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至今萦绕在我脑中43年前那碗粥
来源:查哈阳知青网 2016/02/03 10:24:29 作者:叶金厢
字号:AA+

导读: 那时,兵团经常搞大会战:冬天,水利会战;春天,播种会战;夏天,绿油油的水稻长到一尺高时,又掀起除草大会战。我眼含热泪吃完这碗粥,当天,我把小钱给我送粥的事写成一篇稿,让广播站播出,以示我的感谢。

在北大荒下乡的四年中,遇到很多很多人,发生过很多很多难忘的事。我的兵团岁月,已经写出不少。还有一件至今萦绕在我脑中,让我不能忘记的事,就是一碗大米粥和给我送粥的钱丽明。

那是我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查哈阳的第二年。1970年春天,我从16连调到二营营部做宣传报道工作。报道全营各个单位生产经营情况及好人好事,给营广播站供广播稿,还给团部宣传股提供稿。

那时,兵团经常搞大会战:冬天,水利会战;春天,播种会战;夏天,绿油油的水稻长到一尺高时,又掀起除草大会战。记得,在一个非常炎热的大晴天,我来到15连。在他们的水稻田里,了解了他们的除草情况。

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炙烤着人们,知青们个个像小老虎一样,不怕苦,不怕累,光着脚,高挽着裤腿,汗流浃背的在稻田里推着除草机。个个一身汗水,两腿泥水,你追我赶,拼命干活儿。好一幅热火朝天的大会战的景象。

地头上,支起一口大铁锅,里面烧着开水,供大家饮用。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中午不回连队休息,在地里吃饭。食堂把做好的包子送到地头,看到饭送来了,饥肠辘辘的战士们像饿虎一样,争先恐后奔向送饭的拖拉机。唐连长给我拿了两个大包子,我却吃不下去。觉得肚子里隐隐做疼,胃里也一阵阵恶心,想吐。接着就想上厕所。我赶紧跑到广阔天地的无人之处,上吐下泻之后,感觉胃里舒服了一些。卫生员问了我的情况,说可能是肠炎痢疾,给我拿了两样药,让我赶快服药。我吃了药,连长要送我回去。我想这个样子,在这里也干不了什么,就谢绝了他们送我的好意,自己慢慢走回营部去了。

我来到宿舍——营部附近的工程连的一间屋里,静静的躺在炕上。心里特别懊恼,这么大忙的时候,我怎么会得病呢?我喝了一碗大铁锅里的水,可能是那水不干净,可是怎么15连的知青不得病呢?就怪自己的身体不争气!

下午,我趴在炕上写出15连大会战的稿件,送到营部广播室。又顺便去了营卫生所,医生又给我开了消炎药。肚子里的东西渐渐泻完了,浑身没劲儿,没有食欲。第二天,工程连的钱丽明发现了躺在宿舍里的我。这个比我小的妹妹,像个大姐姐一样,关心的询问我的病情,她说:你都一天多没吃饭了,那可不行!不想吃食堂的饭,我给你做点粥吧!

钱丽明是修理所所长钱浦的女儿,下午,她给我拿来一大碗热乎乎的大米粥,还有咸菜。让我趁热快吃。她用查哈阳的大米煮的粥又软又粘,真好吃。我眼含热泪吃完这碗粥,

当天,我把小钱给我送粥的事写成一篇稿,让广播站播出,以示我的感谢。第二天,我就觉得身上有力气了,赶紧投入工作。

四十多年过去了,钱丽明给我送粥的事,我牢记不忘。常想,不知小钱这个好心人现在哪里?生活的好吗?我默默祝福她健康幸福。

原标题:难忘43年前那碗粥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