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欧盟“两边作战”苦不堪言 申根平衡木还能走多久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6/01/28 07:16:10
字号:AA+

导读: 据法新社26日报道,数百名匈牙利民众这一天走上首都布达佩斯的街头,抗议政府修改宪法以增加“恐怖威胁状况”紧急类目的计划,其中包括政府有权在国家面临恐怖威胁时实施网络限制与宵禁;同一日,丹麦议会也不顾国际社会的抗议,投票通过了包括“没收移民财产”措施在内的限制移民权利的改革法案。

1月25日,欧洲刑警组织总干事罗布·韦恩莱特等出席欧洲反恐中心启动仪式。新华社发

据法新社26日报道,数百名匈牙利民众这一天走上首都布达佩斯的街头,抗议政府修改宪法以增加“恐怖威胁状况”紧急类目的计划,其中包括政府有权在国家面临恐怖威胁时实施网络限制与宵禁;同一日,丹麦议会也不顾国际社会的抗议,投票通过了包括“没收移民财产”措施在内的限制移民权利的改革法案。

左有需要合作应对的恐怖主义威胁,右有分化持续的难民危机。彼此交错的两条战线、左右为难的安全困境,需要欧盟加强成员的相互信任才能解决,而这看上去似乎是当下的欧盟最缺乏的东西。矛盾之下,没了信任的申根区内部如何应对双重挑战?

【疲惫·申根成员“各自为战”】

恐怖袭击的阴云又向已经疲惫不堪的欧洲袭来。据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日前发布了包括9名巴黎恐袭嫌疑人在内的一段宣传视频,又一次赤裸裸地向欧洲发出挑衅。

“IS在新视频中发出的威胁直指英国。”德国《图片报》1月25日称;而据《每日邮报》报道,欧洲刑警组织也发布最新的报告警告称,IS或正在策划下一场像“巴黎式恐袭”那样的大规模恐怖袭击。

欧洲政要们坐不住了,最新给出的“有力”回应应该算是欧洲反恐中心的成立。据法新社报道,欧盟28位内政部长近日齐聚阿姆斯特丹召开欧盟司法和内政部长非正式会议,热烈讨论了当前加强反恐和应对难民危机的两大议题。期间,欧洲反恐中心的启动仪式就于25日在欧洲会议中心举行。

“这是欧盟对恐怖威胁做出集体回应的重要一步。”欧洲刑警组织总干事罗布·韦恩莱特在开幕式致辞中称。

然而,这种“集体回应”要想达成并不容易,前提条件是,欧盟各国对于恐怖威胁的来源尚需要有共同的认识。据法新社报道,欧洲刑警组织认为,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表明恐怖分子有“系统地利用难民的流动进入欧洲”,但却需警惕新移民矛盾的激化对恐怖分子招募成员带来的“便利”。

不断加压的难民大潮与愈发复杂的国内安全形势,让欧盟各国对难民纷纷关上了友善的大门。据报道,德国、奥地利、比利时、瑞典、丹麦表示,可能会将边境检查延长至2017年底,这也就意味着对这几个国家而言,“申根协议”将失效两年。奥地利甚至还威胁希腊,如果希腊无法将难民挡在欧洲之外,就取消希腊的申根国家的资格。

“显然难民不必然产生恐怖主义威胁,但是恐怖主义可以利用难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难民问题持续得不到解决的话,会让欧洲的反恐面临更加复杂的环境和更多的资源投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反思·难民给反恐再添难度】

在恐怖威胁和难民危机的双重冲击下,《申根协议》这一欧洲一体化“最伟大的成就”变得风雨飘摇。或许可以说,欧洲已经在自由和安全之间陷入难以取舍的境地了。

“目前对于难民而言,恐怖主义和欧洲应该说在各自争夺人心的‘较量’里。”崔洪建认为,恐怖分子有意识地通过难民身份进入欧洲只是问题一个部分,更严重的问题是,持续涌入后辗转迁徙的难民,如果在文化、生活等方面和当地发生摩擦或者矛盾,甚至对欧洲本土的价值观不能认同的话,就有可能被恐怖组织或者极端势力所利用,他强调,“这不是边境身份甄别就能解决的问题。”

不久前发生在德国的大规模性侵案或许就是一个佐证。美国《时代》周刊日前刊文指出,科隆事件使得欧洲“嘴上不说、但心里对移民抱有的各种恐惧公开化——包括对文化碰撞的恐惧、对暴徒人数多过警察的恐惧、对向那些憎恶女人的人宽容地打开大门的恐惧。”

“政策没有多少选择的原因在于,欧盟仍需要维持住申根区不‘彻底散架’。所以目前它所采取的方式是进行务实的调整,即给予成员国一定的妥协,让成员国‘自由’采取适当的方式来选择开放政策。”崔洪建分析称,这也是这一次几个国家宣称要将边境控制延长至2017年的缘由。

站在“道义制高点”上骑虎难下的欧洲已是不堪重负。德国《国际政治与社会》杂志网站刊登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文章称,欧洲需要进行深刻的反思,“伊斯兰国”对安全构成的威胁并不是在家门口,而是就在“我们的屋内”,从长期来看,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本身才是问题根源。也因此,恐怕没有一个短期就能见效的药方来解决欧盟双重的困境。

【出路·利益矛盾致病症难根治】

尽管我们无法判断,收紧难民政策对于降低欧洲遭受恐袭的风险到底有多大意义,但越来越多的国家面对交错缠绕的两条“战线”,似乎除了强化控制措施也没有多少好办法。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文称,危机的影响范围之大要求各国须协力解决,而这“似乎缩小了欧洲政策行动的空间”。

欧盟希望加强成员国彼此的合作来应对恐袭威胁,却在难民问题上又各怀心事,忙着守护各自的利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即使欧洲社会再次面临到恐怖袭击,也很难说会出现行之有效的反恐合作,反倒是对欧洲的一体化进程会有更大威胁。”李伟认为,未来欧洲国家“同心协力”解决当下困境的路径会受到内部和外部太多的制约因素,尤其是不同国家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考量不同,欧洲能真正“携起手来”共同应对恐怖主义恐怕不符合现实。

那么,欧洲难道没有出路了吗?或许,解开枷锁的钥匙还在枷锁里“藏着”。换言之,如果认为恐怖主义的来源是西亚北非动荡地区和“伊斯兰国”,就要尽量影响西亚北非地区局势和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朝着有利于欧洲的方向发展。

崔洪建认为,欧盟只能试图在维持申根原则和下放权力中间找一种“平衡”。“难民危机也好,反恐威胁也好,既然很难找到一个领导力量了,那么就在确保对外依旧一体化的前提下,让成员国有更宽松的环境,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如何应对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

原标题:欧盟“两边作战”苦不堪言 申根平衡木还能走多久

责编:温林鹏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