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网友重访抗战中国战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八)
来源:海疆在线 2015/12/07 15:30:00
字号:AA+

导读: 在南京保卫战中,守军并没有一战即溃,其中有些部队舍生忘死、奋勇杀敌,从将军到士兵在战场上为保卫国家和首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本篇作者结合亲身经历与实地考察,介绍了在南京保卫战中,中国军队与日军战斗最激战的战场——南京雨花台和中华门的情况。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为纪念这一伟大胜利,海疆在线网友泰哥于抗战全面爆发78周年前夕,实地走访抗日战争中国重要战场,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为广大网友再现中华民族当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有些战场鲜为人知、鲜有人去,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泰哥,辽宁大连人,管理学硕士,理学士、军事学学士,现任解放军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大学客座教授。多年从事孙子兵法和军事地理研究,出版过《孙子兵法与信息化战争》等多部专著。

海疆在线为大家推出泰哥的专栏,隆重纪念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胜利。

在南京保卫战中,守军并没有一战即溃,其中有些部队舍生忘死、奋勇杀敌,从将军到士兵在战场上为保卫国家和首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本篇作者结合亲身经历与实地考察,介绍了在南京保卫战中,中国军队与日军战斗最激战的战场——南京雨花台和中华门的情况。(图1,作者在南京中华门考察)

图1,作者在南京中华门考察

雨花台,10万志士血撒于此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南京学习时,对南京印象最深刻的景点,一个是中山陵,再一个就是雨花台。雨花台当时的概念只是烈士陵园。我的学校在距离雨花台6公里的南郊双龙街,每当周日去南京市区,雨花台是必经之路和乘车中转站,所以对雨花台最为熟悉。

雨花台烈士陵园座落在南京城的中华门以南。传说南梁初年,高僧云光法师曾在此设坛说法,因内容十分精彩,感动佛祖,顷刻间天上落花如雨,因此得名“雨花台”。雨花台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烈士群雕。这座群雕由九个人物组成。有戴着镣铐、蔑视敌人的工人,横眉冷对的知识分子,怒目圆睁的农民,临危不惧的女干部,咬紧牙关的小报童,身陷囹圄、充满胜利希望的女学生。这座群雕栩栩如生地再现了九位先烈在就义前英勇不屈、视死如归的光辉形象,它建于1979年,高10.03米,宽14.2米,厚5.6米,由179块花岗岩拼装而成,总重量约1300吨,第一次看到这座群雕,心中有一种震撼感,在群雕前面留影,是我们去那里的必然选择。雨花台之所以成为烈士陵园,是因为从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雨花台是国民党屠杀中国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的刑场。在这22年中,约有近10万共产党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革命志士、爱国人士在此惨遭杀害,壮烈牺牲。新中国成立后,为缅怀先烈英灵,在这里建造了这座占地面积达87公顷的烈士陵园。如今的雨花台烈士陵园,以雨花台主峰为中心,形成南北向中轴线,自南向北有南大门、 广场、 纪念馆、纪念桥、革命烈士纪念碑、北殉难处烈士大型雕像、北大门以及西殉难处烈士墓群、东殉难处烈士,纪念亭等。(图2,雨花台烈士群雕)(图3,雨花台革命烈士纪念碑)(图4,雨花台纪念馆)(图5,雨花台烈士墓群)

图2,雨花台烈士群雕

图3,雨花台革命烈士纪念碑

图4,雨花台纪念馆

图5,雨花台烈士墓群

我在南京时,雨花台的范围没有今天这么大,在群雕后面,有一座高约60米、宽约2公里的山岗,以主峰为中心共有5个小山岗。岗上松柏常青,郁郁葱葱。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在42年前,就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中国军队曾经浴血抵抗过侵略南京的日本军队,而这支中国军队是国民党的军队。(图6,雨花台的山岗)(图7,80年代初的雨花台)

图6,雨花台的山岗

图7,80年代初的雨花台

262旅和264旅浴血雨花台

站在今日雨花台的山岗上,满目苍松粹柏,很难想象这里当年竟是血流成河之地。当时的雨花台,是南京城南的一处天然要塞,铁丝网、堑壕、火力点和碉堡星罗棋布。守卫雨花台的是国军第88师。在淞沪会战中,我曾经介绍过这个师,它是蒋介石精心打造的三个精锐德械师之一。88师在淞沪会战中初露锋芒,在与日军作战中担纲主力,由于拼杀激烈以致元气大伤,目前刚从淞沪战场上撤下来,元气尚未得到调整恢复。蒋公此时把88师投入南京保卫战,足见已经把老本都押上了。88师有两个旅,262旅旅长朱赤负责守雨花台右翼阵地,264旅旅长高致嵩负责守左翼。88师两位少将旅长都是中等个子,黄埔三期的步科生,又都是沪淞抗战后升任的旅长,他们密切协同,深得师长孙元良的器重。从红土山到雨花台的30多里长的两条战壕刚刚挖好,日军先是飞机编队轰炸,接着炮弹就遮天蔽日而来,成千上万发炮弹把262旅和264旅刚刚修好的工事给炸得不成样子。阵地上的官兵冒着枪弹炮火,向进攻的日军还击。(图8,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国军德械88师)(图9,262旅旅长朱赤)(图10,264旅旅长高致嵩)

