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入篮”:迈向金融强国新起点
来源:瞭望 2015/12/09 11:54:09 作者:张茉楠
字号:AA+

导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投票决定批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国际货币改革进程中的一次重大事件。SDR(特别提款权)是IMF所创设的一种辅助的国际储备资产,是由IMF所担保的,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是对国际货币影响力的一种表征,是可以自由兑换国际储备货币的一种“权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投票决定批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国际货币改革进程中的一次重大事件。正如IMF总裁拉加德所言,IMF的决定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从一定意义上讲,加入SDR等同IMF正式为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进行背书。布雷顿森林体系暴露了国际货币体系的重大缺陷,美元在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具有“一币独大”的特殊地位。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以美元为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所面临的“特里芬难题”,即在美国国际收支逆差下,美元币值维持稳定和保证美元充沛供给两者之间存在的冲突,因此,IMF创设了特别提款权(SDR),旨在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一种新的思路。

SDR(特别提款权)是IMF所创设的一种辅助的国际储备资产,是由IMF所担保的,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是对国际货币影响力的一种表征,是可以自由兑换国际储备货币的一种“权利”。IMF依据各成员国缴纳份额的比例进行SDR分配,以作为除“普通提款权”以外的储备资产补充。作为SDR的持有者,成员国可以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动用配额向IMF指定的其他成员国换取外汇,偿还IMF的贷款并支付利息,还可充当国际储备。

然而,从发展进程来看,SDR作为国际储备发展十分缓慢,SDR设立至今,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所实际起到的作用有限,2014年SDR在IMF成员国储备资产中所占比例依然不足4%。数据显示,截至9月份,IMF各成员国的SDR配额仅相当于2800亿美元,而同期全球储备资产规模高达11.3万亿美元。特别是结构比例失衡,SDR篮子中的货币种类只有四种: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所属国家均为发达经济体,其GDP总量占比全球仅约50%,不能反映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中的地位和权重。因此,加快SDR份额改革势在必行。

IMF每隔五年对SDR进行一次评估。按照标准,SDR篮子的组成货币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货币篮子必须是IMF参加国或货币联盟所发行的货币,该经济体在篮子生效日前一年的前五年考察期内是全球四个最大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出口地之一,符合“主要交易国”标准;二是“使用自由”标准,即货币在国际交易支付中广泛使用并在主要外汇市场中广泛交易。

以此对照,人民币已经符合IMF认定的这两大标准。首先,人民币跨境使用进程正在加快推进。研究机构数据显示,2014年,人民币成为全球第2大贸易融资货币、第5大支付货币、第6大外汇交易货币。今年8月份,人民币首次超越日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市场份额升至2.79%,创历史新高。

其次,目前全球有近15个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中国与亚洲、欧洲一些国家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核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协定货币互换协议都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步骤。特别是近两年对欧洲有重大突破。2014年以来,中国已经与英国、德国、卢森堡、法国、瑞士分别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协议,形成了“五足鼎立”的人民币离岸中心格局。一个覆盖欧洲的人民币货币互换网络正在形成。2009年以来,中国与33个国家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总计金额达到3.1万亿元人民币,几乎覆盖全球。离岸人民币存款近2万亿元,且离岸人民币债券(点心债)和其他人民币资产市场发展迅速。

再者,人民币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份额大大提高。外汇交易规模可以全面反映一国货币的国际广泛交易程度。近年来,人民币外汇市场快速发展,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每三年一次的中央银行调查数据来看,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占全球外汇交易的份额从2004年的不足0.1%增加到2013年的1.1%,世界排名跃居第9位。

此外,人民币“入篮”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将产生深远影响。人民币加入SDR所占权重为10.92%(尽管不及预期),位列美元、欧元之后,成为SDR货币篮子的全球第三大货币。

中长期看,人民币在本轮评估中通过IMF例行的SDR定值检查,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方认可,跨入SDR篮子将可以视为人民币国际化、迈入国际储备货币行列的里程碑,象征意义巨大。第一,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加入SDR,会使得SDR本身具有较多的全球代表性和公正性。第二,SDR增加了第五个货币,会使SDR的价值稳定性有所增加。第三,增加了成员国储备资产的选择性以满足多样化的需求。据统计,目前全球已经有50多家央行把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第四,会增加SDR的吸引力,同时人民币也参与国际铸币税的收益分配。

人民币加入SDR产生的综合效益才刚刚开始,“入篮”并非是终点,而是推进中国从金融大国迈向金融强国的新起点,更是中国倒逼自身金融体系改革和金融市场效率提高的助力器。未来中国需要藉此人民币加入SDR的契机,积极调整储备资产配置结构,以“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为平台,着力构建有效运转辐射全球的投资交易与支付清算体系、信用评级体系与金融安全保障体系,全面提升中国国际金融话语权与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能力。□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原标题:人民币“入篮”:迈向金融强国新起点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