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中国有多少本钱跟美国叫板?(3)
来源:智谷趋势 2016/02/02 08:54:42 作者:阎学通
字号:AA+

导读: 国际社会就是这样一个体系,是靠实力讲话的。规则就是丛林法则,有弱肉强食的现象,强者会越转越转到中间,弱者就会越转到边上,边上的国家,就是边缘化的国家,中间的国家叫崛起的国家。

因为在这儿挣的钱没有回国挣的多,原来在远东地区挣的钱比中国多,现在在俄罗斯弄一大片地种菜,不行了。由于中国人走了,远东地区的发展没有后劲了。他说不是中国人来得太多,是来得太少。我们要鼓励中国“倒爷”来俄罗斯。没有“倒爷”,俄罗斯远东没法发展,发展就得靠中国“倒爷”。我觉得他看得挺准,跟国内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他说,当初说中国移民侵占俄罗斯的就是这小子第一个带头,现在又改回来了。

也就是说,连这样带头说中国通过移民方式侵占俄罗斯,成为俄罗斯最大威胁的人,都改变了政治看法。现在俄罗斯是负增长,不靠中国,他就负得更多。想高增长做不到,但是不靠中国,就长期负增长,靠中国说不定还能保持0或者1%的增长。中国和俄罗斯在东亚地区开始搞联合军事演习。美国和日本军事演习,就是针对中国。

也就是说,军事上大国之间的两极格局,已经形成。经济上现在开始出现分化,向中国靠拢。美国这头的盟友开始一步步发生变化,最新的变化就是泰国、韩国想加强跟中国的发展,也就是今后有这种可能性,不是说一定发生,就是韩国、泰国既是美国的盟友,也是中国的盟友,这只不过是一个反向的不结盟。

讲了两极格局,我想说什么?一件事,由于两极格局形成,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已经具有了全球性的影响力。我们从2013年提出一个战略,“奋发有为的外交战略”,同韬光养晦走向奋发有为,不是说我们觉得变得骄傲自满了,是韬光养晦、执行不下去了,我们才讲,只能是奋发有为。

最早是中亚哈萨克斯坦提出的,进入文件是2013年周边外交工作讲话上提出的。当时提出“周边一带一路”,其实最早只有丝绸之路经济带,没有海上丝绸之路。后来发展出海上丝绸之路,才有了“一带一路”,然后又发展成中印孟缅走廊,后来到了英国、美国,越来越大。“一带一路”到底是什么?这个“一带一路”是一个开放战略。

有人问到底是倡议还是战略?对外国人我们不能讲要“落实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战略”,你只能说是中国的“倡议”,对外国的倡议,是表示尊重,我们建议,你们愿意不愿意合作。但是对中国自己,不是倡议,是战略。在《中共中央关于制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的。

“坚持开放发展,必须顺应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就是进一步开放,进一步采取国际上通行的经济方法,体现在最具体的,就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准入后负面清单。“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什么叫“更高”,第一就是“走出去”,“引进来”也做,但是“走出去”是推动的重点。

“走出去”是要更高层次的,不再卖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赚取外汇不是重点,以后不需要赚取外汇,人民币就是外汇,赚取外汇没有意义了。这个时候,要把我们资金、产品、技术、管理经验以及服务全部推向国际。“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我想特别强调,我们不但是参加世界经济,我们要提供公共产品,让别人搭我们的“车”。大国才有能力让别人搭车。有人问,我们凭什么让人搭车?没有好处,谁都不会搭。让人搭车,是因为你也有好处。好处是什么?别人搭了你的车,你才能保障你的收益是确定的。

举个例子,在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每天都会发生车祸。小公司一周一辆车,一年52次,可能一次都撞不上。大公司车多,一年走300多趟,每天10辆车,一年里平均下来至少可能30次车祸,算1%的几率。你算修红绿灯,少修15辆车都比修绿灯更省钱。中国反复强调我们要“提供公共产品”,这不是说增加你收益,而是减少你损失,使你收益确定有保障。这就是为什么公司越大,越愿意提供公共产品。美国过去长期给世界提供公共产品,没有好处的事美国不会做。

中国一样。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需要通过公共产品减少我们的损失、减少风险,使收益有一定的确保,提出我国“在全球治理中制度话语权”。我们对外开放,从政府来讲就是要争取权利。就是我得说了算,我花了钱,就是得我说了算。“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秉承亲诚惠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完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以企业为主体,实行市场化运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很多人以为,搞一带一路就是国家往国外撒钱,现在中央这个说法已经很明确了,中央不能往外撒钱,中国政府提一个建议,是给大家创造条件,大家去做,谁有钱谁干,能挣钱就干,挣不了钱就不干。

