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盘点2016年大国政要的"愿望清单"
来源:新华网 2015/12/29 08:12:32
字号:AA+

2015年国际政坛上,他们作为大国领导人,一言一行广受关注。2016年,他们仍将活跃在国际舞台上,但又有着不尽相同的施政重点和优先事务。随着新一年到来,他们也许早在心中列下自己的“愿望清单”,而这些愿望也将关系到今后一年的国际大局。

【奥巴马:政治遗产】

2016年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一年,自然成为他巩固和拓展政治遗产的冲刺之年。正如他在今年年终记者会上所说,2016年他不会靠边站,而要“全力以赴”。

按照白宫一些高级官员的说法,奥巴马在这最后一年里需要巩固的成果不少:医疗保险改革仍在推进,伊朗核问题协议有待实施,与古巴外交关系正常化起步不久,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有待国会批准,碳减排计划仍需推进……

此外,奥巴马还打算寻求国会合作,在枪支管控、关闭古巴关塔那摩监狱等方面寻求突破。

尽管奥巴马把推动国会批准TPP协定列为2016年施政的首要目标,但多名政府官员和学者指出,在全球反恐形势日趋严峻的背景下,防范美国遭遇恐怖袭击、确保国土安全,才应是奥巴马的第一要务。

美国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学者阿伦·戴维·米勒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发表的评论文章《奥巴马2016年的愿望清单》中写道,确保美国安全“无疑是奥巴马愿望清单的头一条”。“奥巴马在以无人机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比前任积极得多,但如果9·11以来外国恐怖组织(对美国)发起的首次袭击在他任内发生,那些(反恐努力)对他作为总统的遗产没有多大意义。”

奥巴马的新年愿望应该还包括“继任者是民主党人”这一条,而他也将为此努力。正如一名白宫官员所说:“对这任总统而言,要维护过去七年来取得的进展,没有比选出一名民主党接替者更好的办法。”

【默克尔:难民困局】

2015年7月与一群中学生录制电视节目时,德国总理默克尔面对14岁巴勒斯坦女孩丽姆·萨维尔在德国继续居留求学的请求,以“我们应付不了这么多人”作为回应,让这名女孩泣不成声,也引来德国媒体和民众骂声一片。

然而,几个星期后,当大批叙利亚难民涌向欧洲时,这名被批冷血的“铁娘子”却立即承诺提供庇护。按照英国《金融时报》的描述,默克尔短短几星期里转变了她在世人眼中的形象,“那个谨慎、步步为营的总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信念坚定、敢于拍板的政治人物”。

正因为在难民危机中赢得声誉,《金融时报》、美国《时代》周刊等媒体都把默克尔评为2015年度人物,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以她为封面,称之为“不可或缺的欧洲人”。

不过,随着难民人数迅速增加至上百万,达到数倍于往年的规模,默克尔所属政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和政府内部开始出现不同声音,地方政府和民众的态度也发生反转。在12月的欧盟峰会上,先前被默克尔称为“成功”的难民安置计划,也遭多国领导人质疑“兑现不力”。

基民盟12月召开的年度代表大会上,默克尔极力维护难民政策,并承诺采取有效措施,明显减少入境德国的难民人数,以保障德国接收能力的可持续性。她提出的措施包括寻求土耳其合作打击偷渡和分流难民、加强欧洲外部边界管控、敦促欧洲团结应对共同担责等。

有媒体评论,在2016年,默克尔最大挑战在于能否兑现有关难民问题的承诺,这将直接关系其政治前途。

【安倍晋三:修宪野心】

2015年日本年度汉字为“安”,不是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人,而是指他无视反对声音、强推通过的安保法案。由于安保法案结束了日本战后多年“专守防卫”的政策,会将日本拖入危险境地,许多日本民众感到“不安”,期待“安定”生活。

安保法案通过后,安倍在2016年将着手实现其最大的政治野心:修改束缚日本行使武力的和平宪法。安倍此前透露将在2016年夏季参议院选举后就修宪举行全民公投,因此这次参议院选举结果尤为重要,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能否继续掌控国会两院直接关系到安倍的修宪动议。但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安倍的修宪野心势必会引发地区紧张局势,并遭到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日本2016年还将主办七国集团(G7)峰会,安倍作为东道主预计会借机加强国际公关,包括在修改宪法、南海等问题上兜售私货,强拉盟友站台。

