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母亲的手表
来源:知青网 2015/12/07 15:13:01
字号:AA+

导读: 我始终十分钟爱手表英纳格这一品牌,因为,这是我母親珍爱的手表!UfE北大荒之情 UfE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四年的冬天,大地上白雪皑皑,在太阳照射下一片银光,微风中渗透出刺骨的寒气!"北大荒的农埸更改了漫长寒冬季节"猫冬"的旧习,掀起了兴修水利的大会战!UfE北大荒之情

清晨,我步行了半个多小时,早早地来到了规划中准备开荒的十号地尽头。这是富荣车站西面、连队最北边的一片荒野、是地势低洼、水泡子众多的处女地。UfE北大荒之情

秋天收获季节时,我和团部计划股的几位同志根据规划蓝图确定的排水干渠的地形、方位,进行了勘察、测量、定位,在原野上每隔二百米钉下一块小木桩,确定了规划图纸上的干渠直线。UfE北大荒之情

冬天的几场大雪,早把测量的小朩桩掩盖得不见踪影,我迈着脚步,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寻找,帽子上早已被呼出的口气积滿了一层白霜,凭着自我灵感,终于在雪地里发现了久违的小木桩,心中暗暗地窃喜连连!UfE北大荒之情

我赶紧从书包中掏出线团,按照规划图纸的要求,在雪地里拉出了欲待挖掘的干渠两岸的直线,并用雪团把线压住,以免被风刮歪。UfE北大荒之情

刚忙活停当,只见远处红旗飘扬处,在彭连长、袁指导员的率领下,连队百十号人手拿各种工具,黑压压地一片,缓缓开来!UfE北大荒之情

到了工地以后,人们按各班、排确定的任务、方位排开了。各自脱下棉衣,摔开膀子干开了,工地上顿时呈现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尽管是天寒地冻,不一会儿人们都大汗淋淋,只见田双福、張振辉、汤金铭等几个,把衣服全部脱光,光着膀子抡着铁镐,刨起了一大块、五、六十公分厚的冻块,女同志们也不甘示弱,二个人一组向外搬运冻块,没过多长时间,工地上露出了软土层,人们手中的筒锹欢快地上下挥午,一片片泥块在空中飞扬。UfE北大荒之情

中午时分,炊事班送来了美味的午歺,肉包、豆包和菜汤,我记得连队炊事班做的肉卷特别香,至今仍十分留恋、回味无穷!人们敞开、欢悦地吃着,能吃下七个以上包子的不在少数。UfE北大荒之情

几天来辛勤的劳作,排水干渠已进展数十米,在茫茫雪原中尤显是一道醒目的风景线,人们在每天挖掘中为自已的劳动成果而喜悦!UfE北大荒之情

寒冬的气温越来越寒,工地的冻土层日益加厚,给施工带来了強度和难度,连领导决定使用炸药实施冻土爆破,团部提供的炸药有限,我记得老崔、崔风云带领几个人在场院用草木灰,大槪是化肥硝酸胺混炒与正规炸药混合,制成了土炸药,节约了施工成本!UfE北大荒之情

那天,我安排分配好任务后,来到了爆破组,帮田双福他们打炮眼。沉重的钢钎插下冻土时,震得双手虎口生痛,冻土上一点、一点的白印,钢钎慢慢地向下进伸,掏耳勺有节奏地掏出炮眼中的碎末,到了中午时分,二十多个炮眼打好了,装上了导火索和炸药,人们远离数百米外就歺,我们几个手拿香烟准备点炮,看到人们全都撤离到安全线外后,我十分紧張地蹲了下来,逐个点燃了导火索,即起身向外跑,只听到身后导火索嗞嗞地响和我们几个气喘声。跑了一半路,我一摸披在身上的棉衣上口袋,哆嗦了一下,口袋中的手表不见了,我寻思肯定是低头点导火索时,手表从口袋中掉了出来,我一着急,想往回跑去寻找,田双福他们觉得惊异,不知怎么回事,大声阻制我,让我赶紧跑离。我十分懊丧地来到送饭牛车旁,拿着包子失神地听着爆破声、看着冻土在空中飞扬!待爆破完毕,我飞快地窜到爆破处,紧張地到处寻找,却不见手表的任何踪影。 UfE北大荒之情

那是一块瑞士英纳格手表,是母親亲手送给我的手表。UfE北大荒之情

全国解放前夕,父親和母親从四川回到上海,父親负责上海染化十厂的前身——上海华元染料厂的设计和建设工作,每月有157元的工资收入。在五十年代物资匮乏时期,购买了二块瑞士英纳格手表,在当时的价格是不菲的。UfE北大荒之情

我记得大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父親取下手腕上的手表给了他!1968年9月,我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前一天晚上,母親含着眼泪把她手上的表递给了我。UfE北大荒之情

母親的手表在我手上的几年时间里,我在干活时取下来放到口袋里,十分珍惜使用!今天我却把它弄丢了,我内心十分沉重和痛惜。UfE北大荒之情

几天后,我写信告诉了父母親,父母親来信却劝慰我。不久,父親想法弄到一張手表券,给我邮来了一块上海钻石牌手表!UfE北大荒之情

几十年来,母親赠给我手表时的情景历历在目,爆破点炮后手摸棉衣口袋失去手表的心情一直挥之不去。我始终十分钟爱手表英纳格这一品牌,因为,这是我母親珍爱的手表!UfE北大荒之情

UfE北大荒之情

原标题:母亲的手表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