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兴凯湖畔梦里再次与你重逢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2016/01/27 11:32:42 作者:43团机炮连 张群益
字号:AA+

导读: 我从北大荒之情网择取了几张照片,因为看到它就想起了那个年代和那个年代里的我们。由于才十七岁,又是女孩子,连队特意叮嘱了比我大些的知青,一定要把我安全送到,再安全带回来。

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说,从一个大城市心血来潮地奔了几千里之外的东北边疆,还不能完全用那些革命词句来往自己脸上贴金,更多的还是很想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因为看到电影里描述的那些农村生活是我们从没接触过,更带着几分新鲜感和好奇心理。尤其在那个很单纯的年代,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也是件很光荣和自豪的事。

十六岁的我就是在那种到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的一九六九年,到处喊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口号下,踏上了东北那块黑土地的。我算是很幸运的,新兵排生活一结束就被分到了机炮连。

记得当时发给我们女战士的军装是三个钮扣还有点收腰那种老式军装。刚走出校门的我,穿上那身军装还显得有些肥大,也许是我长得太单薄了。记得登记服装号码时,连领导笑着说领大一号码的吧,肯定还会长个呢。

在那里,我们完全是部队式教育,当然更没有人再把你当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看待。第一个人生考验便是那北大荒冰天雪地的严寒气候,而且一年要有大半年在这种季节中度过。

那时,即使你任性的想离开那里也是不可能的。两年一次探亲假,仅二十四天。记得,母亲实在太想我了,因为还不到两年,于是大姐给连队写去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我忘记了,但连队还是批准了我回家探亲的请求。

由于才十七岁,又是女孩子,连队特意叮嘱了比我大些的知青,一定要把我安全送到,再安全带回来。

想想那时离家太早,一下火车就傻眼了,呆呆的站了好久,竟然不知要坐几路车回家了。才不到两年的功夫。北京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回到母亲身边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二天,但我却突然对这座城市感到了陌生。我很想快点回到连队去。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在东北虽然很苦,趟着到膝盖那么深的雪去湖岗打苇子,在冻得无比坚硬的土地上打冻方,爬在厚厚的雪地上搞训练......这些经历确实在我一生中难以忘怀。

那时只要听说连队晚上放电影,别提有多兴奋了。在那种除了信件搭起和城市往来之外,一切都是封闭的。

所以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单纯,生活磨练了我们。尽管后来大家都通过不同渠道返回了城市,但那段美丽的青春却留在了那个年代。

几十年后,战友们再回忆起当年的一些人和事,依旧记忆犹新,不肯忘怀,有苦有乐五味杂陈。尤其难忘在冰冷刺骨的水田中插秧,顶着西北风吃着冻馒头打苇子时的情景。要回忆的太多太多了。看到这几幅很有代表意义的图片,便会由内心发出一种感慨。

当那段日子已变成经历时,它同时也是我们一代知青的精神财富,至少它教会了我们如何变得更坚强,更独立,让我们懂得那片黑土地是充满感情的。那美丽的兴凯湖畔曾留下了我们成长的印足,不管我今生是否还能拥入你的怀抱,至少我会在梦里再次与你重逢。

原标题:抹不去的记忆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