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马占山打响武装抗日第一枪 毛泽东曾当面称赞他
来源:西安晚报 2016/01/28 09:25:03
字号:AA+

导读: “九一八”事变起,马占山在黑龙江省就与日寇作殊死战斗,打响了中国军队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第一枪而闻名于世。 马占山虽为国军将领,却与延安中共领袖交往默契,延安曾设盛宴招待。毛泽东当面称赞他“这种精神值得敬佩”。

马占山(资料图片)

秀芳图书馆

东北挺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

提起民族英雄马占山将军的名字,中国人老少皆知。“九一八”事变起,马占山在黑龙江省就与日寇作殊死战斗,打响了中国军队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第一枪而闻名于世。 马占山虽为国军将领,却与延安中共领袖交往默契,延安曾设盛宴招待。毛泽东当面称赞他“这种精神值得敬佩”。

“七七”事变后,马占山奉命组编东北抗日挺进军于山西大同。1937年,绥远抗战后辗转进入伊盟,“警卫伊盟,兼守河防”,最后又驻守于府谷县哈拉寨(现名哈镇),英勇抵抗,屡出奇兵,使日伪军始终未能突破黄河和蒙陕边界进入陕北,为保卫大西北、保卫陕北、保卫延安做出了贡献。

帮助地方建校 兴办慈善事业

2015年8月27日,本报《寻访黄河岸边的抗战记忆》采访组驱车来到榆林市府谷县西北部的哈镇。对于马占山在哈镇的抗日事迹,哈镇的老百姓们也是无人不知。

当地老百姓告诉记者,抗日八年来,马占山率领的挺进军多次出击日寇,经历大小数十战,保卫了黄河以南国土免遭沦陷。同时,帮助地方学校兴办慈善事业,修筑河堤,建立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纪念塔——将士塔和忠烈祠。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是马占山将军的功绩和他的美名至今在哈镇及府谷人民群众中流传。他留下的抗日活动遗址如赵家大院、育婴堂、秀芳图书馆、忠烈祠等,至今仍保存完好。2004年,哈镇马占山抗日遗址被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历史文物保护单位。

东北挺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矗立在哈镇西湾的半山腹上,是一座四棱柱体的纪念碑,塔顶为半球状,中间有箭头状突起,碑身正面嵌石上刻有马占山亲笔题写的“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9个大字,落款“东北挺进军马占山题”,背后刻有题写的“还我河山”和阵亡将士军衔、姓名。

“这一片陵园里都是长眠地下的抗战将士,他们都是为抗日战争捐躯的,当年马占山建这个纪念塔的时候,题写的‘还我河山’底下,河字的那个口没有关掉,人们不解其意,问马占山将军。马占山将军说,什么时候把倭寇赶出山海关,再关口。”当地一位百姓告诉记者:“日本人已经赶走了,我们也把这个口关上了。”

在府谷县哈镇镇政府干部崔婷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哈镇对岸的西湾村山麓的忠烈祠。崔婷介绍,忠烈祠是1942年马占山将军为纪念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部属将士而修建的祠堂。忠烈祠主体建筑为依山凿壁的石窟。门庭青砖建造,拱门形洞挑角出檐,顶上是圆形砖雕,象征墓冢,门额刻“忠烈祠”三字,祠堂内祭台依山而凿,供大小灵牌数百个,标明其姓名、军衔。记者注意到,祠堂外左右厢房各一间,为伺奉人员和存放祭品的地方,山墙上分别绘有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祠堂前平台上两边各有一把厚重的石圈椅,平台正中阶下有拜碑亭,碑碣正面是马占山将军撰写的碑文;两侧是国民党爱国将领们的题词,傅作义将军的隶书题词是“浩气长存”;邓宝珊将军的题词是“碧血有痕留战垒,青山无语拜碑亭”;背面是马占山部属郭殿丞、王鼎三、慕新亚、吕征纪的题联:“飒爽英姿铁马金戈一梦,峥嵘片石边风塞月千秋。”每年春节、清明马占山将军亲往致祭,悼念先烈忠魂。

在抗日战争期间,马占山还帮助当地学校兴办慈善事业,秀芳图书馆就设在哈镇小学的校院内。学校的老师向记者介绍说,秀芳图书馆始建于1940年。当年,马占山将军看到当地教育落后,就发动军官捐款,修建了中山中心小学。他先自己捐了100块大洋,共筹款3000多元,捐款修建的学校有6个教室和校长室、会议室、教员室、学生宿舍、伙房等。“马占山将军还在校园中心修建了一个图书馆,二层建筑,以马占山表字‘秀芳’命名。”崔婷说。记者看到该图书馆底层为正方形平房,边宽5米、高6米,正门两侧各雕一半圆高柱,门上题额“秀芳图书馆”,后壁上方正中书“启聪德智”。上层为木构八角亭,青砖盖顶,正中饰宝葫芦砖雕,八角飞檐翼然高翘,檐下八条横枋上分别刻有“提高地方文化”“保护公共建设”“创造育人基础”和“明礼义”“知廉耻”“负责任”“守纪律”的校训,其建筑风格厚重而不失精巧,文化蕴涵丰富。

