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姑息纵容日本军国主义遗患无穷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6/01/08 11:16:53 彭光谦
字号:AA+

导读: 日本是挑起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法西斯侵略扩张战争的元凶之一,是制造惨绝人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策源地。中国及世界各国人民与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生死搏斗是人类社会正义对邪恶、文明对野蛮、光明对黑暗、进步对反动的一场历史性的大决战。

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仪式在东京湾“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在投降书上签字。(资料图片)

参考消息网5月23日报道 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彭光谦少将5月22日在《参考消息》发表题为《姑息纵容日本军国主义遗患无穷》的文章,文章认为: 日本军国主义罪行没有得到应有清算, 这是今天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再度猖獗的重要原因。全文内容如下:

日本是挑起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法西斯侵略扩张战争的元凶之一,是制造惨绝人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策源地。中国及世界各国人民与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生死搏斗是人类社会正义对邪恶、文明对野蛮、光明对黑暗、进步对反动的一场历史性的大决战。

在彻底打败日本后,严肃而坚决地对日进行战后处理、铲除日本军国主义的土壤、剥夺日本再次发动战争的权利与能力,是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防止日本再次为祸亚洲、为祸世界,避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的关键性举措。然而,在美国的庇护下,当年对日处理半途而废,不了了之。日本军国主义罪行没有得到应有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癌病灶、癌细胞没有被彻底根除,军国主义的思想基础和社会基础几乎被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这是今天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再度猖獗的重要原因。对这一历史教训我们必须痛切反思。

盟国对处置日本达成共识

《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确立的一系列国际法原则,是战后对日处理的根本依据。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重要转折关头。11月下旬,中美英三国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首脑会议,就协调盟军行动、加速战胜日本法西斯、战后对日处置和重建东亚国际秩序等重大战略问题进行磋商。12月1日,会议发表了著名的《开罗宣言》。《开罗宣言》宣示,三大盟国将坚韧不拔,坚持持久作战,务必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1945年7月17日,日本法西斯战败前夕,美英苏三国首脑在柏林近郊的波茨坦举行战时第三次会晤。7月26日,以美英中三国宣言形式发表了《波茨坦公告》。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并在公告上签字,成为四国对日共同宣言。

《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宣示了盟国对日作战的正义性质和根本目的,以及战后对日处理的重要举措和基本原则。这些原则概括起来,主要是:公开审判与严惩罪大恶极的战犯,伸张国际正义,铲除军国主义的思想基础与社会基础,铲除导致世界空前惨祸的日本军国主义政治体系;废除日本军队,彻底解除日本武装,剥夺日本对外战争权;严格限定日本领土范围,日本归还所有窃取的包括东北地区、台湾、澎湖群岛等在内的一切中国领土,恢复朝鲜自由与独立。

上述战后对日处理各项原则是建立在对日本军国主义邪恶本质的深刻认识之上的,是对维护人类社会持久和平与安宁作出的严肃思考,是同盟国以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和血的代价得出的结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各项强制性规定,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在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签署投降书,承诺“切实履行《波茨坦公告》之条款”。至此,《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已构成完整的国际法形态,具有无可置疑的正义性、正当性、合法性,具有不容辩驳的法律效力、约束力与强制力。《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确立的战后对日处理的各项原则必须不折不扣、无条件地贯彻执行。

战后对日处理变成烂尾楼

客观地讲,二战结束前后,美国对于落实《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确立的各项对日处理原则的态度还是认真的。但是,随着冷战突起,美国推行“杜鲁门主义”,美苏分道扬镳,美对日战后处理的态度也随之变化。

1948年3月,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委员会主席乔治·凯南与麦克阿瑟提出对日“新方针”,得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新方针”强调“美国政府应保护日本不受共产主义的威胁”。1949年12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防卫线是“阿留申-日本-冲绳-菲律宾一线”,这样可以“阻击共产主义不越出中国境外”。

美国对日政策发生180度的大转变,从遏制日本军国主义改为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由惩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变为庇护与利用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由根除军国主义战争祸根转为把日本军国主义巢穴建成反共的东方前哨阵地和美国“远东兵工厂”。《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乃至美国已故总统的遗训被抛到九霄云外,战后对日处理成了战后国际政治最大的烂尾楼工程。

一、东京审判草草收兵,一大批战犯先后被无罪释放,特别是发动战争的头号战犯日本昭和天皇及皇室成员被刻意庇护起来,未受到应有的审判与惩处。

东京审判是和平对战争、文明对野蛮、正义对邪恶的一次大审判,令人遗憾的是东京审判未能进行到底。美国出于一己之私和冷战需要,将头号战犯日本天皇刻意保护起来,日本天皇的战争责任没有受到应有的追究,这是东京审判的最大败笔。

为了掩人耳目,美国将东条英机列为“头号战犯”替天皇顶罪。不仅如此,东京审判还没有完全结束,美国便迫不及待地对天皇以下大批日本战犯提供庇护。1948年12月24日,即对7名日本甲级战犯执行绞刑的第二天,麦克阿瑟总部宣布,释放仍在巢鸭监狱中服刑的岸信介等19名甲级战犯嫌疑犯。

从1950年10月到1952年8月,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政府先后为18万左右的军国主义分子解除“整肃”。

二、在对日本的所谓政治改造中保留了天皇制,日本军国主义大小头目摇身一变成为战后日本领导人,原政府局级以下军国主义骨干几乎全部留用。日本军国主义的国家机器完好无损地被保留下来。

