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能游离祖国之外
来源:大公网 2016/01/12 10:54:23 作者:马超
字号:AA+

导读: 反对派忽视宗主国的存在,公然叫嚣归属权,不惜以香港的混乱为代价,通过策划一系列政治活动,私下捞取政治资本,满足一己私欲,这是违背和滥用“一国两制”。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赴京述职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时强调,近年来,香港“一国两制”实践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两点,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正确方向前进。字字句句中流露的,不仅是对香港当下现实的期望,更为香港的未来特别是为“一国两制”的坚定和准确执行提出了新的航向标。返港的梁振英表示此次述职之行“有成效”。成效彰显在种种细节当中,更显现在中央的未来期许中。告诫我们的是,中央应对新情况,绝不允许香港有分离主义倾向,也绝不允许香港游离祖国之外。

引起港媒高度关注的一个细节是述职时的座位安排,由此前的“平起平坐”到如今的“靠边坐”,这引起舆论轩然大波,有“一国两制有主次,一张桌子见端倪”的评论。有反对派人士对于述职位置的变化莫名惊诧,可笑的谓矮化香港。可是,所谓述职,语出《孟子.梁惠王下》,现泛指低级干部向上级干部进行工作汇报,英语亦意即如此。而“平起平坐”的局面,大多出现于外交场合中,不是处理内政而是外事会晤。述职本就不应当只是流于外事礼节的形式,恰恰是座位的变化,说明中央更加重视对港政策。从走形式到谈实际,“一国两制”变得更加务实。中央是要以更严肃、更认真的态度对待香港出现的新情况。

回归初期,中央为了避免矛盾激化,给香港足够多的空间。但是,近一年多的香港现状,从“佔中”到政改未通过;从政治理性每况愈下到经济下降雪上加霜;从反内地客到去大陆化。面对中央对港政策的一再忍让和宽松,反对派表现出的却是和中央离心离德,而且一再变本加厉,甚至公然叫嚣“港独”,挑战“一国两制”,挑战中央权威。为了不影响特区稳定和各界对港信心,此时,中央强调“一国两制”不走样,强调坚定不移,是要回归到香港主权回归的本源,回归到中央主导的“一国两制”,回归到中央认可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央领导与香港行政长官坐到长桌前,回归到会议室,共同议政,一齐研究如何更好地治理香港,体现出对港政策变得更加重要。

习近平讲话中,还透露了中央更加坚定治理香港的态度。香港回归前,英国作为殖民国家,对香港实行高度的殖民管治。“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阶级管理办法,让社会处于高度的被服从与服从的关系。心理学上讲的“抽离式综合症”,某种程度上验证了香港社会对于殖民统治的高度依恋,这被某些学者称为港人的恋殖情怀。

回归祖国后,“一国两制”给予香港高度自治权,但是高度自治不能凌驾于隶属关系,足够多的空间险些让反对派将香港游离出祖国,这有悖于“一国两制”的“一国”。

否定人大通过的政改方案,有人称是“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人要去大陆化,还辩称,这是拥护国家不是去中国化。他们是以抽象的肯定来具体的否定与内地、与祖国的关系。反对派知道,香港没有独立的条件和可能,他们想以另外一种切割内地、游离祖国之外的形式,寻找自己的独立存在空间。这是一种挑战“一国两制”的新情况。

“一国两制”中的“一国”与“两制”是有机的统一体。一个国家的内政,如果给予足够多的空间不见应有效果,那么则应当换个思路换个方式换个角度。如果“一国两制”,反对派歪解曲解误解“两制”,误入歧途,用极端的行为去绑架“一国”,更有甚者,试图以政治恐怖主义的方式撕票。

反对派忽视宗主国的存在,公然叫嚣归属权,不惜以香港的混乱为代价,通过策划一系列政治活动,私下捞取政治资本,满足一己私欲,这是违背和滥用“一国两制”。

香港优势被蹉跎成香港颓势,香港回归至今政策和执行,已经到了不调不行的阶段。而此次述职正好印证了中央对港政策调整的态度和决心以及方向。站在历史观和大局观的高度上,想让香港的明天变得更好,就更应当坚定“一国两制”。经过政改受挫一役,中央不会就此放任香港反对派为所欲为,也不会接受香港游离祖国之外的任何言论和行为。在一些人看来,香港回归祖国,就应该有一个回归的样子,香港要融入祖国发展的一体之中,而绝不能游离祖国之外。(作者是香港学者)

原标题:马超:香港不能游离祖国之外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