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北大荒生活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2015/12/14 10:58:04 作者:刘波 更多
字号:AA+

导读: “人在做天在看”是一句老话,说的是劝诫人们做某些踌躇的事时要想一想,特别是那些违背常理的事,切忌不要轻举妄动。一激灵睁开眼睛,想起是来检查身体,赶紧坐到椅子上往上撩衣服,医生摆摆手递给我体检表。

“人在做天在看”是一句老话,说的是劝诫人们做某些踌躇的事时要想一想,特别是那些违背常理的事,切忌不要轻举妄动。其实“天在看”只是一种形容比喻,现今的人们已不讲迷信,做事办事凭的是各自的良心,这个良心也就是每个人的“底线”。底线因人而异各不相同,这个“线”就是每个人自己的“天”。所做的事假若超越自己的底线,人们都会自我掂量一下,人前人后都是一样。兵团的生活简单,那时的人也简单,人与人之间的“底线”相近。即便现在,荒友间自然而然的那种信任也是缘于这种趋同的“底线”。

兵团几年,对知识的渴求越来越强烈,随着工农兵学员的招生,燃起了人们上学的向往。1975年我被推荐上学,内心的兴奋难以言表。当时连队为了抢在麦收之前准备好充足的草帘子,每个人布下任务业余时间编好20米的草帘子。被通知到团部检查身体的前一天,晚上睡不着,想着任务还没完成,干脆起来编草帘子,越编越兴奋,不知不觉天已微明。看着几大卷竖在墙根下的草帘子,伸伸腰、踢踢腿,心情格外的愉悦。

兴奋过后人会疲倦,去团部的路上昏昏沉沉,可就是死活睡不着,下车时觉着腿发软,飘飘忽忽、云里雾里。医院里聚集着各个连队推荐上学的人们,人头攒动、你来我往,搅得心里一阵阵烦乱。各科体检又中规中矩、一丝不苟、十分认真;不像现在常规体检都是走过场,糊弄事儿,医生往哪儿一坐“视力多少?身高?有心脏病吗?”你怎么说就怎么给你往上写。当时的等待如同一种煎熬,时间慢得像蚂蚁在粘糖上爬行,轮到我时人已十分疲惫,心里空洞洞的四处不着边际。

一向自认为身体很好,除了红伤到卫生所包扎,只有一次是喝牛奶喝多了导致腹泻,此外再没有吃过什么药。尽管当时状态不好也没往什么地方去想,逐项检查过来很顺利。及到内科检查心率,医生反反复复听了几遍,看表计数的神情很凝重,拿起我的体检表看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什么,最后摘下听诊器问我:“你昨天是不是没休息好?” 我说一整夜没睡。“那你躺在那边休息会儿吧。”我问有什么问题吗,医生摆摆手指指屋角的检查床,示意我去那边躺着,开口叫下一个等候检查的人。

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但实在是太疲倦了,怎么躺下的都不知道。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轻轻地推我。一激灵睁开眼睛,想起是来检查身体,赶紧坐到椅子上往上撩衣服,医生摆摆手递给我体检表。我疑惑地问:“检查完了?”医生点点头:“检查完了。”我看一眼心率表栏87次/分,真是够高的。后来得知心率每分钟超过90次就是不合格。

这位医生长得什么样没有一丝印记,白衣白帽白口罩,略带口音的普通话,看不出年纪,更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素不相识,非亲非故,他在坚守自己“底线”的同时给予了一个青年最温暖的帮助。不知这位医生在我熟睡的时候为我听了几次心率,在捕捉到我心跳87次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应该是比我自己通过检查还要欣慰。北大荒之所以让人难以忘怀,就是因为有着许许多多这样普通平实、心口如一、不虚不假、在坚守自己底线的同时,能为他人设身处地去着想、诚心诚意去帮助的人。

感谢感激的话在北大荒人之间总有些见外,你我一样,大家有着共同的底线。时隔数十年,此事萦绕心头,现在有了“北大荒之情”这个平台,在此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一握这位医生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祝好!

原标题:北大荒生活片段 底线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