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油气 : 乱局中的投机客
来源:能源 2016/01/21 09:18:07 作者:李汜
字号:AA+

导读: 从土俄冲突发生至今,油价已经出现了四次小反弹,这种避险的行为是否仍将继续,土耳其的态度至关重要。而在土与ISIS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中,石油资源、石油企业和石油贸易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资源禀赋决定了土耳其及三家“国字头”的油气企业,永远无法像来自美国、俄罗斯、中国和沙特的石油大佬那样,成为石油舞台的主角,但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东西交汇的文化底蕴,使它总是能够获得足够的戏码,以搅局者身份吸引各方关注。

一场原本已经毫无悬念的油价下跌大戏,却因为土耳其一个动作而峰回路转,只不过,它用了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

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的一架SU-24型战斗机在叙利亚边境被土耳其击落,战机上的两名飞行员也在跳伞后遭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射杀。消息发布后,由于担心两国冲突扩大,国际油价快速走高,Brent和WTI日内涨幅超过3%。

从土俄冲突发生至今,油价已经出现了四次小反弹,这种避险的行为是否仍将继续,土耳其的态度至关重要。而在土与ISIS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中,石油资源、石油企业和石油贸易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出色配角

从油气资源禀赋来看,土耳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角色,根据2014年数据,本国的石油和天然气消费量分别仅占全球总量的0.8%和1.4%,61000桶/日的石油产量和19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产量,也分别只能满足国内需求的13%和1%而已。

于是,土耳其对周边海域蕴含的丰富油气资源产生了浓厚兴趣,它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土耳其国家石油公司(TPAO)与多家国外石油公司合作,共同开发海上资源。

过去8年间,TPAO分别与BP(黑海东部)、巴西石油公司(黑海中西部、克尔克拉雷利省和锡诺普省)、埃克森美孚(锡诺普省北部黑海海域)、雪佛龙(黑海西部)、壳牌(安塔利亚省南部海域)签订了海上勘探开发协议。

虽然投入力度空前,但海上勘探并不顺利:一方面,部分区块勘测数据不佳导致项目搁浅;另一方面,这种扩张性的勘探开发活动引起了希腊、塞浦路斯等爱琴海、黑海大陆架海域邻国的不满——希腊以爱琴海的领海主权为由,抗议TPAO在该处作业,而希腊族领导的塞浦路斯政府则更为强硬,通过抢先开采海上油气资源,以实际行动体现决不让步的态度。

从市场定位来看,土耳其又是欧亚大陆油气市场一个不可或缺的配角。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不仅毗邻中亚、中东、俄罗斯等油气出口大户,而且占据了欧洲和泛大西洋国家油气进口路径的咽喉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博斯普鲁斯海峡水道和达达尼尔海峡航线,是俄罗斯与里海原油的船。

中英土尔其.JPG

土耳其能源需求和进口情况运生命线,每天都有近210万桶原油和70万桶成品油经过这两条航线运往欧洲市场。

而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原油管道和北伊拉克-杰伊汉原油管道,则把伊拉克和阿塞拜疆这两个原油出口国的主要区块与土耳其杰伊汉港相连。仅2014年,杰伊汉港就装卸了超过65万桶/日的里海原油,以及超过13万桶/日的伊拉克原油,其中绝大部分销往欧洲。

本国石油工业虽然并不如何出彩,但依靠天时地利,土耳其仍然能够成功地在过去几十年的全球油气盛宴里分得一杯羹。

混沌平衡

要理解为什么土耳其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配角,就不能不看一下土耳其独特的民族文化。土耳其国内的居民99%信奉伊斯兰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穆斯林国家,但与中东、中亚等具有“非黑即白”思维模式的伊斯兰教国家不同,土耳其不强制国民使用阿拉伯文书写,不要求人们去清真寺,也不强迫女性戴头巾、穿黑袍,因此被正统的伊斯兰教徒视为异类。

这种“混沌平衡”状态贯穿了土耳其的方方面面,本国油气行业也不例外。上文提到的土耳其国家石油公司(TPAO)把持着国内的上游油气资源,不仅原油产量占据全国总量73%的绝对优势(约3.4万桶/日),而且对上游资源拥有独家勘探开发权,任何国外公司对上游活动的参与,都要通过与TPAO成立的合资公司来实现。

