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一带一路” 背后的深谋远略
来源:桥梁杂志 2016/02/02 10:17:12 作者:张建平
字号:AA+

导读: “一带一路”建设是一个庞大、史无前例的系统工程,正确理解“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方案,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建设是一个庞大、史无前例的系统工程,涵盖的地区跨越亚洲、欧洲和大洋洲,涵盖的内容包括从政策沟通、设施联通到货物流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领域的方方面面。因此,正确理解“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方案,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是倡议而非战略

首先,我们应把“一带一路”作为一个中国的倡议,而不是把它作为中国的战略。尤其是当我们向外国友人介绍“一带一路”建设时,提到“战略”,可能就会使对方产生不必要的猜疑。例如,我们今天在非洲搞投资、搞建设,打出的都是“中非合作”,而非“战略”。

从官方发布规范的“一带一路”英文翻译“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来看,“一带一路”有两个本质:第一,它是由多条带形成的一个新的巨型经济网络;第二,它是一个新兴的国际区域合作平台。在这个大平台之上,各国之间的合作是开放包容的。也就是说,任何沿线国家愿意合作的话,既不需要谈判,也不需要设置前提,只要签署了协议,就可以展开合作。可见,与自由贸易协定相比,“一带一路”是新型的国际区域合作的平台。它不是中国的独唱,而是沿线各国的大合唱。

有利于全球经济均衡发展

“一带一路”是中国实施更加主动的对外开放战略,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系和形成全方位的开放战略新格局的客观需要,也是中国顺应全球和区域发展格局新的变化,培育中国新的国际竞争优势的重大战略部署。同时,它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的客观需要,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均衡发展。

首先,“一带一路”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需要。过去的十五年,正是中国经济从量变到质变的十五年。在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区域经济一体化浪潮推动下,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从全球看,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新的制造业中心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家。然而,全球制造业中心也不会永远留在中国。现在,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逐渐失去优势,大量的产业在向东南亚转移。比如,一个无锡纺织工人的工资大概是每月3000元,但是在柬埔寨的金边,一个纺织工人的月薪折合人民币只需100元。显然,大量的劳动力产业未来都将向这些国家转移。同时,路桥建设、港口建设也都将随着制造中心而转移。

因此,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下,未来中国要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都迫切需要实施更加主动的对外开放战略,向东南西北全面开放;不仅要对亚太开放,更要向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开放。

其次,“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是国内发展的需要,同时也为了适应新的全球形势。随着中国不断融入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需求迅速增长,中国金融机构和人民币国际化相对滞后,以TPP为代表的新的贸易规则体系正对我国形成新的挑战。“一带一路”的推出正是中国国际地位不断上升后,对规则与话语权需求的结果。面对TPP和TTIP带来的国际贸易规则体系的重大挑战,“一带一路”成为中国首次成功倡议的国际区域合作平台。

第三,“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发展的需要,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的客观需要。目前,中国最大的需求就是转方式、调结构,调整失衡的经济结构。中国的经济失衡主要表现在制造业的比重过高,而服务业的比重太低。与中国的情况恰恰相反,“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经济体属于制造业严重发展不足,缺乏能源、缺乏基础设施、缺乏工业化的进程。以印度为例,印度现有人口12亿,现在还有50%的人用不上电、人均GDP目前不足2000美元、制造业对GDP的贡献只有20%。此外,印度道路状况差、建设速度慢,也是当前印度基础设施领域的突出问题。

相比之下,中国在工业化发展方面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形成了大量的优势产能,可以与“一带一路”国家形成良好的对接。也正因为如此,“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沿线国家的积极响应,很多项目已进入大规模的建设阶段。

基建通是“一带一路”的基础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对“一带一路”合作具有关键的基础性作用,而现实和未来的“一带一路”合作对互联互通有巨大需求。正如中国的宝贵发展经验是“要想富、先修路”,“一带一路”大量的发展中经济体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而中国的供给能力将与之形成完美匹配。

互联互通将有效改善“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环境,推动各经济体之间加速构建全球价值链,并逐渐形成区域生产网络,使相关经济体融入国际产业分工中来,从而获得宝贵的发展机遇。在此过程中,中国的对外投资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并带动中国与相关国家区域内贸易的发展。产业合作密切了贸易投资关系后,许多经济体就会有足够的动力寻求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与便利化,走向自贸区的建设。“一带一路”所有经济体应合作把握好这四个层级的递进关系,通力合作,推动经济共同繁荣。

例如,东盟是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节点区域。过去十年,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经贸关系可以说是走过了“黄金十年”,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则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未来,中国应以中国——东盟海洋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战略抓手,以海洋经济合作发展、提升国际物流效率、航运通道建设与维护、关键港口城市合作等为重点,以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为核心,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为战略合作平台,推进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

640.webp (27)

引PPP模式缓解资金缺口

“一带一路”也需要资金的支持,那么钱从哪里来?

实际上“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当中涉及很多“一带一路”的企业都是属于穷国或者发展中国家,应该说2/3经济体的收入水平都在中等收入以下。但是要想改善基础设施,投入则是非常巨大的,往往是万亿级的。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不能满足这种需求的情况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就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

同时,在发挥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引导作用的同时,还可以带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银行,以及各国的开发银行共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另外,由于现有资金和未来所需资金的缺口非常巨大,还须引入PPP模式。现在,PPP模式已经得到了高度的重视,但是PPP对规则有非常高的要求。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带一路”经济体,如何保障民营资本不会亏本,且有一定盈利,同时又要防止民营资本暴利,这些都需要通过规则来进行制约,以便让PPP模式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640.webp (28)

运用各种工具控制风险

除了机遇以外,“一带一路”的风险问题也是业界最为关注的。

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经济体,发展水平差距很大。有的国家有内战,有的国家受到国际社会制裁,有几十个经济体还不是WTO成员,市场秩序和市场信用比较差,在发展中风险很高。

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就要求我们既要正视风险,同时也要想办法规避风险、控制风险。

首先,我们不能盲目地“走出去”,而是要调动国家政府、行业协会,以及企业自身等多方面的力量,共同识别发展方向,对项目进行战略性分析和综合的可行性分析。其次,还要学会利用各种风险控制工具,尽可能降低合作与投资的风险。例如,及时收集国家颁布的针对不同国别的投资分析报告;寻找合适的保险企业进行合作;注重商业咨询的作用。此外,还应该向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学习防范风险的办法。总之,面对“一带一路”中的风险,我们要形成多方合力,识别风险,化解风险。

640.webp (29)

(作者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研究员,博导,中国社会经济系统分析研究会副理事长,商务部、国家林业局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家组成员。)

原标题:解读“一带一路” 背后的深谋远略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