图8,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国军德械88师

图9,262旅旅长朱赤

图10,264旅旅长高致嵩

攻击雨花台和中华门的是日军精锐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56岁,矮矮胖胖的,参加过日俄战争和欧洲战争,他杀人如麻。他的部下大多凶狠而残忍,在“南京大屠杀”中血债累累。(图11,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

图11,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

1937年12月9日拂晓,日军先是一阵猛烈的炮击,继而以飞机轰炸、扫射,再用坦克掩护两个联队分由西、南两面进攻,并以西面的528团阵地为主攻方向。这场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头一天打退日军进攻之后,朱赤旅长亲赴战壕,组织战士们收集日军丢下的武器。据日军在战后提供的资料,12月10日和11日两天,日军第6师团共向雨花台发动了30次进攻。守在左翼山头的523团与日军拼杀肉搏,昼夜血战。人称“矮脚虎”的二营长林弥坚端着刺刀,与日军搏斗了两天两夜。他带伤参战,两眼杀出了血,刺倒了几十个敌军。10日夜晚7点,浑身是血的林弥坚永远倒下了。11日,日军再次发起猛攻,对雨花台阵地狂轰滥炸。524团的团长韩宪元率领士兵在右翼阵地上阻击日军,热血洒满了山岗,尸体遍野,杀声动地。11日夜里,天地一片漆黑,在日军密集的炮火中,韩宪元和营长符仪廷被炮弹击中了,他们永远地倒在了这里。

12月12日,是雨花台血雨和泪雨纷飞的日子。清晨,日军几十架飞机和几十门重炮一起向雨花台连续轰击了两个多小时,阵地上的勇士大都成了不朽的英魂。此时,朱赤旅长只剩下一个特务连的士兵,突围无望。他命令士兵们把手榴弹的盖子全部打开,捆在阵地前沿,等到日军攻到阵地前沿时,数百枚手榴弹全部爆炸,日军血肉横飞。日军再次进攻时,朱赤旅长中弹殉国,口袋里还放着结婚照片和一封未寄出的家书。在雨花台防御的262旅和264旅官兵虽浴血拼搏,但终因寡不敌众,12日雨花台失守,守军官兵大部慷慨捐躯。这天上午,温厚沉静的264旅高致嵩旅长也在雨花台为国捐躯了,这忠勇的将军与质朴博学的朱赤一样,各遗下了一妻两子,以及两千多册线装书,此外没有任何身外之物。

中华门,当今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结构最复杂的古城堡式城门

南京中华门位于明代南京城正南,明洪武二年至洪武八年(1369年-1375年)在南唐都城江宁府和南宋陪都建康府城南门旧址拓建而成,始称聚宝门,是中国古代军事防御性建筑。它位于南京市雨花台以北1公里,门前后有内外秦淮河径流横贯东西,南边交通连接长干桥,北边连接镇淮桥,是南京老城城南交通咽喉所在。南京中华门瓮城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城堡式内瓮城城门(截至2012年),也被认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结构最复杂的古城堡式城门。中华民国二十年(1931年)国民政府改称聚宝门为中华门。由于明初朱元璋在南京建造城墙时,开了十三座城门,也被老南京人俗称为“内十三”。

中华门东西宽118.5米,南北长128米,占地面积15,168平方米。共设三道瓮城,由四道券门贯通。中华门主楼即第一道城门分上、中、下三层,高21.45米。上层原建有庑殿式重檐筒瓦顶的镝楼,镝楼在1937年12月毁于日军炮火,现仅存台基遗迹;中层为砖石结构,朝内一排设置7个藏兵洞;下层结构中间为瓮城甬道,两侧各有3 个藏兵洞。中华门二至四道辅助城门为二层结构,上面有木质城楼,下层为砖石结构。各门均有可以上下启动的千斤闸和双扇木门,如今千斤闸和大门已经不在,仅存闸槽和门位遗迹。瓮城上下设有藏兵洞13个,左右马道下设藏兵洞14个,可在战时贮备军需物资和埋伏士兵,据估计可容纳三千人。(图12,中华门城楼)(图13,中华门瓮城)(图14,中华门藏兵洞)(图15,中华门城门)中华门瓮城东西两侧筑有宽11.5米、长86.1米的马道,马道陡峻壮阔,是战时运送军需物资登城的快道,将领可以策马直登城头。(图16,中华门马道)

