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来源:知青网 2015/12/31 10:27:31 作者:吴美琴 更多
字号:AA+

导读: 这张火车票距今已有40年了,是我第一次回上海探亲时使用的火车票,与此同时保存的还有必备的通行证。因为探亲假规定是3年一次,所以我在兵团6年,真正享受的探亲假就只有1972年一次,那次的火车票供报销用了,所以没有留下,只留下了通行证。

探亲001.jpg

探亲002.jpg

这张火车票距今已有40年了,是我第一次回上海探亲时使用的火车票,与此同时保存的还有必备的通行证。

与其说是探亲假,不如说是事假。如果知青朋友们还记得的话,在1971年初,兵团还没有正式实行探亲假,而我和另一位同是68年下乡的上海知青阿敏,却荣幸地获得了这次人人羡慕的回家探亲资格。由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探亲假,所以车票不能报销,才得以留至今日。

1971年的春节是1月27日,此前,许多知青家里都发来电报,内容多是父母或老人病重病危什么的,由此申请回家的人很多。一天,在全连大会上,指导员说:“来电报的家里有事,没来电报的家里不一定没事,所以,经连里研究决定,批准以下6位同志回家……”6人中,有4人是家里来电报的,而更多来电报的都没被批准。我和阿敏家里都没来电报,却意外地获得了这次回家的机会。当时我就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机会落在了我的头上。由于当时没有可以回家的可能性,所以从来没有表示过想回家的愿望,也许是我和阿敏的表现好吧。总之,太让人羡慕了,呵呵。我和阿敏开好了通行证,领了全国粮票,把行装和老职工送的大豆装了满满一旅行袋,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西岗车站位于虎林县(大站)西边的第一个小站,是36团(850农场)团部所在地。我和阿敏坐连队的油特兹(轮式拖拉机)到达团部时,火车已快开了,我们来不及买票,就先上了车,到车上补了这张记载着历史痕迹的火车票。

从西岗到上海需要在哈尔滨转车。西岗到哈尔滨是慢车,途径4师师部所在地密山、牡丹江……全程一天一夜(太慢了,现代人是无法忍受的)。从哈尔滨到上海是普快车,两天两夜,没有座位。那时火车好像不限人数似的,比现在拥挤多了,我和阿敏扛着旅行包,艰难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向车门靠拢,到了车门口,却因太挤根本无法抬腿迈上火车高高的台阶,好不容易才在后面人的帮助下上了车。车上的情况比大串联也好不了多少,过道里站满了人,想带着旅行包前行是不可能的了,我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随意将旅行包塞进了一个座位底下,就尽量往里走,在靠近车厢中部的地方站住,再想往回走都是件艰难的事情。想上厕所,需要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跨过过道上的人障。幸亏那时小偷少,隔着我们老远的旅行包,一直到下车时才拿到手,还好没丢。阿敏委屈得快掉眼泪了,她是个很能干很能吃苦的人,却挺爱掉眼泪,不停地叨叨:“真不该回这趟家,那么多人申请回家,却不让他们回,我们没申请,偏偏让我们回,挤死了……”我心说,别人想回还回不去呢,就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心里想着,可没敢对阿敏说,不然她真的要掉眼泪了。我们一直站到济南,才勉强有了一个与别人换着坐的边座,阿敏的脚都站肿了,我还可以。

经过3天3夜的行程,我们回到了上海。那时的通讯是很不方便的,所以我们是在没有告知家人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家人面前的,可见兴奋的程度,尤其是家有知青的邻居,简直不相信我们没有申请就能被批准回家。由于激动,3天没合眼居然还无一丝睡意,一到家就赶紧跑着去找同学好友聚会,像一只放飞的小鸟,那个开心劲儿就甭提了!

像所有知青的探亲假一样,假期中,除了与同学好友一起玩以外,还要走访知青家庭,为他们捎带物品,为大家采购委托的物品等等,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购买回程火车票又是件艰难的事情,需要提前4天去上海的北京路火车票预售点排上一整夜的队,才可能买到票。

刚回到连队,就听说有探亲假的政策了,可我是政策出台前回的家,所以火车票不能报。就差一个月左右,也不能通融,原先那种未申请就被批准回家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因为,有了政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享受可以报销路费的探亲假,只不过晚几天而已。说实在是有点亏,首先那么昂贵的火车票,需要自己承担;其次,已经回过一次家了,再回就要排在没有回过家的人后面,这样,就等于要排在绝大多数人的后面了。可即便如此,那时候的人还要为为自己有以上这些怕吃亏的“错误思想”展开自我批判:自己有吃亏的思想是不对的,个人吃点亏,却为国家省了钱,这是值得的。想到这些,居然就真的没有了吃亏的感觉,还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得到了升华。现在想想是可笑还是不可笑?

因为探亲假规定是3年一次,所以我在兵团6年,真正享受的探亲假就只有1972年一次,那次的火车票供报销用了,所以没有留下,只留下了通行证。

原标题:第一次探亲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