当我们企业都想利用中国政府“一带一路”战略向外推的时候,眼都盯在政府身上。恐怕不对。你是利用政府的这个政策,怎么想办法自己去挣钱。

举一个反向的例子,当年政府实行对外开放,很多人卖东西发财了,政府没有给那些人任何帮助,是他们抓住了机遇,那些倒爷挣钱了,抓住了政府允许搞倒卖倒卖。要“走出去”,重点不是“引进来”,对我们做经济的人,怎么“走出去”,怎么把外国的市场拿到手?怎么替中国人理财,也替日本人、德国人理财?靠什么?第一,要学习当年外国企业是怎么进入中国的。要学习他们的失败经验,成功经验可能已经过时没有用了,不过时可能也没有用,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开发任何一个国家的市场,都要先了解国家的国情,情况都不一样,每个国家的养老金、税收制度都是不一样的。失败经验往往是一样的,学习当年进入中国企业的外企他们有多少失败教训。不重复这些失败的做法。这就是你成功的前提。

今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你需要有国际关系基础知识的学生进入团队,帮你做前期工作,到那个国家做关于那个国家的国情调查。一般性研究是没有意义的,像我这个,研究战略,什么用都没有。要研究国别,研究个国家具体国情的人。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就是熟人多、有后门,进入一个国家市场,没熟人没后门,你进得去吗?为什么华人进入中国就比其他外国人容易?不就靠他的社会关系吗?从这个角度,我们今后要培养大量的学习国际专业的学生,他们是帮助未来走出去的小卒,第一步就是了解其他国家的国情。

中央政府要进行智库建设,这是习主席讲了好几次的,刘延东亲自抓的,我参加了会议,讨论关于建立中国智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政府急迫需要建立智库吗?我们搞丝绸之路经济带,发现在丝绸之路经过的沿线国家,我们国家连一个研究那个国家的人都找不到,别说专家,就说这个人知道那个国家什么样,没有人知道。甚至有的国家说得难听点,让全中国除了外交部做那个国家工作的几个人,99%的中国人问他那个国家首都在哪,没人知道。连这个国家是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你就造新铁路,能修好吗?

我参加一个财政部的会,有一个专家提出,到国外修路,钱哪来?我们说中国经验,中国经验也应该走向世界,大量的收费站,就不信收不上钱。我说,我们国家跟美国这种资本主义国家高速公路收费,是做得到的,因为中国人跟美国人都相信走路花钱应该的,自古以来,都是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不给钱不让过。

但是很多国家不一样,人家是社会主义国家,人家的路不许收费,人家老百姓问,怎么走路还要钱?开车过一下,怎么要钱?没天理!马上就被抗议,被拆了。路还要钱?自古以来没有说路要钱。而我们国家几千年的历史,都是付费的。这是政府面临的一个问题。有些国家太不理解了。

企业你想开发的那个国家市场,你不理解,到那能挣钱吗?当初日本有一个特别朴素简单的方法开发市场,就是派一个人到那开一个办公室,一个人一个车一个房子一个办公室,就了解这个国家是什么样的。不用推销,就给总部汇报那个国家是什么样。其实也可以组织联合办公室,几个公司可以共享,降低成本。中国在变化,别的国家也在变化,你没有人长期在那了解一个国家的变化,你去投资、做开发,做不出来的。国家、企业面临的情况一样,只不过你需要认识更具体的方面,而国家是宏观方面的。

中央提出“以企业为主体、实行市场化运作”,非常正确,意味着“一带一路”是有可能性的。如果不以企业为主体,实行市场化运作,完全政府做,我们必定失败,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推进同有关国家和地区多领域互利共赢的务实合作,打造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局”。“有关国家”已经不是说的“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数量一定是不断增长,现在我们已经不提这个数了,不说每个月,大概过一段时间就增加几个。慢慢可能联合国94个国家都可能成为“一带一路”国家。那个时候就不存在“一带一路”,而是全世界的世界经济体了。

我的意思,你不必眼睛盯在这67个国家,67个之外的国家今后可能还要加入。我们讲67个国家,有一个国家能落实我们的高铁吗?第一个落实中国高铁的国家,是这67个国家吗?印尼最终落实一个,也在美国之后。美国有资金、有需求,他有大量的人需要周末坐高铁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

