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这将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来源:转载 2016/02/02 10:51:14 作者:莽原小鹿
字号:AA+

导读: 我们被一群穿着和我们一样,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第一批来的战友们包围起来,被火辣辣的热情包围起来,一双双热情的手,一块块凉爽的毛巾,一张张亲热的笑脸,弄得我们不知所措。晚饭后,我们脱下灰军装,换上女儿装,端着脸盆,来到小河旁,想洗去旅途的灰尘和疲劳。

我们被一群穿着和我们一样,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第一批来的战友们包围起来,被火辣辣的热情包围起来,一双双热情的手,一块块凉爽的毛巾,一张张亲热的笑脸,弄得我们不知所措。

“快来啊!大家品尝一下北大荒的特产------嘟柿果,可甜了!”一个剪着男孩子短发的很漂亮的女孩儿,为我们送来一水桶嘟柿果。

“嘟柿?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果啊?”我们纳闷的问。

“当然了,这东西只有北大荒才有,是地方特产。在哈尔滨别说见,就是听也从未听说过啊。这是我们刚从野地里采来的,快吃吧!”说着,这个被称作“阿尔巴尼亚”的漂亮女孩儿,就给我们做了个示范动作,抓起一把嘟柿果,送到嘴里,美滋滋的吃起来。馋得我们禁不住也直咽口水。

不再矜持,我们也凑过去,用手抓着往嘴里填。紫色,椭圆形,外面还挂着一些白色的霜,有点像马奶葡萄,含到嘴里,有点黏黏的象挂了一层蜜。一咬,一种甜味略带酸味和酒味的汁液,沁入你的五脏六腑。

“真好吃,真惬意,真畅快!”我们边吃边赞叹这神奇的野果。

忽然,宋魏叫了起来,“看啊,你们的牙怎么都紫了?”

“是啊,不过没关系,漱漱口就好了。这就是大自然的奇妙,这果可不能吃多了,吃多了它会染紫你的牙,还会醉倒你呢!”阿尔巴尼亚说。

“北大荒有奇果,紫色,性甘微酸,能染牙,可醉人------”一个斯文的戴眼镜的书生模样的同学,学着课文咏荔枝的风格,做起了文章,惹得大家一片哄笑。

“搬行李了!”带队的同志命令着:“从前往后,一个排两个帐篷,男左女右,按顺序,把行李放在各自的位置上,然后出来集合。”

我被分在一排三班,与钱如茵一个班。我们带着行李进帐篷一看,帐篷里两面是用白桦小杆搭的大通铺,上面铺着一层散发着清香味的晒过的茅草,厚厚的。不容多想,铺好行李,赶紧出来集合。

“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红色星火农场的主人了。这里,就是你们的新家,大家要在这里开荒种地、种菜盖房。你们新来的同学编为二连,五月份来的那批是一连,大家要互相帮助,团结友爱,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何场长象老父亲似地,憨厚朴实,“这里很荒凉,只有我们二百多人,周围有野兽出没,大家要注意安全,不能单独行动,不能私自下山,有事请假。一会儿吃晚饭,饭后大家可以在营区附近自由活动------”

我们沿着白桦杆搭成的小桥,跨过哗哗流淌的小河,来到了帐篷对面的炊烟袅袅的伙房。伙房是杆加泥结构的茅草屋,土坯垒成的土灶上,架着两口直径一米的大锅。锅里,土豆炖粉条正冒着腾腾的热气,香味四溢;雪白的大馒头散发着甜甜的麦香。锅下,燃烧的树枝木板噼噼啪啪直响;还有一个像城里单人床那么大的、木板做成的案子,上面有个又粗又长的圆木棍子用铁环固定着,据说是做馒头的面案子和杠头。炊事员都是比我们早来的知青。

我们被安排在用小杆支起的没有四壁的凉棚中,围在小杆搭的长条桌子旁边。没有凳子,只好站着,一手端着盛菜的大白碗,一手拿着大白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说来也怪,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饭菜,我们居然吃的比在家里还香!大概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居然有一些长着翅膀的蚂蚁飞到我们的饭碗里!有人恶心的吃不下去,扔下碗筷跑开了。

阿尔巴尼亚告诉我们,这是常事。这里各种奇怪的小昆虫、小动物可多了,有瞎蠓、草爬子、瞎猫傗子、带有螨虫的小老鼠等等,要加小心,有的咬人,有的还能传染病害死人呢!听得我们心惊肉跳。

晚饭后,我们脱下灰军装,换上女儿装,端着脸盆,来到小河旁,想洗去旅途的灰尘和疲劳。

这里的小河是辰清河的支流,河面宽阔,河水很浅,清澈透底的河水发出美妙的哗哗声。河底的鹅卵石五颜六色,十分美丽,清晰可见。我们刷牙的牙膏泡沫,引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小鱼!这里的小鱼,象松花江的鱼苗一样大小。它们追逐着泡沫,好象一点都不怕人,就在你的手边游来游去。你刚想抓住它,它却蹭的一下逃脱了。转而,又来追逐嬉戏。我们散开辫子,让河水梳理我们的长发,却发现河水又润又滑,洗过的黑发柔顺飘逸,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我坐在河边的青石上,把脚放在河水中,任凭河水流过脚面,任凭小鱼咬我的脚丫,享受着从未经历过的恬淡美妙。举目远望,辽阔的天空、起伏的山峦、茂密的森林、无垠的麦海,再加上这原始的茅草屋、亭亭玉立的凉棚、飘渺的炊烟、小桥流水,还有这沉睡千年待开垦的黑土地和帐篷里传出的悠扬的短笛声,构成了一幅美妙动人的图画。让人不由得想到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如果不是漫步河边的城里的少男少女,你一定会以为是穿越时空隧道,到了古代的原始部落------

渐渐,一抹淡红色的晚霞挂在天边,映在水中,河水变得像一片红色的锦缎。小桥上,站着两个人,面对面,逆光下,看不清是谁,只看见两个影子与小桥影子融为一体,在晚霞的映衬下,像是农家大妈手下的剪影,清晰而又朦胧,古朴而又美妙。我简直看呆了!

突然,远处一只野鸭冲腾而起,飞向天空,融进那红红的晚霞中!

“哇,太美了,这真是‘落霞与孤鹜齐飞,长天共秋水一色’!今天,我总算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了!”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一种冲动荡漾在胸中:太好了,这将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原标题:原始部落 梦开始的地方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