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张爱萍率部洪泽湖剿匪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6/01/27 15:01:55 作者:汤道言
字号:AA+

导读: 为了配合江南新四军渡江北上,张爱萍奉命率主力东进开辟淮海根据地。罗炳辉的5支队亦同时向洪泽湖以东的淮阴、淮安、宝应挺进。而盘踞在洪泽湖上的顽伪和土匪势力,趁我主力部队东进和日伪对皖东北扫荡之机,对根据地猖狂捣乱。匪患之重,引起根据地人民的极大愤怒。

1940年8月,张爱萍同志被任命为八路军第5纵队第3支队司令员。

为了配合江南新四军渡江北上,张爱萍奉命率主力东进开辟淮海根据地。罗炳辉的5支队亦同时向洪泽湖以东的淮阴、淮安、宝应挺进。而盘踞在洪泽湖上的顽伪和土匪势力,趁我主力部队东进和日伪对皖东北扫荡之机,对根据地猖狂捣乱。匪患之重,引起根据地人民的极大愤怒。

一场剿匪战斗就此打响。

根据地里的暗礁必须铲除

淮海根据地建立后,张爱萍率3支队又回师皖东北。青阳战斗以后,不断向四面扩大战果,淮北路东根据地很快恢复,成子湖、安河、临淮、管鲍沿湖一带基层政权进一步稳固,湖东蒋坝、高良涧、顺河集等滨湖地区亦被五旅解放,只有老子山、盱眙沿淮一带被日伪控制。

位于淮南、淮北两块根据地中间约3000平方公里的洪泽湖,却长期被几股武装土匪所占据,百里草滩、万顷芦荡,成为匪徒们作恶的巢穴。百姓称之为“满湖鱼虾,满湖匪霸”。从清末以来多次剿而不灭,危害周围十多个县。

湖匪魏友三被收编当了顽军军官。湖上较大的匪帮还有高铸九,自称“九路军”,手下有100多人,30多条枪,20条钢板划子(一种改装船),是地头蛇又是伪军。统一战线时是乡长,后来投降了日本鬼子,专与新四军和民主政府作对。

陈佩华是一股实力较大的土匪,又是顽军首领,号称独立支队,有300多人,百十条枪,阴险狠毒,是打着顽军旗号的伪军,有三四十条钢板划子和木船队,有时还利用渔民的鸭枪队为他卖命。另外还有安河口的孙乃香、溧湖的陈子瑾、剪草沟的宋三推子等几股小土匪,也时常四处活动,趁火打劫。这批千人左右的乌合之众,都没有军饷,经常上岸抢粮食物资,绑架肉票,杀人放火,他们控制湖面,隔断了根据地的交通联系。

当时正是彭雪枫6支队在路西反顽斗争最紧张的时刻,需要有个安全的后方。洪泽湖本应是抗日游击战争的依托和根据地之间的安全地带,湖匪却成为根据地“内海中的暗礁”,成为抗战的一大障碍。只有平定湖上的匪乱,才能使江淮根据地联成一片,取得抗日战争的不断胜利。

但是,消灭这批武装土匪,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芦荡里匪窟又很隐蔽,不像陆上土圩子那么好打,他们公开叫嚣“九路军不怕八路军,八路军是旱鸭子,不敢到湖上动我们一根毫毛”。

把“旱鸭子”变成水兵

摆在剿匪战斗部队面前的有三个问题:第一是3支队能不能解决全部围歼问题。新四军领导已批准作战方案,5支队5旅作外线防卫;第二是战船问题;第三是新四军惯于陆上作战,不识水性,多数人不会游泳,更没有水上作战先例和经验,所以敌人才敢狂言。

淮北根据地受到湖匪骚扰时曾把七团从前线调下来,在洪泽湖沿岸剿匪,也只能像捉迷藏一样,一打他就下水,部队一走他们又窜上岸捣乱。按敌我情况分析,战斗只有很短时间,问题不在于战斗实施,而在于作战准备,主要问题是把陆军变成水军,把渔船变成战船。在部队中广泛研究,首先是克服不能下水的畏难情绪。1941年3月底4月初就组织下水游泳训练,要求不高,掉下水不沉底或者能浮起来就行了,后面有救护船跟随。在渔民帮助下战士们很快掌握游泳技术,有的还能持枪泅渡。

