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七星泡成长发展的光辉史册
来源:知青网 2016/02/02 10:53:56 作者:孙馨玲
字号:AA+

导读: 1999年5月的一天,崔蓉芳师傅来电,邀请我们一家三口在中山东一路“人人海鲜大酒楼”吃早茶。崔师傅患了绝症,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决定回农场,将自己的最后归宿选择在她为之付出了一生心血的农场。

1968年10月,我下乡来到七星泡农场三分场。结识崔师傅是我调到小食堂任司务长,当时崔师傅是食堂管理员,这一交往就是几十年。我们之间结下了情同母女的感情与友谊。至今我保存着一张与崔师傅家人的合影,照片上的崔师傅只有40出头,最小的女儿还抱在怀里。崔师傅待人非常真诚,非常热心。刚下乡时,我才16岁,工作上许多活儿都不会做。崔师傅视我如她自己的孩子,手把手地教我工作,教我生活。

1972年农场遭受自然灾害,食堂缺米少菜,经常开不出饭来,一天卖一斤面粉让自己想办法。那时的我已调到小卖部工作,20岁左右的人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崔师傅让我吃住在她家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她经常向别人介绍说我是她的大女儿。回到集体宿舍住后,崔师傅只要做换样的饭菜就会叫我一起吃,我感到特别温暖。在那冰天雪地的北大荒,我又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疼我、爱我的妈妈。

崔师傅20岁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对党忠心耿耿。她要求我积极靠近党组织,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崔师傅的帮助下,我积极要求上进。1973年,分场整建党结束时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崔师傅的为人,让人感觉她想帮助你,她恨不得把心掏给你。

崔师傅有一股吃苦耐劳拼命的干劲。1972年,她从食堂管理员调任分场妇女干事。虽然是分场妇女干事,但并不局限于做妇女工作。农忙时,她带领家属突击在生产第一线。夏锄时,为了抢农时,分场提出“早晨三点半,晚上看不见,地里两顿饭”。她带领的家属队,就是一支突击队。大田里,锄草、间苗有她们的身影;菜园里,移苗、捉虫有她们的帮助。

常常是干活累得直不起腰,缺觉困得睁不开眼,但崔师傅她从不叫苦叫累,40开外的人和年轻人一样拼命。为了改善职工、青年的住房条件,分场每年还有建房任务。崔师傅担当基建队队长,工作干劲令人难忘。谁都知道,基建工作是个重活累活。身材瘦小的崔师傅,运石头、搬砖头、脱大坯、垒墙、上房樑,哪里需要崔师傅就出现在哪里,她就让人感觉,好象是一部不需要加油的机器,永不停歇;又像是一匹不需要加鞭的快马,勇往直前。

崔师傅无论干什么,食堂管理员、妇女干事、基建队长,都能按照领导的要求做好工作。在负责知青连队的同时,还要管家属区的工作。她为促进场区的环境改观做了大量的工作。崔师傅上有80岁的婆母,下有4个未成年的孩子,但她从未因此而影响工作。

1986年,我调到上海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崔师傅老两口退休后,到上海“投奔”女儿、女婿了。我和崔师傅一家又见面了。崔师傅患了绝症,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决定回农场,将自己的最后归宿选择在她为之付出了一生心血的农场。她用丰盛的早茶向我告别,留给我的是美好的回忆。想到这些,我愈加感到的是无限的哀伤和无尽的思念。

明年就是七星泡农场建场50周年了。七星泡农场的今天,是历代七星泡人辛勤付出的结果。不管我们现在身处何地,我们的身上已经深深烙下七星泡的印记。热情、开朗、热爱生活、吃苦耐劳、只有奉献没有索取的崔师傅,是一代七星泡人的缩影。所有为七星泡建设做出了奉献的人们,他们的青春,甚至他们的一生,不容置疑地已载入了七星泡成长发展的光辉史册。

原标题:最后的早茶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