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知青食堂-我们的家
来源:知青网 2016/02/04 09:30:17 作者:张刚
字号:AA+

导读: 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家长们千叮万咛下,我和其他27名上海知青,离开上海,去塞外的一个小村庄,她叫‘外三道沟‘。次养猪的小周,做饲料,喂饲料,打扫猪圈,诊治病猪,样样拿得起,还要保证每个月有一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大猪供应食堂。

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家长们千叮万咛下,我和其他27名上海知青,离开上海,去塞外的一个小村庄,她叫‘外三道沟‘。

火车、汽车、马车,当我们拖着疲备的身躯下车时,眼睛一下子亮了,乡亲们正徽笑着向我们走来,憨厚的生产队长笑着说;欢迎啊!来,大伙儿把每位青年领到各自的家中好好招待。

我们坐在老乡家的小木墩上捧着粗糙的饭碗,吃着香喷喷的大米饭、红烧肉,眼睛湿润了,心里默默想到;放心吧,爸爸,妈妈,我们会过得很好的。

笫二天开始,我们就在知青食堂吃饭。这是一间临时腾出来的房子。二名当地老乡成了我们的大餐师傅,正宗的东北菜让我们胃口大开,吃得好、吃得饱。

与此同时,在生产队的帮助下,我们盖起了自己的食堂;红瓦铺就的屋顶,银色镶边的双层玻璃,二扇天蓝色的木门朝南开。屋内北墙正中,垒起了一个大大的炉灶,正上方是一只排气扇,左角边放着两口大缸,右角边架着一块面板,中间是用几块长板钉成的工作台。锅、碗、瓢、勺……样样俱全,望着自己用白石灰水粉刷一新的食堂,不由得想到家-这是我们的家。

农忙时,晨起露水湿脚,晚归星月相随。工作量大,需要食物补充,更何况都是一伙生气勃勃的年青人。

炊事班长小崔,是个巾帼英雄。和大伙一商量,自己养猪,保证大家一星期吃一次肉。自己做豆浆,豆腐,天天有的吃。自己种菜,白菜,卷心菜……每天菜谱不带重样。

第一次养猪的小周,做饲料,喂饲料,打扫猪圈,诊治病猪,样样拿得起,还要保证每个月有一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大猪供应食堂。

第一次做豆腐的小黄,磨豆浆,点卤水,豆腐成型,色香味全有,食堂门一开,一大桶热气腾腾的豆浆己经放在门口。

第一次种菜的小曹和大家在食堂的南面开辟了五亩地,请来老乡做顾问,购菜种,岔土播种,除害虫,灌水施肥。收获的季节到了;红艳艳的西红柿、红罗卜、绿油油的丝瓜,西葫芦,白生生的卷心菜、大白菜、紫凌凌的大茄子、小豆角……应有尽有,好一派塞北江南风光。

深秋阴冷,大白菜、土豆、罗卜等蔬菜要及时入地窖,没有热水喝,秋风阵阵,冷得姑娘们时不时地往小树林方便。为的是多摘一颗白菜放进地窖,冬天也有菜吃。

雪花飘,严冬到。上山砍树堆柴垛。气温零下十几度,清晨三点出发,穿靴戴帽捂手套,全身棉袄披大衣,就这,还冻得有车不坐,跟在马车后面紧着跑。年青力壮,上山不到一小时,满满的一车柴就砍好了。大约砍了十来车。上午十一点左右,木材己卸在食堂前的场院里。杂乱无章的木材要一根根排列好,堆到三四米高。老乡说;这叫堆垛。这可是技术活,堆不好要坍的,可我们也学会了。我们知道;这柴经过数月风干,烧火时,火力旺,饭菜香。

食堂成了我们的家。小马深有感触。一天傍晚,外出归来,不慎跌入深沟伤了骨头,只能卧床休息,是可亲的食堂,为他一日三餐送上可口的饭菜;骨头汤天天喝,大米饭顿顿有,家乡菜日日见。心情舒畅自然痊愈很快。

春耕、夏长、秋收、冬藏,转眼又近新年。年年过年在家中,今年异乡客地过。不免遥往故乡倍思亲。

村长和乡亲们早就猜透了我们的心思,大年夜那天,他们穿红戴绿喜滋滋地走进我们食堂,撸袖子,甩膀子,给我们包饺子来了。

吃了饺子,团团圆圆,送旧迎新,大吉大利。

我们又烧了不少家乡菜;用自己钓的鲑鱼--清蒸、用自己做的豆腐衣--百叶包肉、用自己饲养的猪--红烧蹄胖。还有满满一锅汤--有当地的黑木耳、粉丝,蛋饺,上面铺上清凌凌的菠菜。

围着长桌,举杯共饮喜庆酒,遥祝父母身体健康。放心吧,爸爸、妈妈,我们过得很好,我们有一个可亲的家--知青食堂。

原标题:知青食堂-我们的家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