没这个需求,举个例子,在老挝修一条高铁,多少人坐?他人口很少,人口是百万单位的国家,这个国家生活速度很慢,人家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坐高铁去那个地方?牛车不比那个舒服吗?坐牛车去,晚上回来,不挺好吗?你得了解国家国情才行。不是说全世界都跟中国一样,变化那么快,不是都跟上海一样,都那么忙。

我们是周末要出去过周末,一定得开车,一定要开车两小时找个地方,吃个饭才有意义,然后再回来。好多人开车都是找郊外,比圆明园差多了,然后站一下,拍个照然后回来,说我去郊外了,我开了两个小时,堵一个半小时,感觉不一样。很多人喜欢这样。更重要的,他有这个消费能力。高铁修完,票便宜,能赚得回来吗?你在印度修高铁,谁买票?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提出,“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并与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和国家外交外交战略紧密衔接”。这是两战略,不是一个战略。“一带一路”不是国家外交战略,外交是可以以赔钱改善关系的,如果“一带一路”不是外交,就不能赔钱。“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战略,中央有文件说,这是一个对外开放的战略,这个战略是经济战略,是要实现经济利益。

有经济利益收获才值得做,没有经济利益收获就不值得做。如果不做区分,作为外交战略,就变成了几百亿几百亿的扔,说值,因为关系改善了。而“一带一路”几百亿你扔出去,不挣回来几百亿,就错了。检验你成功与否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以经济利益作为衡量标准,那这个战略就得考虑经济收益。当不以经济利益为标准的时候,经济利益就不是这个战略的衡量标准。

我们的目标是“加快培育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更加积极地促进内需和外需平衡、金口河出口平衡,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平衡,逐步实现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要建成安全高效、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个经济体要是开放的,一定要能够跟世界经济出、进都紧密衔接。这个目标要五年就实现。

也就是说今后“十三五”规划,如果能取得成果,产生的历史作用就像我们1978年改革开放一样。当年我们从不开放走向开放,这次是从“引进来”变成“走出去”,而且“走出去”的开放是从2002年就开始了,区别是原先是摸索着走出去,现在是有计划地走出去、有设计、推动全民走出去。

这是“一带一路”的路,现在的形势其实已经不局限于欧洲大陆了,现在到了非洲,已经不是北非,不会太久,南非就会主动要求参加。也就是说将会向全球扩散。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固定的,而是一点点发展起来的,先是从“一带”,后来有“一路”,后面又加上中印孟缅走廊,现在又开始讨论美国、英国。

为什么要“走出去”?我们说中国有13亿人口,这13亿人口的消费解决了经济发展,但是整个国内消费上不来。也就是说,我们国内一定有因素制约了中国13亿人的消费能力的增长。但是这几年没成功,证明我们前几年转型失败了,准不过去。中央不是没有下决心。2011年我们就提出要经济转型,当时中央在中央党校召集会议,把全国所有的各个省的一二把手召集开会,胡锦涛把他们压到大年三十早上才让回家,会上讨论的就是经济转型。经济转型,就是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消费型。

这些人提出一个要求,如果要求转型,中央必须也得采取鼓励出口的政策,因为给出口企业13%的出口退税。同一个商品拿到国外卖,赔10%才挣3%,在中国挣1%都不如那3%多。那我怎么鼓励国内消费?没法鼓励。中央决定鼓励,但是不到两个月就改了,当时温总理讲,还是要两条腿走路,出口、内需都要走。为什么?因为一个报告说,不是没有钱,钱有的是,转型过程会造成大量的失业,这些人失业怎么办?补贴钱可以,我们解决不了一个问题,这些人拿着钱没事,不干坏事干什么?赌博都是好的,不干点犯罪的事可能吗?小布什跟温家宝说,你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想的是什么?温家宝说,每天第一件事,今天1.2亿人坐车不知道干什么,说炸哪,很有可能。现在地铁都安检,如果不怕他们炸,要安检干什么?从我来说我觉得没用。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搞安检,当然解决就业就用说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全世界经济都已经进入萧条时期,全世界产能过剩。人类进入马克思所说的经济生产能力时期,就是物质极大丰富,今天物质已经极大的丰富了,他不知道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占有欲是无止境的,人类最大的困难,是无力消费我们生产出来的物质、精神产品。怎么把全世界所有物质产品消费掉?

