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一场呼唤军人血性的大仗
来源:国防参考 2016/01/11 13:13:46 作者:夏欣
字号:AA+

导读: 不管是落实已出台的政策,还是推出新的改革举措, 都需要“杀出一条血路”的闯劲,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在战略上敢于进取,在战术上步步为营,坚决打赢这场改革攻坚战。

有一种战争,没有敌人,却有对手,对手就是自己; 没有战火,却需浴火,浴火然后重生;没有流血,却有牺牲,牺牲各种利益;没有攻城,却需攻心,心齐方能山移——这就是改革,就是中国军队当前所面临的改革强军这场大仗。

战争胜利需要一大批有血性的军人,无论朱德的“只要红军胜利,区区一个朱德又何惜!”还是左权的“我全军将士,都有一个决心,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准备将来也不要一个铜板”;

无论为了不暴露目标任烈火烧尽自己的邱少云,还是奋然跃起用身体堵住敌人机关枪喷吐火舌的黄继光,中华民族历来不乏“血性”之师,中国军队也从来不乏“血性”军人。只是,要打赢改革这场大仗,需要的血性将是什么模样?似乎仍值得认真思考。

改革呼唤舍我其谁的勇气。血性军人,字典里没有畏惧两字。过去是不惧强敌,现在我们应该是不惧改变,无论是现代战争强加给我们的改变,还是军队求发展的自我变革。但这种无惧常是建立在“有本事”之上。

有本事之人,不会整天不学无术无所事事,更不会希望自己是“无底蕴、无技能、无志向”的“三无”人员。更多时候,他或苦练建功沙场的本事,或奋力提高适应未来战争需求的素质。

所以,对他而言,留,有舍我其谁的底气;走,有华丽转身的自信。这种勇敢,不是血性又是什么?

改革呼唤坚守信仰的节气。血性军人,字典里没有背叛两字。八十多年前,当红十军团21 师师长胡天桃衣衫褴褛地走上敌人的刑场时,连行刑的敌军士兵都为之动容。

因为,他只要在一张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与这身装束永久地告别,跻身脑满肠肥者之列。但他骄傲地摇了摇头,毅然向刑场走去。只因为那张纸上写着两个字:投降;而他的心里却刻着另两个字:信仰。

相对革命先烈的牺牲生命,在这场改革大考中,我们至多不过牺牲一些个人的名与利。一个人,若在得意与获得的时候热爱军队, 在遭遇挫折与失意的时候就不再支持军队甚至背离军队, 这样的人,没有信仰也没有节气,其实是不配穿这身军装的,更妄谈什么血性。

改革呼唤敢于担当的侠气。血性军人,字典里没有推诿两字。军事领域是竞争最为激烈、最具创新活力的领域。

这次军队改革,重要目的是解放和增强军队战斗力, 主要特点就是锐意创新。这就意味着,无论科技创新、制度创新还是模式创新,我们军队都将在一种全然陌生的环境中探索着前行。

然而,要改革就必然有风险。如果不敢担当,一心只想着做大官而不是做大事,就必然畏首畏尾、裹足不前,按照熟悉的工作模式和习惯的心理环境来四平八稳地对待改革,最终,只能是竹篮打水望“改”兴叹。

这样的人,为当官而贻误一个事业,因保守而错过发展良机,又岂是“缺乏血性担当”能概括得了的?

改革呼唤扭住关键、精准发力的胆气。改革的雁阵已经形成,要系统谋划、精细操作、精当统筹,不搞“一哄而上”,不搞“大水漫灌大呼隆”。

突出问题,向要害处发力,重点抓住那些具有标志性、引领性的改革任务,把改革举措落准、落细,使改革更加精准地对接发展所需、基层所盼、军心所向。

要健全能定责、可追责的考核机制, 一级抓一级,层层传导压力,切实做到“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跟进解决,一个节点一个节点扎实推进,一个方案一个方案有序推出”。

改革呼唤主动出击、贴身紧逼的勇气。“夫战,勇气也”。不管是落实已出台的政策,还是推出新的改革举措, 都需要“杀出一条血路”的闯劲,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在战略上敢于进取,在战术上步步为营,坚决打赢这场改革攻坚战。

原标题:军改:一场呼唤军人血性的大仗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