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因“政治正确性”很难碰的话题
来源:环球时报 2016/01/12 09:12:04
字号:AA+

导读: 中国医保的覆盖范围和含金量在新世纪以来都有了长足进展,中国因此同大量发展中国家拉开了距离。通过深化改革让社会和国家尽量多承担一些,这是我们长期努力的目标。但中国的财力远不足以把我们送入“福利社会”,我们需要冷静,不跟自己较劲,也不跟自己玩“朝三暮四”游戏。我们需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因医保而生的种种问题。

有媒体近日报道称,一些专家提出中国医保的个人缴费比例过低,与财政补贴之间的比例扩大为1:4,有“泛福利化”趋势,难以为继。他们主张逐渐提高个人缴费比例,将上述数字调整为1:3。该报道再引舆论的轩然大波,互联网上骂声一片。

医保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解决问题不能走单靠政府埋单的路子,这种讨论在互联网舆论场政治上就不正确,因此几乎不能谈。不久前一位政府官员犯了这个忌,说到要“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遭到网民及部分学者的猛烈攻击。

医保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这也是中国社会公平至今的洼地。各种情绪的流动非常活跃,对政府的不满一点就着,这些都是要面对的实情。

中国民间有很多人认为,政府应当把医保彻底担起来,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且很多人相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做的”,而中国之所以没做到这一点,是政府用钱不当、且管理不善的结果。

很少有网上舆论领袖愿意就这个问题说公众不爱听的话,很多人更愿意在公众激动时予以附和,做“顺水人情”。久而久之,上述认识成了“事实”,也成为中国社会讨论医保的“基础”。

其实全球医保现状参差不齐。比如美国就不是“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奥巴马从上任开始就推医保,要求所有人都付费参加,但截至目前参保人数仍未达预期。美国做不到,可想而知全球号称“免费医疗”的国家有多少是以讹传讹,或者是冒牌货。

必须指出,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有财力补上医保的巨大缺口,再好不过了,相信任何一届政府也很愿意留下这样的美名。舆论施加一些压力,让政府尽量多承担一些份额,也有一定合理性。让那些专家们轻易不敢为政府“没钱”做辩护,虽然有那么点“民粹”,但它有情理上的逻辑。毕竟民众想享受免费医疗,这种愿望放到时代进程中去看不仅正当,而且它应当是中国社会前方的灯塔。

贸然与舆论顶嘴应准备付出代价。但问题是,中国财政给医保无限制输血有可能真的撑不住。这个事实很不招人喜欢,没脸见人,经常自己就知道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它最终藏不住。一些人担心,它有一天会轰然砸到我们头上,让所有人不知所措。

国家财政就那么多,能够分出来补贴医保的那一块不可能无限增加。国人要掏一部分自己的钱就医,国家补贴另一部分,成为我们这个超大型发展中社会的现实选择。这些年国家补贴的比例越来越高,在前几年财政宽裕的时候尚能勉强为之。这两年财政收入增加缓慢,问题就严峻起来。

国家绝大部分财政收入来自税收,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和医疗技术进步导致的额外费用增加,政府要想维持补贴医保的猛增趋势,通常只能强增税收。如果税源枯竭,就需大幅增加赤字。众所周知,这些都会从其他角度伤害公众的利益,损害民生。

有人提出,政府可以通过改革优化医疗领域的资源配置,用其效果抵消医保费用的增加部分。这的确应当是政府的努力方向之一,但实事求是说,它的效益空间是有限的。一些学者对它做了夸张和神化。比如公费报销导致药品浪费,这个问题中国在几十年里想各种办法试图解决,收获了不少效果,但要让它成为解决医保资金缺口的一个关键因素,显然不现实。

中国医保的覆盖范围和含金量在新世纪以来都有了长足进展,中国因此同大量发展中国家拉开了距离。通过深化改革让社会和国家尽量多承担一些,这是我们长期努力的目标。但中国的财力远不足以把我们送入“福利社会”,我们需要冷静,不跟自己较劲,也不跟自己玩“朝三暮四”游戏。我们需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因医保而生的种种问题。

原标题:社评:医保,因“政治正确性”很难碰的话题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