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若“政经分离”并非长久之计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2016/01/08 11:08:49 作者:陈菲
字号:AA+

导读: 中美都不想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暂时的“政冷经热”并非短视的功利主义,而是互相摸索寻找最大公约数的过程。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之路前无古人,需要通过耐心和智慧来增信释疑、信心凝聚。值得乐观的是,中美双方实际上都在期待合作型的中美关系。

近段时间,以部分日本媒体为首,一些人提出了一种值得思考的新提法——中美之间是否在建立“政经分离”关系?2015年6月,日本《产经新闻》发表题为“美中加速‘政经分离’”的报道。2015年11月,《日本经济新闻》也发表“中美进入‘政冷经热’?”的评论。日媒文章认为,“在中美政府间的紧张关系因南海问题而加剧的背景下,苹果、英特尔和戴尔等美国IT企业却正进一步倒向中国。这些企业着眼于中长期商机,正不断向中国‘示好’,中美间呈现出‘政冷经热’的局面”。

“政经分离”这一描述,通常与特定时期的中日关系联系在一起。有观点甚至认为,“政经分离”是战后日本对华外交的核心指导政策之一。“政经分离”并非刻意将政治与经济相剥离、建立“防火墙”以彻底隔绝二者之间互动,而是希望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政治关系影响甚至恶化经济关系。这被视为日方功利化的设计,但也应当承认,经济压舱石的作用有助于弥合双方的政治分歧。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政经分离”并非长久之计,“政经互促”才能长久和持续地夯实双边关系。

中美关系是否如外媒所观察到的已经出现“政经分离”、“政冷经热”的现象?未来中美关系应否或者能否建立“政经分离”机制呢?

2015年的中美关系,分歧和摩擦依旧存在,但是合作与融合也进一步加强。分歧凸显与合作增强同时出现,或许是中美关系未来一段时间的新常态。双方通过合作成果的产生,推动双边关系的发展;通过管控分歧,避免分歧影响到其他领域的合作;通过隔离那些无法管控的棘手问题,防止中美关系滑向双方都不期待的局面。

所以,尽管中美结构性矛盾有所体现,战略互疑也有所增加。但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也在提升。在经济方面,中国2015年将超过加拿大成为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在人文交流方面,2016年中美双方将举办“中美旅游年”。中方未来将资助中美两国共5万名留学生到对方国家学习,美方则争取到2020年实现100万名美国学生学习中文的目标。中美在经济和文化领域的合作,与中美在安全领域的摩擦确实存在“温差”。这种现象似乎与“政经分离”有所相似。

但是,中美关系与中日关系不同。中美之间并不存在领土主权纠纷和历史认识问题。现阶段,中美之间的关键问题之一是:美国如何以正常和理性的心态看待中国的发展和崛起?随着中美实力的“此消彼长”,美国对华战略焦虑感明显上升,中国对美国的战略自信度不断增强。

在这种状况之下,在特定时期内,中美关系若建立“政经分离”机制符合中美的现实利益,有助于缓解分歧和矛盾的扩大化。但是持续“政冷”,终难“经热”,“政经分离”不是一个中长期的政策选项。只是在特定时期内,“经热”有利于部分融化“政冷”。

从中长期来看,未来建立“政经平衡”的中美关系,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美国何时能以平和的心态接受中国的崛起?第二,如何寻找中美关系的最大公约数?

面对今天的中国,美国或多或少有些焦虑症的表现,比如说,情绪波动、急躁易怒、紧张不安等。或许通过一些药物和医嘱能让病患镇惊安神、宽胸宁心,但是仍然需要一段时日让病患最终自我调节、自我接受。另外,中美之间需要拓展合作的范围,加深合作层次。这既可以防止“政经分离”的固化,也有助于推动“政经平衡”。不久前,中美两国在气候领域的合作,共同推进了国际化进程,对达成气候变化《巴黎协议》起到关键作用。在气候领域之外,中美还需要找到更多的利益聚合点。

中美都不想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暂时的“政冷经热”并非短视的功利主义,而是互相摸索寻找最大公约数的过程。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之路前无古人,需要通过耐心和智慧来增信释疑、信心凝聚。值得乐观的是,中美双方实际上都在期待合作型的中美关系。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政治学系副主任)

原标题:中美若“政经分离”并非长久之计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