美国在日本进行了所谓的“民主化改造”,但改造并未从根本上触动日本军国主义的政治体制。日本军国主义体制的核心是日本天皇制,天皇制是日本国体的独特表现,是法西斯主义与封建主义相结合的产物。新的《日本国宪法》仅将具体政务处理权交给内阁,日本的天皇制被保留了下来。保留天皇制,对日本而言,就是保留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精神支柱和政治体系,为战后日本重建右倾保守政治体制保留了政治基础。

与保留天皇制密切相联系的是,美国当局还不遗余力地把一大批被庇护与释放的日本战犯送进了日本战后各级政府机构。让这些黏附着军国主义阴魂的右翼分子和极端民族主义分子重返政坛,窃据要职,充当美国的鹰犬,死心塌地地为美国战略利益服务。

三、置宪法关于日本不得拥有军队和国家交战权的限制于不顾,重新武装日本,不仅建立了一支名为自卫队、实际上远超其自卫需要的现代化军队,而且谋求废除宪法第九条,以公开获得对外战争权。

《开罗宣言》强调,日本军队必须完全解除武装。根据这一精神,战后盟军占领期间为日本制定了新《日本国宪法》。但是,随着美国占领政策的转变,美国重新武装日本的意图也逐步明朗化。在《对日和约》中竟不认为日本1941年12月8日以前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在美国的支持纵容下,日本不满宪法约束,力图重建武装力量的声音迅速高涨。曾担任犬养毅与斋藤实内阁文部大臣的鸠山一郎,1954年12月被扶植上台,三次担任首相,公开提出修改宪法第九条,名正言顺地重建武装。

事实上,战后不久,美国就已着手重新武装日本。1948年5月以扫雷需要为借口,成立海上保安厅,编成1万多人,成建制地保留下来一支旧海军。朝鲜战争爆发后,又新增编8000余人,实际上已是一支小型海军。1950年7月8日,美占领当局指令吉田内阁建立以旧军人为骨干的国家警察预备队,达7.5万余人,相当于新编4个师的陆军,其中参加过侵略战争的旧军人3.9万余人,占其总人数52%以上。1952年吉田政府将警察预备队改编为保安队,兵员扩充至11万人,并设置了海上警备队。

1954年6月9日,日本政府颁布“防卫二法”,即《防卫厅设置法》和《自卫队法》,将保安队改为拥有陆海空三军的自卫队,海上警备队改组为海上自卫队,并新建航空自卫队。1956年鸠山一郎强迫国会通过了旨在扩军的《国防会议法案》,进一步设置“国防会议”,将自卫队兵力由15.2万人,增加到21.4万人。自卫队名义上不是军事组织,但实际功能已是一支完完全全的军队,而且在装备上逐步超过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时的水平。

在美国的支持与纵容下,日本在修宪门槛较高的情况下,一直采用渐进的方式,以各种名目,利用各种机会,摆脱宪法第九条的约束。上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自卫队开始积极参与海外军事行动。通过扩大解释或另立新法实质性突破集体自卫权禁区,配合美军行动,并将完全废止《日本国宪法》第九条、彻底排除发动对外战争的法律障碍,作为最终目标。所谓日本不得拥有军队和国家交战权的限制早已名存实亡。

四、无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拒不交还以武力和贪欲窃取的他国领土,甚至变本加厉,美日合谋,对战胜国领土主权进行反攻倒算,企图恢复日本战前政治版图。

日本作为二战元凶和战败国,关于其战后领土主权范围,《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有明确规定的。但是,战后美国违反波茨坦会议关于美、苏、中、英四大国一致对日原则,暗做手脚,将为战胜日本法西斯作出巨大贡献和民族牺牲的反法西斯主要盟国苏联和中国排除在外,与日本单独媾和,私相授受。包括美日合谋上演所谓“移交钓鱼岛行政管理权”双簧闹剧,致使日本至今无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在钓鱼岛等领土问题上发难,态度蛮横,气焰嚣张。

美无视历史教训姑息养奸

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虽然日本的帝国春梦早已破灭,罪恶的日本军国主义早已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是,由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土壤未得到彻底清除,这场战争的阴云并没有散尽,历史并没有完结。70年后,当年全面入侵中国的元凶和世界法西斯侵略战争的东方策源地日本,军国主义又沉渣泛起,当年手术刀下被雪藏的军国主义癌细胞加速扩散,在以安倍为代表的极右势力的操弄下,日本正在沿着重新军国化的危险道路上暴走狂奔。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和建立在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正面临被全面颠覆的严重危险。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固然有日本军国主义自身深刻的政治经济与历史文化根源,但美国姑息养奸,助纣为虐则是其重要的外部因素。

当年美国为一己之私和东西方冷战对抗,不惜背弃自己曾经的正义立场,背弃反法西斯同盟确立的对日战后处理的一系列重要原则,一手扶持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野蛮、最无耻的军国主义势力。今天,美国又无端视中国为其全球霸权的挑战者,为了对中国实施战略牵制,遏制中国的快速发展,美国保守势力完全置国际道义于不顾,不惜与日本军国主义邪恶势力勾连,进一步释放日本军国主义的战略能力,支持日本解禁武器出口,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支持日本修宪扩军。可以说,美国不仅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庇护者,也是当前纵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幕后推手。

对于日本这样一个有军国主义侵略犯罪前科的国家,对历史罪行不知反省、拒不忏悔的国家,一个惯于隐忍、心怀仇恨的国家,一个无视历史教训和国际行为准则的国家,姑息养奸,助纣为虐,不仅是政治道德的堕落,也是对历史教训的无知。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维护国际正义,维护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同盟国的神圣义务,是当前国际社会刻不容缓的共同责任。

彭光谦,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90年代曾作为高级研究员在美国战略思想库做客座研究。著有《中国军事战略问题研究》,主编《战略学》《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年警示录》等。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