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琼崖潜伏英雄:扮神棍探军情 运电台摆平法巡捕
来源:海南日报 2016/01/21 10:11:22
字号:AA+

导读: 在长达数年的“潜伏”岁月里,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以茶店、书店、鞋店等经营方式作为掩护,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暗中开展革命工作,运送物资、传递讯息、收集情报,在敌统心脏地区开展惊心动魄的工作。他们是中国革命真正的无名英雄。

解密琼崖红色档案

由已故党员苏发皇等人口述的“地下工作”档案资料,多少个风雨岁月过去之后,在海南老一辈党史工作者的眼中,依然弥足珍贵。在经历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从事过党的地下工作的革命者,只有少数人能够幸存下来。

在长达数年的“潜伏”岁月里,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以茶店、书店、鞋店等经营方式作为掩护,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暗中开展革命工作,运送物资、传递讯息、收集情报,在敌统心脏地区开展惊心动魄的工作。他们是中国革命真正的无名英雄。

由已故党员苏发皇等人口述的“地下工作”档案资料,多少个风雨岁月过去之后,在海南老一辈党史工作者的眼中,依然弥足珍贵。在经历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从事过党的地下工作的革命者,只有少数人能够幸存下来。海南党史专家、原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邢诒孔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就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打入敌占区、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革命人士进行了梳理和解读。

邢诒孔说,根据1982年广东省民政厅整理编写的革命烈士英名录中记载,琼崖地下交通英烈总计1016人,地下交通、情报、联络是我们党在民主革命时期革命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实际为这段斗争历史而牺牲的革命英烈远不止这个数字。在长达数年的“潜伏”岁月里,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以茶店、书店、鞋店等经营方式作为掩护,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暗中开展革命工作,运送物资、传递讯息、收集情报,在敌统心脏地区开展惊心动魄的工作。他们出生入死,历尽艰辛,是中国革命真正的无名英雄。

苏发皇:探军情 装“神棍”送情报

苏发皇(海口苍西人),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40年起做联络员工作,受党的委派,打入敌人内部,当过伪维持会副会长、伪政府保长等。

1940年的一天,日寇派重兵对苍东、苍西两村进行大扫荡,村民苏连诗等多人被杀死,庄思敬、庄连禄被抓,押到了府城的琼海中学的坡地上,用刺刀剖腹致死。

这一年,吴克之(琼崖抗日革命领袖之一)带领的一支队伍有几千人在羊山地区活动,日敌知道后,便进行封锁,发现有群众上山,抓着必杀,前方也因此缺少粮草。

苏发皇想尽一切办法,为被困在山上的部队送粮。有一次,他以当地风俗为掩护,10多人扮演成迎亲的架势到昌应村接亲。其中,有几个人挑米,米的上面放着大饼,还有几个吹吹打打的。苏发皇刚到羊山路口就遇上了敌人。日军先把大家集中起来,接着问“你们要上哪里去?”,苏发皇回答“要到昌应村去接新娘”。敌人吓唬说,“谁是新郎官,快站出来,不然就杀头!”之前没有商量,迫在眉睫的关头,苏发皇挺身站出,自告奋勇称自己是“新郎”,苏发皇以为这样就可以放走大家了,不料,反而被敌人重重打了几巴掌,尽管如此,苏发皇最终还是成功通过了敌人关卡,将粮食送到羊山。

解放战争时期,苏发皇依然承担着繁重的地下工作任务。1947年大部队调回羊山,仅有一个中队加一个小队100多人驻扎苍东。一天夜里,一位群众来苍西村报告苏发皇,说敌军已经包围了苍东村,必须设法通知部队赶快撤离。

苏发皇曾做过“斋公公”,就借着这个身份,手里拿着一本迷信册子出村了。他从狗洞出进的荆棘丛中钻进了苍东村,将情况报告给了部队,部队迅速撤离了村庄。敌人很快发现了,一把劈开了村门,冲进了村里,苏发皇离开村庄显然已经不可能了。他急中生智,赶快转身回到一个村民家中,在他家正堂的神台前,把剩下的干饭捏成饭团摆放在神台上,然后烧香、点烛、作揖、跪拜,装扮成朝拜神灵的模样。即便这样,敌人进屋搜查后还是把苏发皇绑了起来,无论苏发皇怎样解释自己是做“斋公公”的,敌人都不理会,把他吊起来用乱棍毒打。

