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国防预算“谋划”长远利益
来源:人民日报 2016/02/04 14:01:19
字号:AA+

导读: 卡特称,2017财年国防预算案总金额为5827亿美元,比2016财年略有下降,但侧重内容有所不同。

一月二十七日,伊拉克一军事基地内,美国士兵指导伊拉克部队进行实弹演习。

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2017财年的美国国防预算将于2月9日公布。2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专门介绍这一预算案。卡特称,2017财年国防预算案总金额为5827亿美元,比2016财年略有下降,但侧重内容有所不同,欧洲防务、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研发投入以及深海、太空和网络安全等领域成为重点。美国学者认为,新的国防预算着眼未来几十年,“谋划”长远利益。

几组预算数据可能引起不同解读

卡特在演讲中公布的几组数据引起了媒体关注。

其一,拨款34亿美元用于强化美国在欧洲的军事存在,这一数额相当于前一财年7.89亿美元的4倍多。具体开支内容包括增加美国驻欧军事人员,开展更多培训与演习,改进军事支援系统等,重点是中东欧地区。

其二,拨款75亿美元专门用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比2016财年增加了50%,其中包括花费18亿美元购买4.5万枚精确制导炸弹。

其三,拨款714亿美元用于研发。用卡特的话说,“这是美国的其他机构难以企及的”。这一数额比上一年度增加13亿美元,主要研发方向包括小型的无人机系统。另有一种新式高速炮弹,可由现行海军列装的枪炮发射,取代比较昂贵的爱国者导弹。

其四,投资81亿美元用于提升水下作战能力,未来这方面的投入将达到400亿美元。在太空领域,将在上一财年增加50亿美元的基础上再大幅增加。在网络安全领域,将投入70亿美元,未来5年的投入将达350亿美元。

在上述几组数据中,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款项用途明确,其他几项则有可能引起不同解读,如对欧洲投入的增加被解读为主要针对俄罗斯,提升水下作战能力被解读为主要针对中国。

仍是世界上国防开支最大国家

关于美国国防预算,记者1日参加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研讨会时,拿到了该机构提供的一份材料。数据显示,1951至1990年,美国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7%,布什与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峰值是占比4.5%。2016财年的国防预算总额为6070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

但以其绝对数额看,美国仍是世界上国防开支最大的国家,其国防预算约占全球国防开支的40%,相当于排名其后的十几个国家的国防开支总和。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对记者表示,美国的这份预算案主要着眼于“未雨绸缪”,目标是在危机发生之前有效介入,即所谓“离岸平衡”理念。具体来说,一是加强危机应对能力,二是加大军事领先优势,三是对一些所谓的“高端危险国家”保持威慑,平衡地区力量。

罗伯特·卡根对本报记者表示,美国的地缘优势得天独厚,周边没有强邻,因此没有直接威胁,更多的还是被盟友、伙伴国们要求发挥领导作用。他认为,美国在安全方面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向,欧洲、亚太和中东。《纽约时报》引用美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官员的话称,“美国调整国防预算是对欧洲已经发生变化的安全环境所作出的长期反应,俄罗斯对该地区安全构成了很大威胁。” 美国和北约联合部队驻欧洲司令菲利普·布里德洛夫日前也在一份战略报告中指出,俄罗斯是美国和欧洲安全的最大威胁,远胜于难民危机或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武装袭击。

而在前国防部副部长詹姆斯·米勒看来,美国的国防调整方向包括:一是维持军事行动能力,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的行动应加大力度,在阿富汗则不应全面撤军;二是保持示范作用,让美国的盟友及伙伴们清楚,美国的未来方向是什么,从而起到引领作用;三是着力提升战略能力,即在导弹防御、太空作战、网络安全等方面加大投入,在未来的竞争中保持领先。

讨价还价也是两党角力的过程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2日发表声明,对美国政府欲增加国防支出提升在欧洲的军事存在表示欢迎。有分析指出,受累于经济不景气,欧洲很多国家不断削减国防开支,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欧洲的防卫能力。北约近日在其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中称,2015年北约国防预算占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下降1.5%,为连续第六年下滑。

也有分析认为,虽然欧盟很需要美国的帮助,却也担心因此失去在国际舞台上的独立自主性。分析称,华盛顿想要把自己对国际问题的态度强加给欧洲,并迫使欧盟国家追随美国的外交方针。欧盟自创建以来,一直致力于成为多极世界中的重要一极,如果美俄对抗损害到欧盟的国际地位,欧盟将不会轻易允诺美国重返欧洲。

此外,美国即将公布的这份预算案,基本上是为下一任政府准备的。下一位总统来自哪个党,目前尚不明朗。而卡特本人据称将在2017年1月随政府的更迭而离职。他的这一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施,还有不确定性。

卡特一直强调技术研发与创新,而不是维持一支强大的军队。在这一问题上,他与军方将领存在不同看法。对于军方将领来说,更关注的是现实威胁,比如中央司令部对“伊斯兰国”势力的扩张更加担心,国防部与军方将领之间的意见不合影响到了国防预算的实施。

还有,国防预算案能否在国会得以顺利通过,也值得关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前众议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他担心这一预算案在国会引发激烈讨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花钱理念不同,凡是民主党提出的建议,总会遭到共和党的反对。这位在国会从政十几年的前议员表示,预算数额与实际授权数额总是存在差距,关键要看白宫有多大的决心来推动预算案通过,讨价还价的过程,也是两党角力的过程。

原标题:美国新国防预算“谋划”长远利益

责编:王鹏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