激战数十次 令日军提心吊胆

据府谷县哈镇镇政府干部崔婷介绍,哈拉寨两面是高山,中间一涧通过,从军事上说,地方比较隐蔽。所以再一个是哈拉寨从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开始,到道光年间已经变成一个商业重镇了,72道油梁很出名的。所以无论是粮食供应,家眷住房,蔬菜供应都是很便利的,所以马占山当时选择了哈镇。

马占山部队的到来,让哈镇这个小镇呈现出新的活力,尤其是商业经济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马占山部队的八大处就在哈镇街上设立,街上住得满满的。当时我还是个娃娃,在街上玩耍时,每天都能见到马占山。”今年81岁的哈镇居民周东生向记者介绍,马占山部队驻守哈镇后,担负起坚守河防,遏制蒙奸的重任。绥远、包头失陷后,晋西北的偏关、河曲、保德等县也相继沦陷。战火很快蔓延到府谷,日本呈西窜之势。马占山采取“主动出击、奇袭敌后”的战略,率领挺进军避实捣虚,与日伪激战不下数十次。

据当地干部和老人们介绍,1938年3月16日夜,马占山率部东渡黄河,出敌不意,攻克河口镇;17日晨收复托克托,同日刘桂五率领骑六师占领萨县车站;4月1日,马占山部又从高隆渡口过河,分两路进袭绥北日寇后方——武川等地,给日寇以沉重打击。与日军更惨烈的激战到来后,马占山弹尽粮绝,退到内蒙古武川一带,准备休整一段时间,可是到了20日晚上,日军从包头过来100多辆汽车、50多辆装甲车,在3架飞机配合下,把马占山部队全包围在黄油干子这个村庄,当时马占山还身患感冒浑身疼痛。被包围后,骑六师、暂三旅全力组织抵抗,正打得激烈时,马占山夺旗从包围圈冲出去了,不想谁也没看见。刘桂五离马占山驻地还有一段距离,他打过来以后一看,马占山不在了,就组织第二次突围,在突围中间,刘桂五牺牲了,这次战斗骑六师几乎全军覆没。

这次战役后,马占山将主要部队收编为骑五师、骑六师两个师,其余部队编为若干游击队。在哈镇休整之后加紧训练,伺机主动出击。仅1939年4月至年底,东渡偏关,北上托县、凉城,挺进绥东,大小规模战斗10余次,使敌军时时处于提心吊胆的境地。日本鬼子对马占山恨之入骨,哈镇也因此遭受了日本侵略者飞机数次的狂轰滥炸。

临走百姓举彩旗排长队送行

“日军派飞机来轰炸,镇上的房子被炸得面目全非,我亲戚家被日军飞机扔了4颗炸弹,但马占山的军部没有受损。那次有13架飞机来轰炸哈镇。哈镇人就上大庙敲钟,人们就跑开了。那时候我很小,我穿的一件红夹袄,可能日本人的目标就是红旗。我在那个土坑里大哭,对面肉铺里有个老汉出来一把把我拉回去,刚塞在一个柜子跟前,炸弹就下来了,投在那个土坑里。”对于这段悲惨的历史,周东生老人气愤地说:“那次轰炸时快过年了,我们家的房塌了。整个街上许多房子也被日军的炸弹炸毁,老百姓一到白天刚吃点早饭就躲飞机去了。”

在哈镇一个过去叫“官油坊院”的墙壁上,记者仍能看到当年日军轰炸留下的弹洞,大大小小,密密麻麻。

“哈镇人民对马占山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因为军队纪律严明。马占山的军令是不让打老百姓,兵出去不让打人,只要兵出去打了人,大家记住他的排、连、班,一旦被马占山得知,他就会处理这个兵。”当地干部群众对记者说:“当部队临走的时候,马占山开了个大会,讲了几句特别感人的话。他说,东北挺进军在哈拉寨驻扎了八年,有劳百姓支持,也给百姓带来很大的损失。部队要撤出哈镇了,只要哈镇的人到东北来,找到我马某,一定有吃有喝有住。”在马占山走的那天,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手举彩旗,排成长长的队送行。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