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日本侵华与上海郊县抗日武装的斗争
来源:团结报 2016/02/04 09:09:58 作者:戴鞍钢
字号:AA+

导读: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略中国,久被其觊觎的上海及其郊县也饱受其铁蹄的践踏;其间,上海人民也以各种方式奋起抗争。日本侵略者企图通过组织伪区县乡镇维持会、自治会等,加强其对上海郊县基层地区的统治。

二、日伪的残暴统治

1937年日军占领上海郊县后,在各主要城镇均驻扎有军队,为便于其索取军需,维持地方“治安”,日军在各处派有“宣抚班”,负责“指导”当地汉奸组织成立“维持会”。1937年12月12日,嘉定成立治安维持会。1938年1月1日,青浦成立“维持委员会”,委员长李仲文,警察所长杨安青。日军宣抚班长为财前岁美。2月2日,上海县“治安维持会”成立,会长何尽美,声称指导精神为“民众生活安定复兴,日满支一体以确立世界和平”。接着,宝山、南汇、川沙、奉贤、崇明等县,也相继成立伪维持会、自治会等组织。与县级维持会同时成立的,还有各镇乡的维持会、自治会,如高桥镇民会、顾镇维持会、塘桥自治会、高行南镇商民自治会等。上述伪组织,都是在日军宣抚班的“指导”下成立的。日本侵略者企图通过组织伪区县乡镇维持会、自治会等,加强其对上海郊县基层地区的统治。

由于日本侵略者在占领上海初期,大部分兵力被派往侵略南京及沿津浦线向北进犯,留在上海地区驻守的日军兵力有限,只能重点保证对上海市区及交通要道的控制,而对于上海外围的广大地区要想完全控制,则显得力不从心。因此在上海郊县,日军在占领了县城及重要集镇后,更急需通过建立伪地方政权,来维持其对郊县广大农村的统治。但是,在乡镇日军据点之间存在着大量的乡村空间,这些地带就成为各种抗日武装力量的活动场所。日伪当局则如临大敌,严加防范。

1938年1月15日,汪伪上海市大道政府《紧急布告》称:“现查浦东区内不良分子颇形猖獗,兹定于十六日着手肃清……为此颁布戒严条例”;其共有杀气腾腾的六条:“一、一月十六日起至相当肃清日为止。二、准许人民日间营业,夜间绝对禁止通行。三、陆路上日间举行严厉检查。四、水上交通在此戒严期间禁止通行。五、所有东昌路码头及高桥、东沟、西渡、庆宁寺等处一律封锁。六、以上各条,倘有违犯,格杀勿论”(上海市档案馆编:《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上海罪行史料汇编》,第308页)。日伪当局的凶残统治和狰狞面目,暴露无遗。

三、沦陷时期的“清乡”

汪伪政府在日本的指使和支持下,于1941年至1945年间,在包括上海郊县在内的华中和华南沦陷区。进行了一个以军事清剿为主,兼具政治整肃、经济掠夺和思想奴役等多方面内容,大规模的持续性的“清乡”运动。其发端于汪伪政权的中心地区,即上海郊县所在的江苏南部,扩展于江苏、浙江两省大部分沦陷区,之后推广到安徽、湖北和广东三省沦陷区的一些省份。

“清乡”运动的实施,既是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其灭亡中国图谋的一项手段,又是配合其发动和进行太平洋战争而在中国占领区所采取的一项措施。对于汪伪政权而言,是企图采取“清乡”的方法,清剿和整肃长江下游地区的一切抗日力量,巩固其统治区。归根到底,“清乡”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沦陷区推行“以华制华”、“以战养战”政策的产物。

浦东地区,紧靠日伪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的上海。在这里由中共领导的抗日游击战争已经初步发展起来,日伪妄想用“清乡”来扑灭抗日战火,以保障这块要害之地。上海长期以来又是革命文化和进步思想的策源地,日伪对此不免心惊胆战。汪精卫特别强调:“上海是二十余年来共产思想的策源地,环境特殊,须从思想清乡着手。”1942年8月1日,清乡委员会上海分会成立,汪伪上海市长陈公博兼主任。8月16日,陈公博与日军第六十师团师团长小林信男签订《关于上海地区清乡工作中日协定》。

按照日军的决定,上海地区的“清乡”分三期进行。第一期,是浦东的南汇、奉贤、北桥三个区域。沿上述地区的周围,筑起了167公里长的竹篱封锁线,并在每一重要出入路口设置大检问所,在次要出入道口设小检问所,总数有41个,对出入人员、车辆、船只进行严密检查。抗日游击队采取隐蔽坚持方针,机动灵活地与日伪周旋,保存和发展自己的力量,以后并向浦西及平湖、海盐等地,开辟了新的游击区。

日伪紧接着实施一套政治整肃手段,进行编组保甲,实行户口异动登记、“自新户”管理和连坐切结等各项措施。为确保其统治的稳固,还组建汉奸军事保卫团体,在各乡镇成立“警卫团”,强迫18岁至45岁的男子加入,令其协助日伪军警担任警戒、守望、谍报。同时,又加紧进行政治和思想上的奴化活动,包括广泛建立伪国民党基层党部,诱骗青年参加伪国民党;实行教师登记,对小学教员加强集中训练,对广大中小学生灌输奴化思想。

1943年3月,日伪宣布浦东“清乡”结束。5月1日,开始第二期,地域为崇明、嘉定和宝山三个区域,矛头指向黄浦江以西的上海东北地区,企图消灭崇明、嘉定等地的抗日游击队。其办法仍然采用在浦东所实施的那一套,首先是严密封锁“清乡”地区,建筑隔离带。4月起,在上述区域周围筑起221公里长的封锁线,设立大小检问所25个,在封锁线内实施一整套法西斯统治,直至10月告一段落。12月开始,日伪又在川沙、浦西、浦北三个县区进行第三期“清乡”。以后,在1944年至1945年间,日伪在上海市区的沪西等一部分地区进行了“清乡”。直至日本战败投降,日伪在上海的“清乡”才告彻底破产。

原标题:戴鞍钢:日本侵华与上海郊县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