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张震将军在长征路上:排除万难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5/12/08 10:53:59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稍事休整后,张震又率部投入战斗。敌我双方都没有工事作依托,在江边来回“拉锯”,反复拼杀。晚上,我五师部队赶到,但桂系的增援部队也陆续到达。面对优势的敌军,五师也打得非常英勇,让敌人付出了沉重代价。

1942年出版的《红军长征记》

张震将军于1914年生于湖南平江县,1926年即投身革命,193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7月参加工农红军,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彭德怀的红五军团第二纵队特务大队任宣传员,后任红三军团第一师第一团四连政治委员,长征前夕任红三军团第四师十团三营营长。

激战湘江

1934年,蒋介石调集重兵追击红军。桂系军阀因怕红军逼近桂林或深入其腹地,使蒋介石有借口派兵进入广西,便下令将兴安、全州的堵截部队主力撤到龙虎关、恭城一线,加强桂林方面的防御。这样,敌在湘江的防线就露出了一段空隙。

10月,长征红军突破敌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后,张震因患疟疾,伤口又未痊愈,每天高烧,不能走路,一连坐了几天担架。伤口稍有好转,就下来步行。11月25日,张震所在师奉命向敌湘江防线界首段前进,抢占这一要点。这时,张震已经回到三营任营长,27日张震率部队到达湘江岸边,次日渡江进至界首,驱逐了反动民团,并掩护工兵于当日16时架设了浮桥。沈述清团长渡江后,命令张震将部队部署在光华铺一带,向兴安方向警戒,从南面坚决阻住敌人,保障中央机关、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能顺利地渡过湘江。

光华铺地势比较开阔,一面临江,在桂(林)全(州)公路旁边,距界首只有几里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中央机关、军委纵队和兄弟部队都要从界首渡江,所以,张震率部必须坚决守住光华铺阵地。

29日深夜,三营当面发现密集的手电灯光,有部队沿湘江边运动。张震即令加强前沿警戒,同时将情况报告了团长,沈团长认为,湘江边是一个空隙,遂令一营部队进至江边防御,果然,敌军利用防御结合部在逐步渗入,在夜暗中双方交了火。后从俘虏口中查明,敌军是桂军第七军独立团和第十五军四十五师一部。张震当即派八连出击,但敌人越来越多,双方激战后形成对峙。

30日凌晨,国民党桂系第七、第十五军各一部又向张震光华铺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张震率部自30日凌晨到12月1日,不惜一切代价在光华铺与敌展开了殊死搏斗。团长沈述清率领一营在与敌反复争夺,战死在湘江畔。上级决定由师参谋长杜中美代理十团团长。他赶到指挥所不久,在下午的一次阵前反冲击中饮弹牺牲,团政委杨勇闻讯马上接替指挥,带领全团坚决实施反击,守住了阵地。张震所部也打得非常艰苦,全营指战员视死如归,英勇作战,但因伤亡过大,一度被转为团的第二梯队。稍事休整后,张震又率部投入战斗。敌我双方都没有工事作依托,在江边来回“拉锯”,反复拼杀。晚上,我五师部队赶到,但桂系的增援部队也陆续到达。面对优势的敌军,五师也打得非常英勇,让敌人付出了沉重代价。就这样,他们和兄弟部队一起,完成了掩护中央机关和军委纵队在界首渡江的任务。

一碗米酒

1935年1月19日,红军离开遵义向土城、赤水前进。在土城,中央政治局召开了参战部队营以上干部会议,张震也参加了。会议由洛甫(张闻天)主持,朱德总司令作了作战动员。28日拂晓,张震所在师在土城东北的青杠坡与敌教导师接火,双方展开激战,直至中午,敌人越打越多,张震的腿被炮弹片划伤,杨勇政委也负伤了。到底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情报不准。敌军远远不止他们原先判断的三个团,战斗力也比王家烈的“双枪兵”要强,再战下去对红军十分不利。于是,中革军委果断决定撤出战斗。

29日,张震所在团随军团直属队,从土城浮桥过了赤水河。在此前后,总部和其他部队也渡河西进,从而改变了原来的作战计划,开始了有名的“四渡赤水”之战。为轻装减负,连山炮也因为炮弹打光而被拆散沉入河中。部队向四川古蔺、叙永方向疾进。

扎西整编后,中央红军为摆脱敌人的围追,决定折返向东,向敌军比较空虚的黔北地区转进。2月19日,张震所在团在习水县二郎滩二渡赤水,从敌军的包围圈中钻了出去。当晚,部队打土豪弄到一些米酒,张震喝了一大碗。由于几次负伤和常发疟疾,再加上极度疲劳,身体十分虚弱,第二天张震的头痛得厉害,全身不能动,就像瘫痪了一样,被送进医院又一次躺在担架上。谁知这一躺就是40多天。

其间,部队大战娄山关,重占遵义城,一举击溃了国民党追剿军吴奇伟的两个师,不但有力地鼓舞了士气,也获得了物资装备的补充。在赤水河,杨勇几次从前方给张震送来腊肉,并派一名勤务兵照顾他。张震人高腿长,尺码大,因此很难找到合适的鞋。多亏供给部的谢胜坤特地给张震送来大号的鞋子。就这样,张震一直在担架上行军,又从太平渡四渡赤水。他四渡赤水有三渡坐担架,真后悔那天不该喝下那碗酒。

4月上旬,张震总算能站起来了,但还要拄着拐棍。中旬抵达黔滇边境的北盘江地区时,张震的身体经彻底恢复。

排除万难

盛夏6月12日,张震所在团开始攀登夹金山。一路上虽然很艰苦,但由于在山下休息了两天,体力有所恢复,加上准备工作也比较充分,掉队的同志并不多。7月上旬,张震随队继续北上,开始翻越打鼓山。途中,他和同志们曾看到一些掉队的同志围着火堆取暖,但喊他们时并不回答,上去一碰就倒下了,这才发现这些同志已经牺牲了。一路上张震看到战友们的遗体。宣传队想喊口号给大家鼓鼓劲儿,可一句也喊不出来,大家只得不说话,做深呼吸,手拉手,慢慢走。几百米的距离却让张震他们整整爬了半天。好容易到了山顶,又遇到冰雹,砸伤了不少人。张震的肺有毛病,路上曾吐过几次血,呼吸甚是艰难,凭着革命的毅力和战友们的帮助,终于翻过了雪山,挺进到毛儿盖。

8月中旬,上级通知张震筹备粮食,准备过草地。张震身为管理主任,宿营时要负责分配住处,进入草地后,一片荒原,便无事可做了。部队既无住房,又没有雨具,白天烈日暴晒,汗流浃背,入夜大雨滂沱,冷得发抖无法入睡,还不时遭到敌人骑兵的袭击。同志们带着行军、作战的疲劳,背靠背坐着,任凭雨淋风吹,一直熬到天明,不少体弱者生病倒下了。在草地行军中,自带的干粮根本不够吃。开始时,抓把青稞、添点肉干、喝口冷水,还能勉强填饱肚子。后来,干粮吃光了,只能靠野韭菜花充饥,前面的部队还能挖到一些,但后续部队连也野韭菜花难找到。在烈日下行军,口渴难耐,有人就去喝沼泽中的积水,谁知饮后导致腹泻,又有一些战友因此长眠在草地上。但这些牺牲的同志们用自己的遗体指明了方向,使后续部队沿着战友们遗体,就能找到前边的部队,到达宿营地。就这样,红军指战员怀着坚定的革命意志,在8月底终于走出了草地。

原标题:张震将军在长征路上:排除万难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