战船问题得到渔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大家都担心战时船被打漏沉了怎么办,通过进行操作实验给大家看,用泥坯子像砌泥墙一样,把船里侧糊起来,把船放到百米以外,一齐对船开枪射击,打进去的子弹出不来,弹孔也不漏水,都被浸湿的泥坯子堵住了,子弹和水都进不去。部队还搞了一条糊上泥的大船划到湖上,敌人发现目标放了很多枪,都没把船打沉,也没伤着一个同志。没有钢板,就在船的首尾垒起沙袋作为射击掩体。但是,土坯、沙袋很重,船负荷太大,速度慢又不适合水上战斗,于是战斗连队全用小船,不用泥糊。以细小的沙袋作掩体,训练后,绝大部分战士学会划船,每人配一只桨作为战斗准备。

针对敌人说我们是旱鸭子不敢下水的说法,部队将计就计地在群众中制造舆论:“我们不敢下水,他们也不敢上岸”,“我们不会水,就等他们上岸再打”等等,隐藏在群众中的坏分子就偷偷把这些告诉敌人。当时还抓到敌人派上岸来侦察的一个匪班长,审讯时对他说:“我们下不了水,但是你们上岸破坏我们根据地,我们就消灭你们。”他被放回去后,敌人听到了他的“实况侦察”汇报,确实起到了麻痹作用,敌营有些放心了,就集中在高良涧以西湖面上。每天都有10多条钢板划子巡逻防卫,匪徒们潜伏不动了。

一战告捷

4月底,一切都准备好了,根据陈毅批示,水上战斗由3支队承担,速战速决,25团和警卫执行主攻任务。2师5旅以一个团的兵力,担任湖东蒋坝、高良涧、顺河一线警戒。地方武装在管鲍套子把守,临战时,主要港口、码头实行戒严,防止敌人逃跑。战斗动员时,很多渔民青年报名参战,每船一两人帮助操桨。不少渔民在岸边结芦为舍,腾出船来做战船。有的渔家女孩也报名参加救护和掌舵。

编队时大家按分工不同,给战船起了海军的名字,担任冲锋任务的小船叫“驱逐舰”、“冲锋艇”,放重机枪和迫击炮的大船叫“炮舰”,把救护船叫“救生艇”,张爱萍指挥部的船被叫作“指挥舰”。战斗旗语和夜晚信号灯都作了统一。

5月3日拂晓发起总攻,担任主攻任务的是25团,沙风、李浩然带一个营从成子湖北向东南进军,主力在顾寒星率领下从临淮头汴河口向东进攻,千帆竞发,乘风破浪,两支水军成钳形攻势,直指高良涧以西敌人大本营。迫击炮弹卷起的浪花,掀翻了敌人的钢板划子。重机枪一响,匪徒们更是惊慌失措,完全失去了战斗力,除了落水的都匆忙逃命。我军乘胜追击,俘敌一部,缴获了一批钢板划子。在追击南逃的敌船时,遭到老子山日伪的阻击,湖面又突起大风,有一条战船被激浪打翻。于是命令部队返航,两支水军在高嘴东南的湖面汇合,下午因风大浪急只好停止了追击。

第二天,各路传来消息,除高铸九本人潜逃盱眙投靠日伪外,其残部逃到成子湖被29团伏击歼灭。5旅电报称,逃到高良涧蒋坝一线的敌人被警戒部队全部缴械,陈佩华被活捉。

由于战前准备充分,布置严密,火力猛烈,剿匪战役半天就胜利结束,百年匪患铲除于一旦。洪泽湖回到人民手中,淮南、淮北、淮海、苏中等根据地联成一片,并成立了洪泽县抗日民主政府,洪泽湖成为抗日游击战争的后方基地。在日伪大扫荡的日子里,部队的军械所、后方医院、银号、印钞所等党政机关都转移到湖上正常工作。洪泽湖成为华中抗日战场上举足轻重的战略要塞,被誉为“淮北的白洋淀”。

第三天,几百条载满部队的船只汇集在湖上举行祝捷大会,十几条船一排围成一个半圆形的大会场。旁边陈列着缴获的战利品。渔民们也争先恐后地摇着渔船参加大会,还带着鱼、虾、菱、芡等水产品慰劳部队。会场上锣鼓、鞭炮和嘹亮的军号响成一片。剿匪战役总指挥张爱萍同志即兴赋诗一首《平定洪泽湖》:

洪泽水怪乱水天,奋举龙泉捣龙潭。红旗漫展万众勇,白帆云扬千樯舷。塞江倒海斩妖孽,长风劈浪扫敌顽。炀鸟红天炀红泊,渔歌满湖鱼满船。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