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巨变中的希望与挑战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6/01/15 09:07:23 作者:宋清润
字号:AA+

导读: 大选后的缅甸又迎来了新的发展希望,然而,很多缅甸人仍引用民间谚语“16000个问题”来形容国家难题多、新政府挑战多的局面。一些国际媒体也认为,昂山素季和民盟未来若执政,也会追求独立的外交政策,不会与美国、日本等“结盟”而制衡中国。

大选后的缅甸又迎来了新的发展希望,然而,很多缅甸人仍引用民间谚语“16000个问题”来形容国家难题多、新政府挑战多的局面。同时,缅甸变局之下,有着传统“胞波”(兄弟姐妹)情谊的中缅友好关系是否会“更上一层楼”?

2015年11月20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了8日大选的正式结果,除了军人在联邦及省邦议会25%的固定议席外,民盟赢得了其他75%的选举议席的约8成,在联邦议会人民院和民族院均占据半数以上席位,在大多数省邦议会也占据多数席位,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有望执政,这是1962年3月军人或其扶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执政以来首次丢掉执政权。

巨变后的希望

笔者这次访缅亲身感受到,民盟确实也在积极准备从在野党向执政党转变。第一,正在总部旁新盖办公大楼,因为现在总部大楼只有两层,破旧拥挤。新大楼盖好后,每个部门都会分到几间办公室,便于民盟中央党部更好地治国理政。第二,民盟执政需要全方位智力支持,要加强智库建设,其智库原先注重国内与选举工作,要扩充建设国际问题研究部门,组建研究中国的部门。第三,昂山素季要求民盟议员候选人采取公布财产等措施,选后建立“清廉政府”,尽快培训民盟新议员学习宪法、党纲等政治知识,要求民盟成员在面对执政时“纪律严明”,要求新当选议员不要瞄着部长位子,而是服务民众和国家。民盟将建立“监管委员会”,未来有任何违法行为将受到严惩。第四,民盟高层在政治上理性、务实了很多。他们表示,国家事务纷繁复杂,民盟竞选时提出了“改变”的口号,执政后要采取修改《外国投资法》等措施来发展国家,但也要让民众明白“改变是需要时间的”,绝非朝夕之功,而且,民盟高层已经意识到,剧烈改变现有利益格局会产生新的问题,需要稳妥处理各种利益关系。

缅甸仍有16000个问题?

缅甸国内选前担心的大选会不公正、民盟赢了会引发军人干政等问题并未出现,反而是主要利益攸关方展示出了和解合作的诚意,联合政府也为国家带来了新的希望。缅甸是个国情复杂的国家,民盟是个无执政经验的政党,未来的执政路比数月的竞选活动要漫长得多、困难得多,国家未来发展任重道远。缅甸人近日仍经常用谚语“16000个问题”来形容缅甸未来面临的问题。

第一,民盟内部很多人是否会因为没有获得执政收益而失望?民盟很多人面对着极大的执政收益,即便高层理性,但很多民盟成员认为自己为缅甸民主奋斗了多年,好不容易民盟要执政了,却发现并未得到预期的政治经济利益,未在新政府获得理想位置。而且,一些党外人、社会精英反而会成为政府高官。民盟党内是否因为“蛋糕分配不均”而发生内部矛盾?凝聚力反而不如选举前强?

第二,那些热情支持民盟的选民是否会对民盟失望?民盟执政的蜜月期会多长,半年,一年,还是两年?笔者了解到,很多选民寄予民盟的期望值太高,有些选民就认为,他们选民盟执政,国家很快就会发展起来,或者很快就会有工作干,或者工资会很快涨上去,有些人甚至可能希望民盟新政府能迅速打破军人集团的庞大利益,等等。百姓对民盟期望过高,而民盟委实缺乏足够治国人才,能否组建一个务实、高效的治国理政队伍,尚存疑问。

第三,民盟能否处理好几大敏感、复杂的社会问题?建立“清廉政府”而推进反腐败的速度与范围?民盟新政府如何迅速解决绵延数十年的民族地区冲突问题?如何搞好与军人的关系?是否还要推动修宪?修宪又会触及到军人多少核心利益?这些重大问题若处理不好,则会引发社会和政治乱局。

中缅关系:明天会更好

昂山素季和民盟与西方关系密切,民盟未来若执政必然积极发展与西方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缅甸就会倒向西方,也不会像有些国家那样配合美国在中国周边挑起事端,其总体会延续缅甸长期以来的“大国平衡外交”策略,争取最大的国家利益。因为,缅甸是中南半岛国土面积第二大国家,封建时期曾是地区强国,但近现代又遭受英、日殖民统治,其民族主义情绪强烈,高度防范大国控制。缅甸上世纪50年代与中国、印度等共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抵制美苏两大阵营的威逼利诱,独立自主,不“选边站队”。从缅甸历史发展、民主主义情绪、外交原则等因素综合分析看,昂山素季和民盟执政首先是维护缅甸国家利益,对美国未必完全言听计从,不会让美西方国家主导缅甸发展。一些国际媒体也认为,昂山素季和民盟未来若执政,也会追求独立的外交政策,不会与美国、日本等“结盟”而制衡中国。

昂山素季家族与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友谊,对华总体友好。昂山素季母亲杜庆芝与周恩来、宋庆龄、邓颖超等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友谊深厚。昂山素季幼时常随其母赴中国驻缅使馆参加中缅友好活动,并曾获赠一套儿童旗袍,留下了关于中国的最初美好记忆,至今她仍珍藏着这个礼物。她近年来致力于推动中缅友好关系。如2013年初,她领导的莱比塘铜矿事件调查委员会认为该项目并非存在严重问题,改进后可继续推进。2015年6月,她率团访华,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她表示,“缅中是邻居,而邻居不可选择,致力于两国友好关系发展至关重要。民盟重视缅中友好,钦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希望通过此访深化两党关系,推动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向前发展。”大选后的2015年11月17日,昂山素季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缅甸将继续执行与所有国家友好相处的外交政策,更加重视与邻国的关系,继续奉行对华友好政策。而且,笔者近期访缅期间接触的缅甸民盟高层、学者、媒体人都认为中缅“胞波”情谊将继续密切发展,他们非常关注中国发展和中缅关系,经常看中国央视英语频道,《环球时报》英文版等英文媒体,几家智库和大学要增加研究中国的人员,仰光大学希望有中国老师去讲授中国外交的课程,希望多到中国访问交流。

但中缅关系未来也存些许隐忧。第一,缅甸民间反对前军政府的情绪滋长,一些人提出重新审核前军政府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这些非理性民意会否迫使缅甸新政府做出相应举措?会否影响中缅经济合作?第二,民盟若执政,美国或解除大部分对缅制裁,整个西方世界也会以增加对缅投资和援助,以优惠政策扩大进口缅产品等方式支持缅甸新政府,会派出更多顾问指导缅甸制定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因此,西方对缅的经济、社会影响力会迅速而全面地扩大,势必会对中缅全方位合作形成更强有力的竞争,乃至挤压。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

原标题:缅甸巨变中的希望与挑战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