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国际大通道的前景与挑战
来源:求是网 2016/02/05 10:31:04 作者:张蕴岭
字号:AA+

导读: "一带一路"这样一项涵盖亚欧大陆大部分人口的超级工程,它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这也是一个涉及到众多国家经贸往来的跨地域合作框架,它将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2015年3月27日,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标志着对中国发展将产生历史性影响的“一带一路”战略进入全面推进建设阶段。

从地理空间上讲,“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以及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的经济通道;“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这样一项涵盖亚欧大陆大部分人口的超级工程,它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这也是一个涉及到众多国家经贸往来的跨地域合作框架,它将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

《求是访谈》特邀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张蕴岭,为我们讲解“一带一路”国际大通道的前景与挑战。

主持人:赵梦娇

嘉宾:张蕴岭(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著名国际问题专家)

主持人:有网友说,中国的“一带一路”目的就是为了打破TPP的围堵,您能否给我们简要介绍一下“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张蕴岭:“一带一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的战略,为什么呢?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我们经济发展起来了,但是我们往外一看,中国东部接着大海,我们改革开放以后,很好地利用海路实行贸易加工,然后出口。

但是再看我们接壤的大陆,无论是北部的俄罗斯,西部的中亚到西亚、南亚、东南亚,所有的基础设施都不发达,都不通,边界上几条小道,有条铁路也是老的,新的基本上没有发展起来。第二,这些周边国家都处于大部分不发达状态。一帮不发达的经济和不通的这个道路来围着你,那你要做什么?中国发展起来很自然要打通道路,帮助他们发展,那么他们发展了,我们的贸易机会,投资机会也就多了。所以只有和发展起来的这个地区相处,我们才能得到国家的这种安全,同时也可以发挥我们这样一个不同的新兴大国的作用。

所以我把它总结成呢,一带一路体现的,第一,是个新的大国观,就是要走这个不同于传统大国崛起的道路,为什么呢?我们这个创意不是打仗啊,不是去侵略,不去殖民啊,我是给大家合作共赢,一块协商共建,这样发展的。我是和平的,发展的新兴大国的体现。

所以原来你说,我走不同,这个与传统大国不同的道路,我要和平发展的道路,人家不信啊,我要做新贡献,那这一带一路放在这了,大家通过合作的方式。

第二个呢,我叫它就是这种新型的发展观,新型发展观,为什么呢?就是过去我们,我刚才也介绍了,二战以后最大的工效就是推动了世界市场的开放。发展中国家利用这个开放的市场参与,实现了很快的发展,但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够得到这个好处。所以光开放不行,必须得改善他们基础的发展条件。同时在开放的条件下改善他们,既为我们,也为大家,这是一种新的发展观,就是要帮助发展中国家,改善基本的条件,不能光强调这种市场开放。

第三个我叫新的合作观,为什么呢?发展中国家需要合作,这个问题谈了几十年了,我们推动过南北合作,南南合作,要求发达国家承担更大的责任,发达国家经济下降了,钱也少了,他不愿意承担责任,过去有发展援助,发展援助现在比例也越来越小。

另外,现有的国际机制用于基础设置的钱也很少。所以就需要创建新的合作机制,但是你没钱也不行啊,光中国一家拿钱也不行啊。根据研究,未来的亚洲光基础设置至少需要8万亿,那我们这点外汇也就3万多亿,都拿出去都不够,况且也不能都拿出去。另外,你自己去建也不行,所以他需要一些新的合作机制,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了一带一路,我们就很快地推动了亚投行,很快地推动了这个新的发展银行,建立了丝路基金等等。

那么我想像这样一些新的合作机制,还会进一步的发展,这就是新的合作观。它新在什么地方呢?第一,创造新机制;第二,“一带一路”是一个开放的大框架,东西南北大家都可以来是吧。一位日本这个企业问我,说日本没有加入这个“一带一路”,也没加入亚投行,我们能不能参加“一带一路”建设,我说当然可以,因为他是公开招标,只不过你加入这个框架,你可以取得更好的竞争条件。但是从原则上来说,它是一种东西南北,全方位的,全球合作平台。所以这就是这个新的这种合作观。

还有一个就是大家注意不太够的,我叫它新的秩序观,我们的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倡导三个内容。