虽然日本低迷的经济已经表明“安倍经济学”正在失效,但安倍作为始作俑者依然会在2016年罗列数据,高调鼓吹,尤其是射出“瞄准希望和梦想的新三支箭”,以期用重视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口号来获取民心。但正如日本《选择》月刊质疑的那样,安倍政府之前“射出的第三支箭到哪儿去了?安倍罗列的数字看上去只是一些虚数而已。‘虚’不论如何累加也终究是‘虚’。”

【普京:反恐突围】

“如果打架不可避免,那就先动手!”普京如此解释俄罗斯为何要在叙利亚展开军事行动,打击恐怖分子。但出乎普京的意料,土耳其竟成了“先动手”的一方,于11月24日在土叙两国边境地区击落一架俄罗斯战机。普京痛斥其在“背后痛刀”。

虽然与土耳其交恶,但普京在2016年仍将着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以期布局中东,继续突破西方国家因乌克兰危机对俄实施的外交孤立,保持在国际舞台上的强国地位。2015年国情咨文讲话中,普京在全程58分钟里用了四分之一时间,专谈国际恐怖威胁和反恐问题。

自去年3月美欧因乌克兰危机施加多轮制裁以来,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一度陷入内外双重困局。但随着在叙利亚举起反恐大旗,普京不仅巩固了俄在中东的军事存在和战略利益,而且在外交上实现突破,拉近与法国等西方主要国家的关系。而且如普京日前所言,俄罗斯和美国在解决叙危机关键问题上已经立场相近。

由于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且短期难有强力反弹迹象,普京2016年预计还要把重点放到国内经济上,保证俄罗斯这个石油出口大国的国计民生。

【奥朗德:国家安全】

2015年11月13日夜间,警笛响彻巴黎,奥朗德发表简短电视直播讲话后,匆忙赶到巴塔克兰剧院,这里正是当晚系列恐怖袭击中死伤最为惨重的地方。

当前,恐怖袭击的阴影尚未散去,法国全境仍处于紧急状态,普通法国百姓仍缺乏安全感。因此,对于重压之下的奥朗德来说,如何抗击恐怖主义、维护国家安全无疑是2016年首要事务之一。

为此,奥朗德正在国外争取广泛支持,以期协力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国内整顿相对松懈的情报和安全体系,加强对可疑分子的防范和监控,尤其是防止“独狼”式袭击。有观点认为,对于奥朗德来说,最根本的还在如何应对国内穆斯林族群,使其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但这项工作显然难以在一朝一夕内完成。

此外,巴黎恐袭发生后,法国国内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抬头,针对穆斯林族群的敌意和攻击行为显著增加,这已经导致法国政治风向发生微妙变化,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因此,奥朗德在2016年也需要考虑应对国内政坛变化,布局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

【卡梅伦:脱欧公投】

“我相信2016年将是我们达成真正至关重要成果的一年,将根本改变英国与欧盟的关系,并最终解决英国民众对我们(欧盟)成员国地位的关切。”

英国首相卡梅伦12月18日在欧盟冬季峰会落幕之际对媒体的这番表态,被视为他就英国2016年举行脱欧公投的“最强烈暗示”。

卡梅伦先前承诺在2017年底前就英国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并就英国留在欧盟提出4个条件,涉及欧盟经济治理、竞争力、主权和移民等方面的改革。按照卡梅伦的说法,这四个条件对英国民众而言可谓“核心诉求”,如果得到满足,他将“全心全意”推动英国留在“改革后的欧盟”,否则不排除英国通过公投脱离欧盟的可能性。

站在欧盟的角度,“走好不送”或“照你说的办”,都不好轻易说出口。于是,2015年底的这次欧盟峰会上,英国提出的欧盟改革方案成为主要议题之一,相关协商取得“重要进展”。按照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18日的说法,与会领导人尽管对改革表示担忧,但还是展示了可能“妥协”的意愿。

在英国国内,最近几个月多次民调显示,支持留在欧盟和退出欧盟的民众比例相当,都在40%上下。但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各政党中,“疑欧派”支持率看涨,即便在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内部也存在分歧。而2015年席卷欧洲的难民危机,可能促使更多英国民众选择脱欧。

关于英国脱欧,卡梅伦2016年要忙活的其实有两件事:让英国留下,且要留在“改革后的欧盟”。要完成这两件事,免不了一番艰难努力。(张伟 郜婕)(新华国际客户端)

原标题:盘点2016年大国政要的"愿望清单"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