中游环节除了BTC和伊拉克-杰伊汉管道以外,库尔德地方政府也在2013年建成了一条支线管道,从原油过境运输中分得了一杯羹。

在下游环节,土耳其共有6座炼油厂,炼油能力合计66.3万桶/日。

Tüpra是国内的炼油行业龙头,拥有4座炼油厂,炼油能力达到全国总量的85%,并且拥有全国59%的石油库存。该公司曾经是完全国有的,但在2005年以后,科威特-壳牌合资公司购得了该公司51%的股权,另外49%的股权则被公开交易。

土耳其天然气行业相对较为精简,虽然采取公开竞争的市场机制,但实际上几乎全部由采用垂直一体化运营模式的土耳其国有石油管道公司(BOTA)把控。该公司拥有土耳其80%的天然气进口份额,负责建设和运营国内天然气管道,并且控制着销售市场和出口市场。

同样,长期的动荡与传承,土耳其逐渐形成了政治和外交活动中利益至上的信条,并且沿用于该国的能源战略决策上。例如,土耳其虽然与本国境内的库尔德反政府武装频频发生暴力冲突,却对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政权保持暧昧的态度,因为该政权掌握了大量的石油资源,与它维持良好关系,可以使土耳其获得大笔的石油过境费——近期土耳其武装人员擅自越境进入伊拉克北部,被土耳其军方解释为“帮助当地的库尔德武装人员进行培训,以便与‘伊斯兰国(ISIS)’作战”,也确实符合该国的利益取向。

即使是面对树敌无数的ISIS,土耳其政府的立场也同样模糊不清,其中的玄机要牵涉到土耳其与叙利亚的石油贸易。ISIS还没有在全球兴风作浪的时候,从叙利亚到土耳其的石油走私贸易就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由于叙利亚大力补贴油价,走私贸易链条的各个环节都有赚取差价的机会,土耳其从中获利丰厚自不必说。

ISIS控制幼发拉底河谷地的大量石油产业以后,占领区内产出的原油需要经过更多的环节才能送到用户手上,土耳其当然没有不参与的理由,这其中甚至不排除该国政、商界人士涉足的可能性。

继续投机

在全球达成打击ISIS共识的前提下,土耳其在俄罗斯战机空袭ISIS武装分子时将其击落,于情于理都难以获得世界各国的公开支持,如果不是经济利益驱使,土耳其断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敏感时期挑起事端,并在事件发生以后仍然维持强硬姿态。

ISIS的主要占领区位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土耳其每年从这两个国家进口的原油达到了本国总量的53%。据《金融时报》统计,ISIS目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掌握的石油产量分别达到10%和60%,合计日产量为3.4~4万桶,以最低20美元/桶的价格售出,按迪拜原油33.8美元/桶的年内最低价来计算,还有69%的利润空间。

这部分原油除了就地出售给油贩子,用于控制区内的小型炼油厂加工处理以外,还会通过黑市偷卖到土耳其——从投资回报率来看,从ISIS的原油黑市交易中赚取差价,无疑是比大多数合法贸易活动都更加有利可图的买卖。

自从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以后,俄土关系日趋紧张,丝毫没有和解之意。如果矛盾进一步激化,未来的油价走势将成为双方成败的一大关键。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三流经济、二流政治、一流军事的实力架构,使作为能源出口大国的俄罗斯对油价一直保持高度依赖。而土耳其作为一个石油掮客,只要有价差就可以获利,做的是雁过拔毛的买卖,无论油价高低,只要石油市场还没有崩溃,就能财源不断。

在2015年12月5日的OPEC会议中,沙特等成员国宣称石油产量不减反增,随后布伦特油价应声跌破40美元,在下行通道中加速滑落。眼看油价还没等到美联储宣布加息,就提前进入新一轮的寻底过程,高盛等金融机构不得不纷纷调低2016年的预测值——基于上面的分析,局面显然对土耳其更加有利。

土耳其虽然有3%的原油和57%的天然气依靠俄罗斯供给,但随着油气价格屡创新低,双方出于各自的核心利益,都颇有默契地绕开了油气贸易这一“常规”制裁武器。

如今全球经济低迷、恐怖主义不断兴风作浪、大国博弈日趋激烈,做惯了投机者的土耳其,正是看准了在当前云诡波谲的国际形势下,稍有逾矩也不至于让自己伤筋动骨,才敢于四面出击,尝试在石油贸易中攫取更大的利益,全球油气市场的前景越是扑朔迷离,土耳其就越是如鱼得水,更加坚决地把“搅局”进行到底。

原标题:土耳其油气 : 乱局中的投机客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