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评估
来源:《国际动态》 2016/01/29 10:52:56 作者:周方银
字号:AA+

导读: 自2013年以来,中国新外交布局逐渐清晰。2014年是中国外交强势出击,取得较为丰硕的成果。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在已经取得成果的基础上,继续保持主动态势,并取得了多方面的成果。

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延续了2014年奋发有为、积极进取的态势,在周边环境经历复杂演变过程的情况下,在经济、外交、安全、区域合作等领域努力开拓,取得了明显成果。同时,周边外交环境中面临的一些重要挑战,包括南海问题、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带来的安全压力等等,仍然作为未来中国要面临的长期性问题存在。总的来看,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的成功来之不易,2016年,中国在推进周边外交的过程中,面临的来自某些方面的阻力会有所上升,需要在周边外交中在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耐性的同时,进一步探索新的思路,创新政策手段,营造一个良好的周边环境。

一、中国周边外交取得的成功

自2013年以来,中国新外交布局逐渐清晰。2014年是中国外交强势出击,取得较为丰硕的成果。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在已经取得成果的基础上,继续保持主动态势,并取得了多方面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在周边地区快速推进。

2015年,中国外交力图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取得良好开局,周边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无疑具有突出的重要性,一带一路在周边也取得了与其重要性相称的成果。

2015年,中国外交力图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取得良好开局,周边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无疑具有突出的重要性,一带一路在周边也取得了与其重要性相称的成果。

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应邀对巴基斯坦进行正式访问。中巴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双方同意,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经济合作布局。双方同意尽快完成《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同时,中国设立的丝路基金宣布入股三峡南亚公司,与长江三峡集团等机构联合开发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等清洁能源项目,这是丝路基金成立后的首个投资项目。同时,中巴努力推动中巴自由贸易区谈判,试图以此引领中国同南亚国家自由贸易区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迅速推进,成为当前一带一路建设中标志性的事件。

2015年5月8日,中俄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俄方表示支持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愿与中方密切合作,推动落实该倡议。中方表示支持俄方积极推进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一体化进程,并将启动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方面的协议谈判。2015年10月31日,李克强总理访问韩国期间,中韩签署了《关于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以及欧亚倡议方面开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实现一带一路与韩国提出的“欧亚倡议”之间的政策对接。

同时,中国在东南亚的互联互通方面也取得了重要进展。2015年10月16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成的中国企业联合体,与印度尼西亚维卡公司牵头的印尼国企联合体正式签署组建中印尼合资公司的协议。该合资公司将负责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至万隆高速铁路项目的建设和运营。雅万高铁位于印尼人口最密集的爪哇岛,连接印尼最大城市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雅加达和万隆两地经济活跃,总人口超过1200万,雅万高铁具有明显的经济拉动效应,将带动沿线地区冶炼、制造、基建、电力、电子、服务、物流等配套产业发展。在高铁建设的带动下,一条雅万经济走廊有望形成。同时,雅万铁路也是中国高铁第一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走出国门。它的设计时速是250至300公里,将全面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装备,中方将参与勘察、设计、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

2015年12月19日,中泰两国在泰国举行铁路合作项目启动仪式。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包括修建廊开—呵叻—耿奎—玛它普和曼谷—耿奎铁路,线路全长845公里,设计时速180公里,预留时速250公里提速条件。它将全部使用中国技术、标准和装备。同时,中泰铁路项目将与中国—老挝铁路相连,实现中国与泰国铁路的互联互通,促进泛亚铁路中通道的贯通,构建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铁路运输网络,推动东盟各国在贸易、投资、物流、旅游、科技、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合作。

此前不久的12月2日,连接老挝首都万象与云南昆明的中老铁路老挝段(磨丁至万象)举行开工奠基仪式。到2015年第四季度,此前一直显得有些扑朔迷离的印尼,泰国铁路建设项目,终于基本尘埃落地。这是我国与东南亚国家互联互通建设中取得的十分重要的进展。

2、高层往来频繁,与周边国家关系总体稳定

2015年,习近平主席出访了周边的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越南、新加坡六国。柬埔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老挝、蒙古、缅甸、巴基斯坦、韩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东帝汶、乌兹别克斯坦、越南等国的国家领导人,朝鲜、泰国的重要领导人,以及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的高级别代表参加了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2015年,习近平主席出访了周边的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越南、新加坡六国。柬埔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老挝、蒙古、缅甸、巴基斯坦、韩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东帝汶、乌兹别克斯坦、越南等国的国家领导人,朝鲜、泰国的重要领导人,以及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的高级别代表参加了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的5月和7月两次访问俄罗斯,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分别于9月和12月访问中国,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保持高水平发展,中俄两国在双边关系、国际战略、维护国际秩序、推动共同发展等领域的合作取得许多新的成果。

2015年5月,印度总理莫迪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决心共同努力,进一步加强两国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在涉及国际秩序的问题上,双方同意协调立场,共同塑造地区和全球事务议程和结果,继续加强在中俄印、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等多边机制中的协调配合,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出访越南和新加坡。访越期间,中越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牢牢把握中越友好的正确方向,加强战略沟通,增进政治互信,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推进各领域合作,管控好和妥善处理分歧,推动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发展。这次访问,在南海局势较为紧张,以及越南共产党即将召开十二大的背景下,对稳定中越双边关系和党际关系起到了重要作用。访问新加坡期间,中新两国一致同意建立中新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使我与所有东盟成员国都建立起伙伴关系。同时,中国和新加坡同意启动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并力争于2016年内结束谈判。

3、周边经济合作取得重要进展

过去一年,中国在推进经济合作中取得了重要成果,其中最突出的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先后出访东南亚时提出筹建亚投行的重大倡议。2014年10月,首批域内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随后,亚投行筹建转入多边阶段。截至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确定为57国,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非洲、拉美等五大洲。

