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兵释前嫌用手枪吓出来的友谊
来源:知青网 2016/01/29 10:21:08 作者:刘秀英
字号:AA+

导读: 那年好象是73年春天,吴经建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支手枪,听说枪里还有子弹,这一消息在全连传的沸沸扬扬。用手枪威胁事件过后,我开始主动的和吴经建说话,没想到一把手枪,到让我们兵释前嫌

那年好象是73年春天,吴经建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支手枪,听说枪里还有子弹,这一消息在全连传的沸沸扬扬。枪在连队并不希奇,可都是步枪,平时都没有子弹,弄一支手枪,还有子弹,不能不说是件希奇的事情。

有一天,我正在猪号马号的宿舍里,和刘军邵军躺在炕上聊天,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我,出来一看是吴经建,他站在马棚那里,招手向我示意,让我过去,我走到马棚,问吴找我什么事,他不说话,一脸的严肃,突然他从背后掏出来一把手枪,对着我说“别动”我吓的想往宿舍跑,可他用身体堵住了我的去路,我只好缩到墙角,惊恐的看着他。

“刘秀英,今天我和你就了了咱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听到这话我的头忽然大了起来,我还真不知道我和他有什么恩怨,还非得用枪来解决,那时候人年龄小,想问题很简单,当时首当其冲的念头是害怕,最快最大的反应就是拼命的大叫,吴经建看我真的吓坏了,忙收起手枪,说“开玩笑的”我才不管那些,推开他就跑,正好刘军和邵军出来了,是听到我凄惨的叫声跑出来的,我顾不了和他们说话,跑回了宿舍,我真的被吓傻了,刘军和邵军在外面斥责吴经建。声音很大我在宿舍里也能听到。

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虽然吴经建也来道过欠,别人也劝过我,知道那是开玩笑,可我还是想了想我和吴经建到底有什么恩怨,别说还真有恩怨,而且渊源流长。

那是在西颐中学的时候,我是临毕业的前一年转到吴经建这个班级的,老师把我安排和吴经建同桌。恩怨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西颐中学的风气是男女不说话,最起码是在公开场合不说话,当然我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肯定是很老实的,我很规矩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但我旁边的吴经建就没那么老实了,他总是找茬,一会在我的桌子上划一条线,以示那是分界线,我不能有一点逾越,可线明明是划在我的桌子上的,我的桌子一大半的地方属于他的领地了,写字的时候我的胳膊难免会碰到那条线,每当这时候,遭殃的就是我的胳膊肘子,一把尺子很迅速的敲上来,他好象就是在那里等着我逾越那条线是的。有时候还用脚用力的顶我的椅子,我坐在椅子上会被他顶到课桌外面过道里,有时候他会把他的书啊本啊铅笔盒统统都放在我的桌子上他画的三八线上,他每次做这些的时候脸都是洋洋得意的样子,开始的时候我也不大理他,随便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可能是我的沉默,也可能是他为了让我注意他,他的动作越来越多动静也弄得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把他叫起来,问他在干什么,他不但不认错反而说我侵占了他的地方,老师走过来看着那条用粉笔画在我桌子上的三八线,在看看我已经坐在过道上了,老师敲着桌子训斥他,引来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这样的场面在后来就经常发生,他总是把老师的训斥归结是我告的状,而耿耿于怀,其实那用的着我告状啊,事情都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了。这大概是孩童时代调皮的恩怨吧。

后来我们又一起到了兵团,一起在食堂工作,在食堂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因为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少不了了天真活泼,当时在食堂的北京兵有我、吴经建、李坚、郭家群、熊稀明、李金玉,我们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有时候打脑了就生气,有时候赌气还几天都不说话,有时候他们男生的衣服拿来让我们女生洗,为了是谁洗了谁的衣服,别人倒也无所谓,不管谁洗的干净了就好,可吴经建不行,每次话都特别多,我给他洗和不给他洗他都有话说,弄得我无所适从,后来索性是他的衣服我一概不洗,为这他也生气,总找我的茬,一会说我跟谁好了,一会跑到连长那里告我的状,说我偷食堂的大米,那时我好象是食堂的副班长吧,结果连长在全连大会上点我的名,还让全连的人在天天听天天读的时候开辩论会,声讨我,后来把我调到战斗班去了,为这我挺恨大傻子的,尽管他在连队的时候为我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我对他总是待搭不理的,这也许就是那个时候的恩怨吧。

在那特殊的年代,在那青涩的年龄,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原本是出于好心,却适得其反,原本只是年轻人在一起打打闹闹开开玩笑,却成了连队新动向,原本两小无猜的同学,却因为几句不开心的话,而心生猜疑,我们到底是同学是战友,再不开心,再有矛盾,都不能忍受同学之间的不理不睬。这也许就是最大的也是最根本的恩怨吧。

用手枪威胁事件过后,我开始主动的和吴经建说话,没想到一把手枪,到让我们兵释前嫌

原标题:用手枪吓出来的友谊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