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刘仰:科技进步论者太乐观了
来源:环球时报 2016/02/04 10:57:04 刘仰
字号:AA+
刘仰:科技进步论者太乐观了

导读: 这是一个关乎人类终极命运的话题,谁都没有斩钉截铁的结论。当今中国需要依靠科技进步来提升国力,这没有问题。我想,刘慈欣坚定地支持科技进步,一定程度上也是这个原因。但在终极问题上,我觉得刘慈欣过于乐观了。

刘仰:科技进步论者太乐观了

读了《环球时报》1月29日刊发刘慈欣先生的一篇文章《科技尚处在等待爆发的初级状态》,笔者想说几句,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比较重要的话题。

刘慈欣在这篇文章里表现了一个“科技进步”支持者的坚定立场。当今世界,“进步”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思潮。进入近代以来,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由此而扩展的社会理论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一个重大转变——古人的“今不如昔论”被“历史进步论”彻底打败。支撑历史进步论最强大的现实基础并不只是达尔文学说,而是每个人都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感受到的科技进步。

当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煤炭、钢铁、铁路、轮船把英国搞得黑乎乎、雾蒙蒙的时候,人们向往进步的强烈热情并没有受到阻碍,最多只有狄更斯在那嘟囔: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而当奥本海默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里望着巨大的蘑菇云低声喃喃:我看见了魔鬼,我看见了死神……的时候,科技进步遭遇了历史上最重大的阻力。如果说对于科技进步的阻力以往只来自于“今不如昔”的道德评判,那么这一次,它的阻力来自于科技本身。人们意识到,科技可以毁灭人类和地球。又过了不到20年,蕾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一书掀起一场持续至今的环保运动。它的本质就是,科技进步自身带来危害终于被大众真实地感受到,由此,大众从最直观的感性层面开始反思科技进步,从而成为科技进步的阻碍力量。

对于上述阻碍或反思科技进步的现象,刘慈欣在他的文章里都提到了。但他要么是轻轻地带过,要么过于乐观。他像当今很多进步论的坚定支持者一样相信:科技造成的问题只能靠新科技来解决。反对者同样可以反问:谁能确定新科技不会带来更大的新问题?谁能确定这个非平衡系统最终不会崩溃?

这是一个关乎人类终极命运的话题,谁都没有斩钉截铁的结论。当今中国需要依靠科技进步来提升国力,这没有问题。我想,刘慈欣坚定地支持科技进步,一定程度上也是这个原因。但在终极问题上,我觉得刘慈欣过于乐观了。

人类总有一些好事者在思考一些遥远的问题:科技进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人类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当未来科技带着人类移居到其他星球,那会是天堂吗?我们已经看到半个世纪以来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对于科技进步的反思乃至禁令日益增多,例如美、英等国以及国际社会先后成立“生物伦理委员会”或类似机构。这些机构的功能之一就是从道德伦理角度对于“科技进步”做出预先判断,从而决定推动或停止某项新科技。套用一句时髦话,我认为,人类将日益需要“把科技关进笼子里”。

原标题:刘仰:科技进步论者太乐观了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