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2015年8月,各方选举中方提名人选、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为亚投行候任行长。12月25日,《协定》达到生效条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亚投行的成立是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改革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同时,它也是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补充现有国际经济体系的建设性举动,是对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有益补充。

此外,中韩自贸区完成谈判,并正式生效。中澳自贸区协定正式签署,这扩大了中国在地区经济合作中的主动性,对于推动区域经济合作具有积极意义。

4、在权力转移的背景下,传统安全问题总体处在可控的状态

在中国实力和影响力迅速上升,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国周边存在多个地区热点的情况下,中国一方面采取十分坚定的政策做法维护自身的领土领海主权权益,同时,也使南海等地区热点总体保持在可控的状态。南海问题是一个在可见的未来都很难得到有效解决的问题。当前,中国通过在陆域吹填、岛礁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自身在南海的物质存在,这有利于在长期僵持的过程中,保持自身在南海地区的主动地位,更好地维护中国的相关权益。

二、未来周边外交面临的压力

当前,中国的周边环境处在复杂的演变过程中,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在过去一年中国外交取得重要进展的同时,未来一年,中国在周边地区将继续面临较大的压力,与2015年相比,这一压力甚至可能有所上升。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区域经济合作格局发生结构性变化

在美国的大力推动下,经过多年努力,2015年10月,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取得实质性突破,美国、日本和其他10个泛太平洋国家就TPP达成一致。与以往的大多数自贸区协议不同,TPP协定内容中包含了许多非经济元素,如国企私有化、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环境保护、信息自由等方面的内容。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过去自贸区协议专注于贸易领域的性质,将对国际社会中未来自由贸易的模式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

TPP、RCEP的推进,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成立,对区域经济合作的格局将产生重要影响。未来地区经济合作中的另一个重要变数是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景。多种覆盖不同地域范围、合作水平不一、背后动力不同的区域合作机制的共存和相互作用,一方面会推动地区经济合作水平的提升,同时也意味着亚太地区经济领域的竞争趋于复杂化。不少经济合作安排的背后,存在比较明显的政治考虑。

2、传统安全问题的压力依然存在

这比较突出地体现在南海问题上。随着美军机军舰在南海的巡航,我在南海维护自身权益面临的环境有所复杂化。过去一年多,我在南海的填海造陆活动从物质上取得了较明显的成功。与此同时,美国加大了在南海问题上对我的反制力度,其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发生变化,从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从幕后走得台前,态度从含蓄走向更为直白,行为上表现出比较强的挑衅性。中美两国虽然都没有为南海问题而打仗的意图,但双方围绕南海问题的斗争一定程度上变得更激烈了。

美国的巡航,以及南海问题的国际仲裁,从软硬两个方面,增大了我在南海问题上面临的压力,要求我们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寻找出较为有效的破解之道。

3、在东南亚推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的政治环境比较复杂

过去两年,中国政府为在东南亚地区推动一带一路和互联互通建设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这一努力,面临传统安全因素的干扰,以及中南半岛国家政治转型过程的影响。

2015年11月8日,缅甸举行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缅甸全国民主联盟获得1150议席中的886个席位,其中在联邦议会人民院获得255席,在民族院获得135席,在省邦议会共获496席。民盟在联邦议会中获得过半议席,在省级议会、少数民族地区和广大的农村地区也取得压倒性胜利。

民盟虽然在大选中赢得无可争议的胜利,但缅甸的民主转型过程可能不会一帆风顺。昂山素季已经70岁高龄,全国民主联盟从反对党到成为执政党要经历一个困难的转型过程。同时,缅甸国内政治环境比较复杂,包括军队和强力部门的制约、内部存在的分裂势力、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关系,等等,都是不容易处理的问题。此外,昂山素季需要通过迅速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来满足人民对她的期望,但这并不容易实现。不排除未来5-10年,缅甸政治转型过程中出现一定的反复过程。

此外,越南共产党将于2016年1月举行十二大,这会直接影响越南未来的政治走势。泰国国内政治未来也存在很大的变数。中南半岛国家连续出现政治社会转型,将对我周边外交形成一定的挑战,使在这一地区推进“一带一路”和互联互通面临较为复杂的外部环境。

三、结语

三、结语

当前,中国周边外交的总体格局是,西北方向比较稳定,相关合作能较为快速和顺利地推进。西南方向,中国与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等国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入,但中印关系仍然面临难以跨越的结构性障碍,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不过双方对分歧的管控还比较有效。东北是传统安全压力较大的方向,但中日韩经济合作正在重拾动力。东南方向,一方面中国与印尼、泰国等国的合作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另一方面,南海等问题的存在,对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整体合作客观上形成明显制约,特别是在这一因素被域外国家加以利用的情况下。

在周边外交取得多方面成果的同时,中国周边外交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与一些周边国家政治互信的水平不是很高,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政治互信并未得到比较实质性的提升,这使得双边合作的长期基础不够坚实。未来一个时期,中国周边外交需要加强对已有倡议的有效落实,进一步提升信号释放的一致性、稳定性和连续性,提升外交倡议、举措、政策在周边国家心目中的可信性。同时,有效管控传统安全问题上的分歧,避免其向其他领域的波及,避免南海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在此基础上,把与周边国家的合作推向更高的水平。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GIIS)成立于2009年11月,广东省政府设立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高校特色新型智库,专注于国际战略研究;是外交部政策研究重点合作单位、“一带一路”智库联盟理事单位、中国—东盟思想库网络广东基地,广东省软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以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为主平台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创新中心列入广东省高水平重点学科建设项目。

原标题:周方银:2015年中国周边外交评估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