图12,中华门城楼

图13,中华门瓮城

图14,中华门藏兵洞

图15,中华门城门

图16,中华门马道

我在南京学习时,中华门也是我们前往南京市区的必经之路,所以同学们每每到中华门参观留影。78年后,我在中华门看到,瓮城朝南的一面,也就是朝向长干桥、雨花台的一面的城墙上,还有累累弹痕,有的直径不小,可以看出是大口径枪弹留下来的。(图17,我的同学当年在中华门留影,注意他背后城门券顶上的射击孔也在)(图18,今日仍留下弹痕的中华门城墙)

图17,作者同学当年在中华门留影

图18,今日仍留下弹痕的中华门城墙

306团与日寇激烈拼杀中华门

在南京保卫战中,防守中华门的中国守军,主要是306团邱维达部。该团隶属于王耀武的第51师,51师参加了淞沪会战,刚从淳化镇和牛首山一线退到南京,负责南京城南的防御,其306团部署在中华门。而日军主攻中华门的部队,则是臭名昭著的谷寿夫第6师团。(图19,第51师师长王耀武)

图19,第51师师长王耀武

中华门处在中国守军雨花台防线的背后,其实在南京保卫战初期,这里就已经打响战斗。12月9日下午,有两辆日军坦克企图越过秦淮河偷袭中华门,被守军发现。城楼上中国军队的数门步兵炮直接瞄准射击,两辆日军坦克中弹后沉入河中。11日,日军开始分兵向中华门和光华门进攻,中华门的形势十分紧急。守军凭借坚固的城墙,敌人一入城墙,便上下内外夹击。一时间,城墙内枪声大作,使得日军入城者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冲进城内的300多日军步兵狼狈万分,几乎全被歼灭。就这样,日军在中华门三进三出,横尸累累,终究未能得逞。

12月12日上午,中华门南面的雨花台阵地失守了,这样,中华门就直接暴露在了日军面前,而后日军第6师团的先头部队长谷川部队推进到了中华门前,惨烈的中华门战斗随之全面打响。据资料记载,这一天的战斗主要围绕“渡河”打响,因为日军要攻进中华门,就必须渡过秦淮河。据日方“阵中日记”记载,日军渡河极其困难,很多日军士兵被中华门城楼上倾泻的火力打死在秦淮河中。(图20,80年代初从中华门前长干桥上看中华门)(图21,从中华门城楼上看长干桥)(图22,中华门外的秦淮河)

图20,80年代初从中华门前长干桥上看中华门

图21,从中华门城楼上看长干桥

图22,中华门外的秦淮河

12月12日中午,部分日军渡过外秦淮河,在炮火的掩护下,登上城头。守军与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日军第6师团47联队6名士兵爬上了城头,当即,城头上的中国士兵“从各个方向围向日本兵,浓浓的硝烟中,夹杂着刺刀穿过肉体的声音、殴打声和伤者的呻吟声。”而在中华门和水西门之间的一段,城墙被炸开,日军用绳子爬上来,守军立刻组织敢死队,将其全部击毙,激战中,306团团附刘历滋、营长胡豪均中弹阵亡。

日军独立轻装甲车第二中队长藤田实彦后来回忆:“有的士兵刚刚爬上城墙就骨碌碌地倒下,不见了身影。从枪声判断,我军遭遇了敌军的猛烈反击。”

日军为了彻底拿下中华门,还罕见地出动了大量坦克,藤田实彦回忆,“我们集中炮火向城门附近猛轰,城楼在我们的炮火中渐渐被炸塌了”。战斗的激烈超过了想象,12月12日当天,参与进攻的日军坦克部队,竟然将所有的弹药全部打光。在日本当时公布的南京作战新闻照片中,拍摄于中华门附近的也有多张。其中一张反映了12月12日,日军步兵从雨花路向中华门方向攻击前进;另一张照片上,日军10余辆94式超轻型坦克排成阵势,攻向中华门,城墙上下硝烟弥漫,炮弹激起阵阵弹雾,而城楼已经被炸掉了半边。(图23,日军第6师团先头部队长谷川部队在南京中华门外准备总攻)(图24,日军坦克向中华门进攻)

图23,日军第6师团先头部队在南京中华门外准备总攻

图24,日军坦克向中华门进攻

中华门的战斗打得极为惨烈、悲壮,日军虽然多次突上城头,并且出动了坦克、大口径火炮等重武器,但始终没能拿下中华门。就这样,306团一直坚守到12日下午。由于城墙西边的中华西门被日军轰开了近百米的缺口,使得中华门失守。在中华门战斗中,中国守军以一个多团的兵力依托中华门古老高大的城墙,阻击了日军一个师团主力部队的猛烈进攻,写下了南京保卫战中悲壮的一页!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