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半后,法国极右派会不会当选执政党?
来源:观察者网 2015/12/09 10:03:48 作者:苗柔柔
字号:AA+

导读: 法国社会一直存有的经济萎靡、移民问题和社会冲突,会不会在2017年帮助国民阵线至少赢得第一轮选举?会不会有突发的恐怖袭击、难民潮等事件在竞选中为它平添助力?目前看社会状况很难在一年半中得到有效改善,因此左右两派采取的竞选策略就很重要。

2015年12月6日,法国大区选举第一轮投票,主张排外、反移民、反申根协定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异军突起。相比于上次大区选举中极右派连一个选区都没有拿到,这次居然势如破竹,大比分胜出。

仅在18个月以后,即2017年4月下旬,法国即将迎来新的一轮总统选举,第一轮胜出的前两位候选人将在半个月后的第二轮选举中一拼高下,决定谁将入主爱丽舍宫。由于始终是左右两派候选人进入最后角逐,历史上总统选举实际是两派的竞争上岗,但国民阵线的大胜给未来增添了许多变数。

由于此次选举是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前最后一次重要选举,因此它的结果具有指向性作用。人们不禁想到,在短短的十八个月以后,国民阵线是否会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直入爱丽舍宫?

这种猜想不是没有根据。国民阵线之前已经摸到了总统宝座。

2002年的总统大选中,极右派国民阵线的候选人勒庞大出意料,居然战胜了左派候选人若斯潘,进入选举第二轮,造成了法国乃至欧洲政治大地震,其震撼程度,非身临其境者不能体会。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出来后,所有媒体几乎在不间断地讨论争辩,许多人都用“震惊”“不可思议”来描述他们的感慨。一、二轮投票之间的半个月内,全法100多个城市纷纷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声势前所未有,连他们为自己要求加工资的时候都未必有这种干劲儿。5月1日大游行,仅在巴黎就有110万人参加。除了极右派以外的各党领导人空前团结,无一例外地号召自己的选民投票支持另一个候选人希拉克。希拉克本人更是大声疾呼:“共和国在大家手中”。各地各党派还纷纷走上街头,散发传单,高喊口号,作者在周末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街头,分别拿到了社会党、保卫共和联盟、共产党和别的小党的多张传单,用大标题鼓动大家为了维护法国的民主自由原则而投票。在那半个月里,尽管国民阵线也全体动员,大造声势,但是在全法声势浩大的反对浪潮中,简直成了众矢之的,群起攻之。

当时笔者正在法国大学任教,负责中国留学生项目。学生告诉笔者,法国老师给他们上课的时候,对他们说“如果勒庞上台了,你们都得收拾行李回中国去”。因为法国的知识界教育界向来是左派阵地,大多投若斯潘的票,第二轮后,作者问同办公室的教师朋友她会投谁的票,那位两手一摊,叹口气说:“只能希拉克,甚至连弃选都不行,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在这种情况下,第二轮希拉克以82.15%的绝对优势胜出,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是肯定的。法国媒体纷纷表示,这是“共和的胜利”“人民的胜利”。

那么这一次国民阵线卷土重来,会不会打破旧例,创造历史?

我们应该看到,这次国民阵线的获胜,有着很大的时效性。

叙利亚爆发动乱后,大批难民涌入欧洲,给各国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和烦扰。法国本来就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不少人把问题都归咎于外来移民,现在没解决原来的移民,又要负担新的移民和支出,不少中下层选民怨声载道,为原本就抬头的极右势力推波助澜。

11月13日,巴黎遭遇多起恐怖袭击,简直是火上浇油,还更增添了人们对外来民族的恐惧感和对自身安全的担心,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抬头,针对穆斯林的敌意和攻击行为明显增加。不得不说,极端事件是极右派最好的帮手,这个时候,主张排外、反移民的国民阵线获胜就并不令人意外了,这是出自于法国选民实时化和情绪性的选择。

但是这种实时化和情绪性会不会维持下去,再为2017年的国民阵线添砖加瓦,这就很难说了。突发性的暴恐事件固然能为选民烧上一把火,帮助了极右,但是这把火着得快,燃烧的时间却未必足够长。总体来说,法国选民还是相当理智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学历不低,饱受“民主自由”的熏陶,对维护各族群利益有着坚定执著的信念。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外来移民大受抨击,为什么在地方基层极右翼思潮抬头,但也有相当多的声音坚定支持移民政策的原因。

法国在公共场所禁止包括穆斯林罩袍在内的蒙面服饰,这一法案得以通过,说明与2002年相比,政治生态和普通民众的心理确实发生了变化

2002年的第一轮投票,很多选民把票投给了极右派,并不意味着他们支持极右,而是为了给老面孔的左右两派一个教训,没想到这么干的人太多,一不小心玩大了。但是当明了形势以后,绝大多数选民还是作出了正确的选择,用超高的得票率把希拉克送上总统宝座。这次投票也类似,有民调显示,很多投国民阵线的人其实是反对其他党派。或许正因为这样,萨科奇没有作出联合社会党排挤国民阵线的决定,未必不是想到上一次的情景演变,觉得反正最后选民会抛弃极右,何必此时向左派伸手,反倒是帮助了老对手。

所以下次的总统选举,国民阵线能否入住爱丽舍宫,有好几个因素需要考虑:

法国社会一直存有的经济萎靡、移民和社会冲突,会不会在2017年帮助国民阵线至少赢得第一轮选举?会不会有突发的恐怖袭击、难民潮等事件在竞选中为它平添助力?

目前看社会状况很难在一年半中得到有效改善,因此左右两派采取的竞选策略就很重要。2002年的第一轮投票结果固然有选民的问题,但是也有社会党候选人过多,分散了选票的因素。2017年社会党是维护现有支持率低、但占据总统宝座的奥朗德,还是推出支持率较高的瓦尔斯?而人民运动联盟的萨科奇成了第一个没有连任的总统,实在是他本人在国家问题上折腾不出效果来,而在个人问题上又太能折腾。

另外即使国民阵线不能取胜,那么在将来的议会中会不会占据重要的位置?传统上总统与议会一般在同一个派别,但也曾三次出现左右共治现象。在不久后的未来,国民阵线也许会成为具有决定性影响的第三方,牵制左右两派的决策,干扰法国的国家走向。

总之,一年半后法国极右派能否当选执政党,要看突发事件这个天时、社会环境这个地利和党派候选人的人和了。事在人为,大家拭目以待。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