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迎风傲雪的冬青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2015/12/18 10:55:35 作者:邢国栋 更多
字号:AA+

导读: 我写冬青,巧的是我们团一位老哥的网名就叫红红的冬青果。这爬犁还真没少装,别说嫂子一人拉着吃力,再加上我这捎火儿的也不轻省。原来这草袋里装的都是老王两口子采摘的冬青,我帮着嫂子把这些冬青过磅、抬进库房,又把新领的草袋子装上爬犁拉回家。

我写冬青,巧的是我们团一位老哥的网名就叫红红的冬青果。实际上这冬青果也有淡黄色的,尤其是它的叶子饱满厚实呈墨绿色,衬托出果实的鲜艳。在北大荒冰天雪地高寒的环境里,冬青就更加娇艳、夺目了。记得我还有一段帮着老职工采集冬青的经历,不妨说给大伙儿听听。

正是猫冬的季节,即便是晌午日头高照,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沫子漫天飞舞,气温已降至零下30度。休息日知青们没什么事儿,我帮油料员去了趟四营送车机油正往回返,车子从八连一直开到到团直,公路上几乎不见一个人影,我坐在解放车的驾驶楼里还是被冻得不住地搓手跺着双脚。无意间我透过车窗看到路边杨树林子里的树尖尖上有个人影在晃动,瞧!这人不是玩命吧?多危险呀!车子已进入团直地界,公路上有人在吃力地拉着一具爬犁,上面垛着满满的草袋子,车子开到跟前我认出那人是我们仓库门卫王福洪的家属,我就和司机打了个招呼跳下车。这爬犁还真没少装,别说嫂子一人拉着吃力,再加上我这捎火儿的也不轻省。足有几百米上坡道我们呼哧带喘终于把爬犁拉上来了,累得我满头大汗,身上也不觉冷了,下坡足有一里地也就轻省多了,我一直帮嫂子把爬犁拉进收购站的后院。原来这草袋里装的都是老王两口子采摘的冬青,我帮着嫂子把这些冬青过磅、抬进库房,又把新领的草袋子装上爬犁拉回家。

老王的原籍在山东荣成,他是1975年拉家带口从一师调来的,被安排在我们仓库做门卫。老王为人忠厚对工作认真负责,家中孩子多,家属又没有工作,还有一个年岁不大的小舅子跟着一起生活,家里一贫如洗,全靠他每月40元工资过日子。老王从不向单位伸手、张口,衣服再破,也是洗涮、缝补得干干净净。他家就住在仓库旁低矮的草苫房里,除了每天白班、夜班的忙工作,就是在家、在菜地里忙活的身影,挑水、拾柴、打猪草、种他的菜园子,到了冬季上山伐小杆、爬树采冬青搞点副业操持家用。有时我们知青闲了帮他锯些柈子,他也要把我们让进家里坐坐炒些毛嗑吃。每逢豆收股里都要安排为每家老职工拉车豆秸,要抽出七、八个人去帮忙,按惯例拉到谁家都要管一顿饭,唯独拉到老王家我们都不去吃,不是嫂子没有为我们准备饭,也不是我们知青嫌弃他家脏,而是觉得老王一家太困难了。记得1977年留在农场过春节的知青寥寥无几,老职工商量着把我们三个知青请到家中吃顿饭,结果一家一顿都排过了正月十五。老王怕把他家接过去急得流出了眼泪,还是老主任给面儿陪着我们去的,为这老王和嫂子高兴了好一阵子。

午后我看到老王和嫂子又顶着寒风、拉着爬犁、顺着公路向那片树林走去。我和小尤决定去帮忙,我们穿戴整齐一直追到林子里。老远就看到老王腰间绑了根细细的麻绳,以原始的姿势在杨树上爬行,每爬一两米就要蹬着枝杈歇上一会儿。要知道冬季里杨树身是最光滑、最冰凉、最难爬的。老王就这样缓慢地移动着身子,一直爬到杨树的四分之三处,再用一条皮带把自己绑在树身上,休息片刻就用那细细的麻绳把一根头上绑着镰刀头有六米多长的小杆拉上来,再用它去把树尖尖上一团团冬青割下来。那成团的冬青从三、四十米掉下来摔在雪地上几乎是粉碎,我们忙着挣起草袋往里装。我怕冬青掉下来砸着自己,向上观望就更觉得悬乎,这树身随风在来回的晃动,越是接近树梢晃动的幅度越大,看得我直眼晕。来北大荒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玩命,不惧高空危险、不惧风刮树摆、不惧冰雪严寒、不惧生命极限来挣钱糊口操持着自己的生活。很快我和小尤拉起装满冬青的爬犁往回走,我们心里都很沉重,顶着寒风吃力地拖着爬犁一路无话,可老王脚踏黑棉乌拉,下身那条补了又补的劳动布棉裤,上身一件抗美援朝老兵相送又黄又旧扎了趟儿的破棉袄,头上紧系着有边没毛的狗皮帽,悬在风雪半空中的身影始终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忽然一个念头,就像水中求生的我捞到了一根稻草,心中一阵狂喜,几乎是向小尤叫喊起来:“咱们可以帮老王一把了!”我想起警通排的架线班还存放在我们库房里一副爬电线杆的脚扣子和一副保险带,这不正好能为老王派上用场吗。还没等我说完小尤就高兴得直蹦高,我们撒丫子就往仓库跑去。

当那套攀爬工具送到老王手中,他们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两口子采集冬青的速度和数量有了大大的提高,还提高了安全系数,据说那一年他家还是团直采集冬青不多几户里的状元呢。

冬青这种植物学名寄生,是中药店里一味常见的中草药,对心血管、抗肿瘤、抗炎、降压、降脂、有多种活性和美容作用。它生长在我国北方高寒地区的杨树林中,春、夏、秋三季人们注意不到它的存在,只有到了寒冷的冬季树叶掉光才被显现出来。冬青常年生长在杨树的树冠上,越是寒冷它的长势越是繁茂,枝叶越是饱满碧绿,果实鲜红或蛋黄越是鲜艳,也只有这时采下的冬青阴干后药用价值最高。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们有个身体不适、头疼脑热的用上这味药,有谁能够体会到它的来之不易,采集冬青是何等的艰辛,在那冰天雪地的山林里这冬青几乎就是用人的生命换取来的。

原标题:迎风傲雪的冬青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