第一,就是倡导海上的航行自由,你光自由了不行,要倡导海上和这个航行的合作安全。海上的合作安全和海上的合作发展。

为什么要挂个21世纪?它和传统的不一样,和传统的这种海洋秩序不一样。传统的海洋秩序就是美国提出来的《海权论》,一个大国最容易得到扩展利益的地方,就是海洋。为此它需要霸占海洋,我们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开放性的,不是寻求海洋霸权。一带一路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合作框架,在这个框架下,你就尽情的去创造,给你想象的空间创造的空间。那么有人说搞个时间表,几十年建成,我曾经提出来,这个也可能需要50年、100年,其实你想一想,100年要建成这么一个完整的“一带一路”,比如说西方利用了造船技术,发明了这种大的造船,使得世界贸易沟通便利了,主要是通过海路。但是海路计算一下,从上海,一个大船货,要到了阿姆斯特丹,大概现在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设想一下,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如果把上海的高铁和阿姆斯特丹一直通下来,建了一个高铁网,那么算了一下,大概就两天。

这不是说十年八年能建成,但是总有一天能建成,而且随着这个高铁技术的发展,将来可能不是300公里,500公里,可能更快,就说有了这个东西,就改变世界历史发展中的这种地缘优势的比较,过去是海上,那么将来呢,陆海都可以,所以我们这个一带一路,既有海,又有路。

主持人:那您觉得“一带一路”建设中,有哪些风险,或者是哪些难点在哪里呢?

张蕴岭:风险是有,做任何事都会有风险,你走路都可能被一个石头绊倒,有人说你喝口水可能都噎到,所以没有风险的事没有。那么一带一路的合作发展,包括安全,这是第一。它是一个综合的建设,比如说你要建一个铁路,你要建一个桥,安全问题就出来了,怎么来保卫这个铁路呢?那么我们现在有现成的例子,就是这个湄公河开航,中国和东盟国家的,那开了之后呢,后来安全的机制没建设,那么后来我们的船民就被杀了,船给抢了,出了大事,这才推动了合作。

第二,谈到风险,那么就是说我们主要还可能是两个内容,一个就是恐怖势力,他要袭击你的大桥怎么办?他要扒你的铁路怎么办?那我们就联合打击这个恐怖主义吧。对不对?你不能因为他有恐怖主义,我们就不去干了。况且另一部分,现在的很多的恐怖活动是和西方的这个不适当的干预有关,第二不发达的结果,是吧,社会差距太大,把一些人推向了这个贫穷边缘。就是各种,当然还有宗教,所以总之就是我要联合的来解决这些问题。

因为我想就是说,这个不能因为这个地区有一些风险你就不去做,第二个呢,大家知道的风险就是这政府换,政府这个政策变动,那你投那打水漂怎么办,对吧?这个呢,我想也有一些教训,在这个教训的基础上呢,我们应该制定一些这个有安全条款保证的这样一些投资、资金等等。我想可能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有经验来解决,总之我强调就是说,我们还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再一个,一带一路它不是一个项目,它不是说一次性有完成,它是一个建设的一个发展的一个长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呢,来逐步的来解决这个各种问题,同时我们另一方面看到这些国家愿意参与,他就愿意解决这些问题,因为不解决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没有好处,所以我们就可以得到当地政府公民的这种支持。

主持人:中国的崛起对原有的国际秩序会有一定的冲击,有人认为这种冲击是正面,会让国际秩序朝着共享与开放的方向发展,有人认为这种冲击会影响中国自身的发展,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张蕴岭:所谓国际秩序,它由各种各样的国际机制来支持的,那么它不可能永远保持不变,二战以后70年了,它本身也在不断地调整,但大家主要关注,特别是美国人关注的就是你会不会替代我,由中国替代美国,其实我们早就表明了,我们不想替代你,我们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愿望。比如说,亚投行的建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家都关注,中国拿这么多钱,这么高的份额,肯定寻求法决权,最后事实证明我们不要法决权。

所以我想,它总体上来说,就是不光中国了,一大批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还有整体的发展中国家,我刚才讲现在占一半,将来占70%,它总是要要求改革的,二战以后建的这些东西,都是发达国家主导的。所以反映发展中国家的声音,体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让发展中国家参与决策,这肯定是一个大的方向,这不光是中国,只不过中国的份额比较大,大家关注。

就是说,这个我们也一再表明,我们并不是以推翻你为目标,但是我要推动一个更加公平、合理、有效的这样一个秩序,而且这个秩序呢,不是以推翻完全打翻旧的,建一个全新的,在这个基础上呢,不断的推进它改造,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应该是积极的。

原标题:视频 | “一带一路”国际大通道的前景与挑战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