举个例子,全世界每天生产80到90亿公斤牛奶,算起来全世界每个人要平均每天喝1.2公斤,你能吃那么多吗?生产这么多牛奶,非洲还有那么多人没有饭吃,是分配不均,不是生产没有极大丰富。全世界时间的服装、食品、吃穿住行,整天消耗都消耗不掉。怎么办?就得浪费,不浪费就没有办法,手机就得更新,现在是两年一更新,早晚变成两个月更新一次。不浪费你怎么办?2014年石油供应继续超过需求,全球石油消费增长0.8%,而生产却增长了2.3%。

你用不了,所以现在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世界能源从全局来看,仍处在储备量过剩问题,新能源发现、开采速度也加快能源消费速度状态,到2014年全球石油、天然气总探明储量已经是1980年的两倍多,这BP的研究报告。现在更严重了,都不是发现的多了,现在生产的都比每天用得多。你就用不了,怎么办?美国跟加拿大今年贸易额大规模下降原因,就是因为油价下降,因为他主要是购买加拿大天然气。

你们卖的不是食品,就卖一个符号,卖保险卖概念,这是虚拟的,虚拟是无限的,物理世界是有限的,为什么在虚拟世界里网络防不住?虚拟世界是无限的,不断扩大,没有边,就是宇宙都有边,只有思想没边。人类对财富的欲望是无边的,所以你们这个行业是无边的。多了还想要,永远不嫌多,没有“够”的时候。牛奶你可以说,真喝不下去了,再喝要灌死。你们现在做的行业,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够”,你的客户永远没有“够”。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这个行业很有潜力。

上次来的时候很多人,今天来又有很多人,应该说这个行业的人会越来越多。

现在已经提出了民族要复兴,过去在衰败,现在要崛起,这个复兴过程,蓝线假设是美国,是超级大国,一直在发展,黄线这是日本,这个国家也在发展,只是比超级大国发展得慢。再看我们,红线,也在发展,但是我们慢慢要超过其他的线了。只有赶上大国,缩小和大国的距离,才叫崛起。日本是发展的,我们是崛起的,你崛起带来的结果和美国的结构性矛盾日益艰巨。

从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说民族复兴,没有任何人说是可能的,但是今天习近平说,是可能的。他说,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人家说,什么叫“更接近”?一万年、一百年?我们两个百年实现,最晚不会晚于2049年。也就是说,这是我们活着的人要实现,不是死了以后的事。

这才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当你说一个目标,说我死以后后代去实现,没有人在乎,因为你活的时间有限,死以后的时间是无限的,习近平讲,“我国已经进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阶段”,这是2014年讲的。“我们越发展壮大,遇到阻力和压力就越大,面临的外部风险就会越多,这是我国由大向强发展进程中无法回避的挑战,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绕不过去的门槛”。告诉大家,我们面临的困难只会越来越大,不会越来越小,就跟你一样,你在国内做理财的难度,一定比到国外容易。国内做理财,经验的需求、知识需求各方面要求都是低的,到国外要求就高了。

也就是说,“走出去”难度更大。“我们事业越前进,越发展新问题就会越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就会越多,面对的不可预测的事就会越多,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我们走出去,会遇到更多的不确定、更多困难,我们提供公共产品,就是要减少风险、增加确定性。“一带一路”是政府通过这个方法给大家提供安全保障,减少风险。挣钱还得靠我们自己。政策目标就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保障。

我们很多人认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要几百年才能实现。这个想法我自己认为,第一就是不负责任的,是想把这个责任推卸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你说我这会不行了,那是你的事了。所以我们现在发现孩子上大学之前特别玩命,上了大学又解放,大学毕业结婚生子,然后你就说历史责任到你们了,你们要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一代一代传下去。实现民族复兴,要“我”来实现,而不是让孩子实现,你都实现不了,你怎么知道你儿子比你强?如果下一代比上一代强,怎么会一个朝代一个朝代走向灭亡?

大秦帝国嬴政13岁继位,22岁勤政,到39岁统一了中国,一共26年。罗马帝国凯撒40岁当执政官,58岁被暗杀,养子屋大维建立罗马帝国,一共33年。俄罗斯帝国,彼得大帝10岁即位,17岁掌权,赢得与瑞典北方战争后称帝,共33岁就建立了欧洲最强的国家,到52岁死亡也就掌权37年,也是把俄罗斯从落后的农业国变成现代化的工业强国。苏联二战结束于1945年,被德军炸得夷为平地,是一个落后的国家,美苏1972年签署战略核武器协议,正式承认苏联为超级大国,后来尼克松访苏与勃列日涅夫签署10项文件,共29年。我们这代人现在有这个机会,让这个国家实现民族复兴,别指望下一代。

原标题:【深度好文】阎学通:中国有多少本钱跟美国叫板?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