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一位战斗英雄的荣誉人生:“战场上,当主官不能软弱”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5/12/07 14:25:57 作者:赵飞鹏
字号:AA+

导读: 荣誉是用鲜血换来的,5连在战后被评为“一等功臣连”,周文江被授予志愿军“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在浙江嘉兴某干休所的家中,周文江珍藏着一本相册,里面夹满了邮票大小的黑白照片,“他们大都牺牲了。”他指着这些老战友的照片说。

岁月沧桑,当年的小伙子周文江如今已是87岁的老人了。

周文江的一生都与荣誉相伴。这位抗美援朝老英雄提供给来访者443字的标准简历中,310个字都与他立下的战功、获得的表彰以及受到领导人的接见有关。

从书房里抱出的一个四方纸盒内,盛放着20多枚熠熠闪光的奖章,上面镌刻着“人民英雄”、和平鸽或者“八一”红星。一本他心爱的影集内,收藏着他的奖章证书和参加各类会议的代表证、出席证。

据说,在他服役多年的解放军20集团军大院内,还立下了他和杨根思等四位英模的半身雕像。“我没有亲眼看到。”87岁的老人靠在宽大的沙发上笑着说。

1950年,经过自下而上层层投票选拔,杨根思、周文江、陈宝富、毛杏表四位战斗英雄,代表20军参加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大会结束总结时,总政领导说,这次大会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也是战斗动员的大会。

周文江立即想到,这是要打台湾了。因为20军一直在浙江沿海进行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准备解放台湾。四人坐火车到南京,迎接他们的人却说,不用回驻地了,部队已经紧急开赴山东,准备抗美援朝。他们立即换车追赶大部队。

志愿军20军入朝时,第二次战役已经打响,美陆战第1师主力被包围在天寒地冻的长津湖地区。担任59师177团2营副营长的周文江,奉命带领老连队5连火速占领长津湖西岸的西兴里,这是敌人南逃或北援的必经之地。

儿子周小平曾请父亲比较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周文江说,国民党比日本人好打,就单兵而言,美国人比国民党好打。然而美军并不总是近战,西兴里阻击战中,美军飞机和地面火炮翻地三尺般的狂轰滥炸让他永远难忘。

周副营长带着5连坚守阵地7天7夜,打退敌人28次进攻,胜利完成阻击任务。5连也付出沉重代价,连队13个骨干班长只有1人活下。幸存的班长李明坤已经82岁,他回忆说:“全连100多人,战斗结束坐在一起开会就剩了20多人。”

荣誉是用鲜血换来的,5连在战后被评为“一等功臣连”,周文江被授予志愿军“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在浙江嘉兴某干休所的家中,周文江珍藏着一本相册,里面夹满了邮票大小的黑白照片,“他们大都牺牲了。”他指着这些老战友的照片说。

历经枪林弹雨的周文江似乎很少表露内心感情,他说过:“战场上,当主官不能软弱。”然而近些年,周小平突然发现,父亲再讲到牺牲的12个班长时,突然哽咽地无法说下去。“老人年纪大了。”他感慨说。

长津湖战役的艰苦程度堪比长征,零下近40摄氏度的严寒中,志愿军20军伤亡7000多人,冻伤1万多人。二次战役结束后,全军足足休整了5个月。

周文江后来才知道,参加英模大会时同住一个屋的“爆破大王”杨根思,在坚守1071.1高地时,抱起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毛杏表也英勇牺牲,陈宝富多处受伤被送回国。上级机关通知20军说,总得保留一个吧。周文江从一线被调回师部当青年科副科长。

第五次战役的战略撤退中,他担负收容任务。周文江带着188名伤病员和医疗队员,忍饥挨饿,翻山越岭,在生死线上转战21天,安全回到军部。领导正急得团团转寻找“下落不明的周文江”。原来总政要他回国,去参加在东柏林召开的世界青年联欢节。

因为出色完成收容任务,周文江再次荣立一等功,这是他的第五个一等功。然而,这位经历100多场战斗的老战士,除了后脑勺上有一粒弹片、右胳膊还有碎弹片外,几乎没有受过重伤。最危险的要算淮海战役一次战斗,一枚手榴弹砸得他满头鲜血,他捡起来一看,敌人紧张地忘了拉弦。

“可能是我比较灵活吧。”身材不高的周老解释说。儿子周小平认同这一点:“80多岁了,过马路,你一不留神,他就蹿出去了!”除了右耳听力不好,老人家身体很健康。老伴丁星说,一次在火车站送人,好多乘客朝他看,就听有人说:“快看,那个老寿星!”

部队干休所对这些老英雄照顾得很周到,每年两次为期一周的住院体检,每天上下午两次上门巡诊,周文江的离休金每月有一万多元,干休所每年还组织出去旅游。“比比那些牺牲的战友,我们很知足。”老人说。

从某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岗位上离休后,周文江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作传统教育报告之类的社会活动中。他说,国家给了我很高荣誉,我要尽自己所能,报答组织。

他的报告中,那些过去了60多年的战斗故事,现在听来依然惊心动魄。1949年4月渡江战役攻占得胜港的战斗中,5连是突击连,担任指导员的周文江看到爆破手牺牲,部队前进受阻,抱起炸药包冲上去把敌人的地堡炸成了一堆废墟。

淮海战役的窑湾战斗中,5连打得只剩下20多人,敌人是一个步兵营,他决定智取。安排好自己牺牲由谁指挥后,他带上通信员,两人大摇大摆去谈判,连吓带骗,迫使400多敌人缴械投降。上级领导评价他打仗有“猴子的脑子,老虎的胆”。

人们喜欢听他娓娓道来那些险象环生的亲历故事,20多年来,周文江为驻地的学校、部队等单位作报告超过1000场。简历上显示,他多次被评为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济南军区先进老干部。

业余时间,周文江喜欢看体育比赛,这是和平时期最激烈的“战斗”。丁星不止一次看到他站在会客室电视前,大声喊着,指挥屏幕上的八一男篮打比赛。“他好胜心特别强!”有一次,周老看完比赛气得满脸通红地出来,显然比赛输了。

9月29日,周文江应邀和一批老战士去当地一所大学,参加校外辅导员聘任典礼。朝气蓬勃的大学生们围着他,他站起来说:“与青年人交往,我年轻时的活力又回来了,这是一场双赢。”

赶去学校的路上,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挺直了身子指挥司机左转、直行、右转,按照他的路线穿过嘉兴的大街小巷。回来的路上,依然如故。

在他“指挥”篮球比赛的小会客室内,三面墙上装裱着四幅和领导人的合影。他会从茶几下拿出一根塑料棒,给客人熟练地讲解每张照片的故事。最新的一张照片长达2.4米,是2007年老人家参加建军80周年暨全军英雄模范代表大会的合影。

“我坐在第一排。”他指着照片说。第一届英模大会代表也受邀参加,当年军队英模300多人,这次只去了19人。周文江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信心,参加会议归来,他向当地《南湖晚报》的记者说:“我很有信心去参加建军90周年,甚至100周年的盛会。”

原标题:一位战斗英雄的荣誉人生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