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老兵王威杰:我们是军人 就应该死在战场
来源:沈阳晚报 2015/12/30 09:25:11 作者:魏雯
字号:AA+

导读: 这是一个参加过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老兵的故事。“九一八”事变后,他不愿当亡国奴,流亡北平并参军报国,九死一生的战场上,他选择用血肉保卫国家,他叫王威杰(原名王子文)。

他参加过四大会战 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的炮火

我们是军人

就应该死在战场

这是一个参加过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老兵的故事。“九一八”事变后,他不愿当亡国奴,流亡北平并参军报国,九死一生的战场上,他选择用血肉保卫国家,他叫王威杰(原名王子文)。

近日,记者采访到王威杰的儿子王达文,听他讲述父辈的硝烟往事。

报考军校 杀敌报国

1910年,王子文出生于辽宁省西丰县,18岁那年考入省立第一商科高级中学读书。读书期间,他关心国家危亡,频频参与爱国运动。“九一八”事变后,因不愿当亡国奴,也不能忍受这种屈辱,他和妻子装扮成小买卖人的模样,逃出沈城,流亡北平。

1932年,十九路军淞沪抗日,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高涨,王子文深感政府靠“国联”解决东北问题没有指望,跑到火车站去参军。岳父得知这个消息后,将他带回家严加申斥,告诉他只有好好念书,上正规军校才能抗日。1933年,中央(黄埔)军校招生,王子文考入学校第10期。当时,日本人在北平有潜伏特务,为防止自己参加反日活动危及家庭,王子文改名为王威杰、妻子改名为胡素秋。

说起他的岳父,也是一位人物。他叫胡万禄,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六期步兵科,之后随军进入北平,任副官处处长。在北平,他经营着一家旅馆、一个烧锅厂、一个成衣坊,家境殷实,膝下唯有一女,自然视若珍宝。

1937年,王威杰于军校毕业,分到第六师工兵营六连任见习官。两年间,他一直战斗在抗日主战场,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他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奋勇杀敌,真是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进攻。想的就是为民族、为国家而战。我们是军人,就应该死在战场。”

四大会战 九死一生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第六师赶赴上海。王威杰写道:“全师官兵十分兴奋激动。我也抱着一颗视死如归的决心,一洗多年的耻辱,为东北同胞报仇雪恨。”8月24日,第六师抵达战场,被编入第十九集团军,主要任务是阻击登陆日军。“第一次参加真枪实弹的战斗,摸不着头脑,也害怕。一旦仗打起来了,特别是看到弟兄们伤的伤、死的死,什么都不顾了,就是随着大家往前冲、去消灭敌人。”

9月1日天明,日军的舰炮和空军发起猛烈轰击。王威杰记得,日军阵地上升起了高空系留气球,开始我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后来才知道气球上坐着观察员,指挥炮兵和飞机轰炸我方阵地。“一颗炮弹落在我身旁,我迅速转移到炮弹坑中。接着一声巨响之后,当我从泥土中抬起头来一看,原来另一颗炮弹刚好落在我呆过的地方!一个弟兄已经被炸死了。日军飞机肆无忌惮地低空扫射、投炸弹,弟兄们血肉横飞、惨不忍睹。不过,弟兄们都视死如归,进攻要夺回阵地,防守要和阵地共存亡。”最终,同济大学被日军轰毁,第六师遭受严重伤亡。9月5日,两个旅只剩下一千六百人,全师伤亡近三分之二,王威杰因为作战英勇,晋升为少尉排长。

三个月的恶战,王威杰胃病复发,又患了疟疾,十分虚弱,无法随大部队转移,只好跟兵站一齐行动,“撤退路上,天上有日军飞机轰炸,后有日军追击,道路拥挤混乱,食宿更是没有着落,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那是常事。到了芜湖,兵站才找到十几包大米。”后来,他由芜湖乘船回武汉,终于找到部队。

1938年,王威杰接连参加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逐步晋升为中尉排长、上尉连长、师司令部上尉参谋。

千里寻夫 辗转半年

王威杰在前线抗日,妻子胡素秋也做了件在当时看来堪称“惊天动地”的大事。1939年,王威杰从贵州龙里县辎重兵学校给妻子寄出一封信,收到信后,胡素秋做出决定:29岁的她,要带6岁的女儿去贵州寻夫。

当时,从北平到贵州,陆路是中日交战区,海路也已被日军占领,要想出发,只能通过敌占区冒险。老父亲支持她,倾其所有给女儿带上200个金戒指,思来想去,胡素秋给女儿做了棉袄棉鞋,把金戒指藏在衣服和鞋里。小孩子到处玩耍,谁能想到她身上带那么多金子!

胡素秋剪短了头发,脱下旗袍改穿长褂衫,也给女儿剃了头,打扮成男孩的模样。她先坐轮船到上海、香港,从香港取道越南,再坐汽车到昆明、贵阳。1940年春末,经历五个月辗转,她终于到达贵阳。王威杰早早收到信,在贵阳车站住下,准备迎接妻子,可战时不比平日,汽车到达没有固定的时间,他多日在站前徘徊,直到某天,二人在街上意外相遇。

胡素秋到龙里后才知道,自己成了当地的英雄,军校为她召开欢迎大会,校刊报道了她的事迹,同学们争相看望。第二年,他们的儿子王达文出生。

1949年12月9日,王威杰参加昆明起义,1951年复员回沈阳,在沈阳荣军学校任教员。

多年来,王威杰的儿子王达文一直想为父母编写一份年表,可多年从军的经历让王威杰很是谨慎,基本不向儿女讲述自己的经历。好在他写的自传、履历表、各类材料都留有底稿,为了做到详实准确,王达文还查阅了各类文史资料,从2006年底到2008年9月,先后五易其稿,他终于编辑完成了父母档案式“年表”。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