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安全如何突围?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2016/01/02 11:27:51 作者:秦安
字号:AA+

导读: 信息时代来临,网络空间风云四起,成为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国际博弈的全新战略高地。在隐私安全文化方面,我们一方面必须始终把人民的安全放到首位,另一方面要看到网络空间安全风险的复杂性,树立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局观。

信息时代来临,网络空间风云四起,成为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国际博弈的全新战略高地。

在这个虚实结合的全新领域,且看网络强国肆意妄为,网络颠覆暗度陈仓,网络攻击愈演愈烈,网络恐怖日益猖狂,网络犯罪神出鬼没,如何维护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成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刻不容缓的战略命题。就在不久前闭幕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提出互联网治理的五点主张,其中之一便是“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

当机立断,建立网络空间国防力量

网络国防是网络时代国家方位的标准配置,建设网络国防力量是维护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必然要求。

目前,世界各国纷纷成立网军。尤其是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醒得早、起得快、跑得远,已经在网军建设上遥遥领先。“网络总统”奥巴马上台后,立即开始了为期60天的网络安全风险评估,随之将网络、恐怖主义与核威胁列为三大威胁,并宣布成立网络空间司令部,对隶属各军种的网络战力量进行整合,以期网军建设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其后,2010年新成立的网络空间司令部正式运行,2011年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和行动战略,2012年其“国家网络靶场”交付军方使用。至此基本完成了全球布局的准备。2013年,美以中国为网络空间主要对手,渲染中国黑客事件,借机宣布扩编网络空间司令部900人到4900人,新成立40支网络战部队;2014年起诉中国5名军人,宣布即将成立的网军从40支扩大到133支,并推出网络空间联合作战条令。

由此可见,美军已经以中国为对手做好了发动网络战争的全部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加快网军建设,防范来自美国主导的网络空间军事威胁刻不容缓,也根本无法回避。

军民融合,发展网络安全领先产业

网络安全产业领先程度是网络强国的重要标志。习近平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网络强国“一体之两翼、驱动之双轮”。尤其在网络安全风险加剧,网络安全能力弱小,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发展不平衡的态势下,发展网络安全产业的任务紧迫而艰巨。

探寻方法,要看到网络空间是一个技术催生的特殊空间,具有天然优良的军民融合土壤。就我国来说,军民融合发展网络安全产业存在诸多有利条件。

其一,国家战略层面正形成共振合力。2015年3月,习近平指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开创强军新局面,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与此同时,2014年提出的网络强国战略也在逐步深入,两大战略正在复合、融合、化合,网络安全产业是实现两大战略融合的最佳领域。

其二,由于互联网技术的迅速普及和网络安全技术的普遍应用,同时网络国防力量建设严重滞后,网络安全领域呈现出“高手在民间”的基本格局,通过军民融合的方式,借助网络安全产业基础,成为维护国家网络安全的基础。

其三,网络空间军民融合美好前景可期。军民融合在发达国家已有范例。美国即是“军民融合”的一个典型。美国国会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军民融合给美国国防部每年节约300亿美元,相当于其采办费总额的20%以上。网络空间也是如此,斯诺登即是与美军合作企业的员工。国防大学《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报告2014》显示,我国的军民融合度在30%左右,正处于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推进的阶段。这种巨大的发展空间使网络安全产业可以借助军民融合升级的大好时机,实现可持续甚至跨越式的发展。

厚积薄发,塑造网络安全新型文化

网络空间既是全新的作战领域,也是思想碰撞的便捷平台,自然而然成为思想颠覆和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阵地。西亚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就是典型的例子,网络颠覆导致民心混乱直至街头动乱。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这种网络颠覆最终造成当事国的持续动乱和经济低迷,摧毁了原有社会正常秩序,其本质是网络治理失控导致现实社会治理失控。

为此,在网络世界,必须走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网络安全文化重塑之路。从网络隐私安全文化、企业网络安全文化上升到国家网络安全文化。

在隐私安全文化方面,我们一方面必须始终把人民的安全放到首位,另一方面要看到网络空间安全风险的复杂性,树立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局观。

在企业安全文化方面,亟待树立网络安全意识,加强网络安全防范,也要承担企业网络安全责任,维护国家整体安全。

在国家网络安全文化方面,既要树立“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战略意识,提升国家网络安全整体水平;也要树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合作观念,维护世界网络空间和平与发展。

长远谋划,完善网络空间规则体系

规则是由法律、公共政策、条约、公约等所确立的运行和治理方式,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但是其不应该长期处于缺失的状态,网络空间规则体系的建设是实现各国维护好网络空间安全的基础,是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前提。构建好网络空间规则体系需要各国从国内立法、重要双边或多边条约以及全球网络空间基本原则等多层面共同努力。

为此,我们要兼顾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不断完善网络空间治理的规则体系。

第一,国内立法层面,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9)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或者致使刑事犯罪证据灭失,严重妨害司法机关追究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这是非常可喜的一个立法进步,能普遍有效促进我国网络安全水平,对维护网络安全具有重要价值。

2015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之后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为进一步加快网络空间法制化进程,网络安全法有必要借鉴《刑法》修正案(9)的立法精神和思路,从立法的层面提升网络安全的刚性需求。

第二,国际规则层面,目前网络规则博弈有两条:一条是2001年欧盟等国提出的《网络犯罪公约》,另一条是俄罗斯、中国、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四国在第66届联大上提出确保国际信息安全的行为准则草案。中国需要在两者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以超常智慧推动建立世界网络空间基本规则。

第三,作战规则方面。2013年3月18日,北约支持发布了企图作为网络战争法典的《塔林手册》,2015年10月27日,美军发布了《网络空间联合作战条例》。中国亟待研究相应的网络战规则,以支撑网军建设,具备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专业能力。

共享共治,深化网络空间国际合作

“网络安全是全球性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独善其身,维护网络安全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各国应该携手努力,共同遏制信息技术滥用,反对网络监听和网络攻击,反对网络空间军备竞赛。”在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如是说。

网络空间互联互通,网络风险,谁也无法独善其身,必须共享共治,进而同心协力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2014年开始,中国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基本理念,倡导并举办每年一届的世界性互联网盛会,旨在搭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的国际平台和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的中国平台,让各国在争议中求共识、在共识中谋合作、在合作中创共赢。

当前,随着互联网深度融合到现实生活,万物互联、万物可控的时代正在到来,网络空间风险逐步加大。世界各国有必要有先有后、有主有次、有快有慢,但必须在联合国和双边、多边合作的框架下统筹兼顾、协同推进,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共振效果,才能维护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整体安全。

(作者系《中国信息安全》杂志社副社长)

原标题:秦安:网络空间安全如何突围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