雄行为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诡计,使冀中的抗日军民为之感动,也更加深了马本斋对敌人的仇恨,领导着回民支队更加顽强地打击敌人。马本斋去世后,朱德总司令赠挽:壮志难移,回汉各族模范;大节不死,母子两代英雄。

马本斋之母白文冠生前唯一的照片回族抗日英雄马本斋

这就是抗战中的中国妇女,她们用柔弱的双肩担起救国的道义,用侠肝义胆、鲜血生命捍卫了民族的尊严!每一位参战的巾帼豪杰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她们和中华好男儿一道挺起了民族的铁骨脊梁。为了民族的独立与解放,她们大义凛然、慷慨赴死,奏唱了一曲曲荡气回肠的爱国之歌,为中华民族宁死不屈的钢铁精神增添了永恒的光辉!

原标题:向这些伟大女性敬礼:抗战面前,她们没有走开!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