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黑土地生涯从此算是真正开始
来源:转载 2016/02/04 09:36:33 作者:方贤明
字号:AA+

导读: 我站在屋外的空地上,往远处看,虽然已经是5月下旬的时光,但在远处或近处背阴的地方依然能看见没有融化的积雪。没有昨晚的细粮,早餐是一块从没有吃过,也从没有见过的苞米面发糕、苞米面糊糊和一小碟被称为“小菜”的腌菜。

早上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没有手表,墙上也没有时钟,不知道已经几点钟了,但屋外太阳已经升起。因为托运的行李,还没有到,没有被褥只得和衣盖着那7斤半的棉大衣,睡了一晚。屋子里火墙烧着,底下的炕也烧着,屋子里并不算冷。我走出屋外,5月的天气,这里还是有点儿冷,但穿着两件毛衣还能挺得住。

5月22日在上海彭浦火车站乘车离开上海,经过3天3夜的长途跋涉,于25日下午4点来钟到得火车站——福利屯车站,然后坐着解放卡车来到连队,时间已是下午6点多钟,已近黄昏。到了后,洗洗脸,洗洗脚,吃点晚饭——白面馒头和鸡蛋炒肉丝,然后稍微整理一下带来的行李。宿舍里除了一溜双层炕外,那是在连队专为我们搭建的上层铺(下面的火炕上再搭的一层铺),余下的地方不到3尺宽,还靠墙搭了一溜脸盆架子。因此在食堂吃完回屋就各自爬上自己的铺位。(以后的日子一直是这样,进屋就上炕)。我睡在上铺,和同伴们叽叽喳喳地聊了一阵就睡着了。三天三夜的硬座的旅程也确实是累了。

我站在屋外的空地上,往远处看,虽然已经是5月下旬的时光,但在远处或近处背阴的地方依然能看见没有融化的积雪。宿舍就在道边上,尽头的两间屋子是连部办公室,再过去,就是一条排水沟,沟外是一条从营部通到连队,再通往其他地方的公路,那是一条七八米宽的土路,对面过了一条排水沟有一个厕所,红砖砌成,男左女右;另外还有几座土房子(后来知道那是牛圈马厩),宿舍的前面是个操场,有一副篮球架矗立在院子的两头。对面不远处,看去有拖拉机停放在那里,还有高高的翘着尾巴的大机器(后来知道,那是康拜因)。宿舍房那一头连着食堂。宿舍和食堂都是红砖砌成,但屋里的地是没有任何修饰的泥地。此刻食堂的一半,也搭建了全木的双层炕,供为我们腾出屋子的老知青们使用。食堂的一头砌了一堵火墙,烧着火。我和同伴们同早来的老知青们一道来到食堂的窗口打饭。没有昨晚的细粮,早餐是一块从没有吃过,也从没有见过的苞米面发糕、苞米面糊糊和一小碟被称为“小菜”的腌菜。

我猛地明白,我的插队生涯、兵团战士生涯从此算是真正开始了。

以上是三十八年前今天的一段生活片段,时间是1970年5月26日,是到连队的第二天早晨,地方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八团四营四十连。

原标题:情系黑土地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