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没有“宣传学”吗?
来源:党建网微平台 2015/12/29 15:03:52 作者:伍皓
字号:AA+

导读: 西方国家果真如他们标榜的那样,没有“宣传”、没有“宣传部”吗?事实上,在宣传方面,西方国家是很有一套的。他们表面上反对搞宣传,实际上搞起来比谁都更来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

深入分析影响我国宣传学研究滞后的原因就会发现,其主要思想障碍,是所谓西方国家没有“宣传”,更没有“宣传学”。

近年来,国内外反华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出现了一个新的动向,就是集中攻击我们党和国家的宣传工作。他们散布奇谈怪论称,“宣传”一词在西方是个令人反感和厌恶的贬义词,世界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设有“宣传部”这种机构,一个是纳粹德国,一个就是共产党中国。这种论调迷惑了很多人。

西方国家果真如他们标榜的那样,没有“宣传”、没有“宣传部”吗?事实上,在宣传方面,西方国家是很有一套的。他们表面上反对搞宣传,实际上搞起来比谁都更来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

“宣传”一词并非中国人的发明,而是起源于罗马教皇格雷戈里十五世于1662年创办的“信仰宣传传圣教会”(Sacra Congregatio de Propaganda Fide);设立宣传部也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发明,世界上第一个宣传机构恰恰就诞生在西方,而且并不是什么纳粹德国,而是英国。1918年初,英国成立了一个隶属于英国政府的机构Department of Enemy Propaganda (直译为“对敌宣传部”),这是Propaganda(宣传)一词首次出现在政府机构名称中。第一次世界大战时,Department of Enemy Propaganda在北岩勋爵的主持下,策划和指挥了卓有成效的对德国宣传战。这以后,西方国家的政党和政府纷纷效仿,相继建立起各自的宣传机构。

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蛊惑和误导,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是反对搞宣传的,因此更不会有宣传学这门学科。其实,不仅“宣传”和“宣传部”都诞生于西方国家,“宣传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也是首先在西方建立的。美国著名学者拉斯韦尔被公认是宣传学的奠基人。1937年,年仅24岁的拉斯韦尔出版《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一书,这本书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法、德、美等主要交战国的宣传策略及其效果进行了全面和高度理性的分析,被奉为宣传学的开山之作。

在美国,不仅有宣传学这门学科,而且从事宣传学研究的学者是一个很大的群体。直到今天,美国的宣传学研究仍然很热门,产生了不少宣传学名著。近年来,一批美国的宣传学著作被陆续翻译到国内,让人们可以窥见美国宣传学发达程度之一斑。

而且,美国的宣传学研究一直受到美国政府的资助。1937年,美国政府资助哈德利·坎特里尔建立了“美国宣传分析研究所”。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专门以“宣传”命名的研究机构。后来被美国广泛采用的著名的七种常用的宣传手法,即咒骂法、粉饰法、转移法、证言法、平民法、堆牌法、乐队花车法,就出自该所研究者艾尔弗雷德·麦克朗·李与伊丽莎白·布赖恩特·李于1939年编辑出版的《宣传的艺术》一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宣传学开山鼻祖的拉斯韦尔本人也接受有浓厚政府背景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开展了战时宣传分析项目,其主要任务是对同盟国和轴心国的各种宣传进行内容分析。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在为美国的宣传和宣传学辩护,他们称:为了国家利益,对他国特别是敌对国展开宣传战是无可厚非的,但在美国,党派和政府是被严格禁止向国内民众开展宣传的,不得用宣传来妨碍民众的自由思想。果真是这样吗?我们看到的实情却是,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堪称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耗资最巨的针对国内民众的宣传运动,所有的竞选活动实质上都是宣传,为了选票什么宣传手段都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谎言、欺骗、攻讦、误导、洗脑都在所不惜,堪称“不择手段”。在所有的竞选顾问中,宣传专家是必不可少的,每个总统候选人都必须花费大笔佣金用于宣传策略设计和宣传效果分析。这才是美国宣传学研究经久不衰且日益兴盛最根本的秘密。

西方国家蛊惑以传播代替宣传、以传播学代替宣传学,目的就是想让我们的宣传工作“去意识形态化”。他们鼓吹所谓“不带偏见”“价值中立”的传播,千方百计地抹黑我们党的宣传,是寄望于党的科学理论、正确主张和方针政策不要为中国人民所认识和掌握。一个强大的中国是他们所不愿看到的,中华民族形成统一的思想意志是令他们坐立不安的。他们美其名曰只“传播”不“宣传”,但又有哪一部好莱坞大片不是在宣传美国的价值观呢?无论是面对超乎想象的巨大灾难,还是面临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外星人入侵,好莱坞大片中总是会有一位美国英雄最终拯救了人类。这就是赤裸裸的宣传。它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人们:美国是不可战胜的,只有美国才能拯救地球,美国是全人类的救星。西方国家是只客观传播而不宣传他们的意识形态、不宣传他们的价值观吗?他们直到今天都还执着于试图把他们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在全球宣传推销、要使之成为“普世价值”呢!他们要宣传,就必欲削弱我们的宣传而后快;他们不是不要宣传,而是只想要他们主宰的宣传。对此,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西方学者并不避讳研究宣传。从美国学者鲁斯·兰尼斯·史密斯的《宣传、传播和舆论指南》(中山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王海、胡帆、宋长青译)的书名就可以看出,他们把“宣传”“传播”“舆论”这几个概念是分得很清楚的。美国等西方国家高度重视宣传学的研究,宣传学研究繁荣且发达,目的就是为了不断探究宣传的自身规律,不断寻求新的宣传技术和宣传技巧,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在全球宣传。我们不能天真到真以为西方国家只是“传播”客观信息,而不“宣传”他们的价值观。事实上,宣传才是他们“软实力”“巧实力”的核心所在。西方国家不是没有宣传,只是他们千方百计掩盖,做“看不见的宣传”。他们的策略是,上乘的宣传看起来要像从未进行过一样,最好的宣传要让被宣传对象沿着你希望的方向走,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西方国家能做到“看不见的宣传”,其高明正是来自于长期重视宣传学研究的结果。这也从反面说明我国必须加强宣传学理论研究的重要性。

因此,在宣传学研究问题上,我们决不能含糊,更不能退避三舍。是被西方的新闻学、传播学牵着鼻子走,亦步亦趋、相呼相应,还是理直气壮地开展我们自己的宣传学研究,答案显然是后者。一些人老是担心“宣传”的国际形象欠佳,搞宣传学研究不利于自己的学术声誉,而说自己搞的是“传播学”则可以与国际接轨,让西方国家接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注意力不应该被“西方国家究竟有没有宣传”的无谓争论所分散,而应该集中精力加强对党的宣传优势和宣传实践进行研究总结,并运用于新的宣传实践;我们也不要被“宣传在国际上究竟受不受欢迎”的疑虑所迷惑,而应该不为杂音噪音所扰,理直气壮地开展中国宣传学研究。

(来源:中宣部《党建》杂志社主办的《学习活页文选》2015年第70期   原载《红旗文稿》   作者系中共云南省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长)

原标题:西方国家没有“宣传学”吗?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