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骑上战马驰骋草原成为真正的牧马人
来源:知青网 2016/01/07 10:19:43 作者:更多
字号:AA+

导读: 我跟连队的男知青一样,对马都充满了好奇心,总想着跃跃欲试骑上骏马策马扬鞭风光一下。拉车的马不好骑,所以常有知青骑马出去,还没跑出多远就从马背上摔下来了。我把两腿一夹,一声“驾”,把马缰绳一松,战马就噌噌地在松软的地里资料尥起蹄子跑开了。

从上海这座东方大都市来到北大荒这片广袤的黑土地,我这个当年才十八九岁风华正茂的热血知青,此前从没有见过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大草原,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马群,即使到了连队后,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能骑上战马驰骋草原成为真正的牧马人。

我跟连队的男知青一样,对马都充满了好奇心,总想着跃跃欲试骑上骏马策马扬鞭风光一下。当时连队主要的运输工具是马车,往大田里运送种子、肥料,往场院上拉回收割后的庄稼,几乎所有需要运输的农活都由马车来完成。于是,跟着马车干活就成了男知青争抢的活计。这不仅仅是为了近距离接触马,更主要的还是想在干完活后,能够得到马车老板的应允骑上马遛达遛达,过把骑马的瘾。

有时候,胆大的男知青也会乘休息的机会,跑到马棚去偷偷地牵出一匹拉车的高头大马,骑上既没有马鞍子也没有马嚼子的光脊梁马背,到野地里撒欢一番。拉车的马不好骑,所以常有知青骑马出去,还没跑出多远就从马背上摔下来了。马车班喂马的老职工发现知青偷马骑,总要把不知好歹的知青一顿臭骂,甚至威胁说要报告连长。吓得知青求爷爷告奶奶一个劲地求饶,完了还得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支香烟,喂马的老职工这才息事宁人地警告一声:下不为例。

我也干过偷马骑的臭事。记得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骑马是骑一匹栗褐色的牡马(在北大荒雄性的马称为儿马,雌性的马称为牡马)。这是一匹从部队退役下来的战马,有近一人高,马身匀称,马的前胸档肌肉发达,马腿修长,两眼炯炯有神,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毛色油光铮亮,显得特别的精神,一看就是一匹好马。

初春的北大荒,刚耕好的地十分松软,等待春播的到来。我偷偷地把马从马棚里牵到地里,左手拉着马缰绳往马脖子上一背,右手搭在光溜溜的马背上一撑,脚下一使劲整个身子就悬空压在了马背上,紧接着右腿往上一偏,就骑上了马。马欺生,见有人骑在背上,就原地打转,前蹄在地上刨个不停,马脖子往上耿,试图把人从背上掀翻下来。

虽说是第一次骑马,我还真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犟劲。我把两腿一夹,一声“驾”,把马缰绳一松,战马就噌噌地在松软的地里资料尥起蹄子跑开了。

我半趴在光溜溜的马背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两腿夹住马的肚子,一手握紧马缰绳,一手抓住马鬃,耳边只听见呼呼的风声,任由马儿呼赤呼赤地喘着粗气在松软的地里吃力地狂奔。

三四里长的地一会儿就跑到了头,身后的地里留下了一溜马蹄的脚印。幸许是马儿跑到了头,幸许是马儿跑累了,幸许是马儿知道主人不好对付,跑得一身汗的马儿终于在地头放慢了脚步。往回骑的时候,我就信马由缰地让马儿慢慢地跑,马儿也显得听话多了。

没隔多久,我就成为了连队第一个知青牧马人,这匹战马也成了我的坐骑。

原标题:偷骑战马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