而在受刑时,苏发皇沉着冷静地周旋。敌人怀疑地问:“你说你做‘斋公公’,念一段出来听听!”苏发皇很快流利地念了出来。敌人仍恼羞,又对苏发皇劈头盖脸一顿毒打,后因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最后把苏发皇放了。

陈香钊:“地下航线”为琼崖运回军用物资

陈香钊(文昌东阁人)曾于1938年底在英国伦敦参加了一次工人大罢工,而被英国政府当作共产党遣送回到新加坡,不久,陈香钊从新加坡回到了香港。当时,香港各界都在掀起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陈香钊对日本侵略者感到极大的仇恨,对同胞无限同情。他加入到“余闲乐社”(海员俱乐部),在“余闲乐社”的领导下,给予同胞经济救济,援助琼崖抗日队伍,于194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由于从香港、澳门转运的物资大多数是军用物资,敌人检查严密,因此,经过多方商议,当时琼崖抗日武装队伍决定在湛江寻找一个可靠的收货点,以收货点的名义经商,去香港、澳门购运货物,并以一般货物做掩护帮助运输军用物资。陈香钊于是从香港赶到湛江,几番寻找,找到了当时的进步人士、“裕泰行”经理黄守绪,他思想进步很爽快地答应了。第一次,陈香钊将一批雷管、铜片、药品运回琼崖,把这些物资藏到了鱼肚里,混过了敌人的检查,运抵了湛江“裕泰行”,然后由湛江办事处负责转运回琼崖独立队总部。香港、澳门、湛江这条“地下航线”,为琼崖抗日队伍运送了大批的军用物资,这条“地下航线”一直活动到1941年香港沦陷为止。

1941年,陈香钊回到琼崖,分配到总队部当庶务长(供给科员),负责购买军用物资。有一次,日军将一艘运货船打沉了,船上橡胶都漂浮到铺前、翁田沿海一带海面,陈香钊组织人打捞出来准备销往湛江,结果货物还没售出就被伪公安局长发现,将货物没收。后来,陈香钊和黄守绪商量许久,决定一同出面,找到伪公安局长的哥哥詹松年,因为过去黄守绪曾跟詹松年有过生意往来,通过一番活动,陈香钊和黄守绪才将货物拉了出来。不过,因为有詹松年的这层关系,伪公安局长向陈香钊二人道了歉,还在南天酒店请吃了顿饭。

苏君育:冒险穿越封锁线运送电台

1939年海南岛沦陷,为了支援琼崖抗日斗争,琼崖特委和琼崖抗日游击独立总队指示,要在徐闻建立一条琼崖至广州湾的地下交通联络线。琼崖驻广州湾办事处负责人是谢李森、张刚等人,他们到徐闻沿海和县城一带巡察地形,拟定计划后,于1940年1月在琼山龙塘墟建立以“良友茶店”为中心的地下交通联络站,还在锦山、打银、海仔等地设立分站,负责护送来往人员和转运物资到琼崖,苏君育当时就负责茶店的经营业务和外勤工作。

当时运输的物资,都是以“南洋华侨救济会”的名义,多数是军用被服、生活用品等。但有一次,苏君育他们运送了一部大型电台。这部200多公斤重的大器材如何运抵的?据苏君育回忆,当时他们雇佣了大塘村唐国珍的船来承运,将电台拆分,一部分用木箱装钉先藏在海边石洞里,另一些装在紫红色的皮箱里,藏放在村民家中。

藏了没有几天,这部电台就由小帆船沿海岸向东场港运去打银站。当时有几位同志乘坐小船一起过去。但是,这部大型电台在西营交货时,曾被法帝巡捕拦截住,当时负责接收货物的谢李森有些不知所措,而同行的吴必兴挺身而出,对法帝巡捕说这是新式农具,买回琼崖办农场用的,又掏了钱给巡捕当“饮茶费”,才得以被放行脱险。

由于这条交通线人员往来多,转运货物频繁,路线很长,1941年8月暴露,国民党县府派兵封闭了“良友茶店”,追捕苏君育,并且扣押了他新婚的妻子和堂弟苏君瑞,后经多方营救才被放出狱。茶店被查封后,这条交通线从此断了,至1948年间敌军盘踞龙塘墟,拆去了茶店全部门板做炮垒,1949年放火烧光了茶店。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