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更为强大的中国是否是西方的福音?
来源:西征网 2016/02/08 10:15:02 作者:保罗·肯尼迪
字号:AA+

导读: 西方世界都表示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统一、富饶的中国。但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真正为出现这样的一个中国作好准备了吗?

战略观察 | 一个更为强大的中国是否是西方的福音?

500年甚至更长时间以来,西方没能理解中国,也没有对中国的未来作出准确的预测。时至今日,我们所能够做的,也不比前人好到哪里去。数十年来,我们在北京和中国其他主要城市派驻专门的大使和领事,也未能清楚掌握中国政治得以运转的动力所在。两个世纪以来,我们向中国派送传教士,却收效甚微。长期以来,我们视中国大陆为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市场,而事实是我们的商业期望从未得到完全的实现。我们千方百计想使这片神奇的土地"西化"和"现代化",但它却不可思议地风采依旧。我们的这种近视观点来源于相互关联的两个难点。第一,我们--特别是美国--没有认真地研究过我们到底愿意看到一个怎样的中国。这就使得我们的决策者意见不一,在战略政策上不能始终如一。我们对华政策起伏不定,时常修改,因而有失和谐(如果我们认为中国是个谜,那么想象一下,我们的政策有时也同样使中国政府感到困惑不解。);第二,即使我们相信未来的中国将会顾及西方利益,或者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符合西方利益,我们却没有真正的能力去影响、更别说确保这种结局的出现。

那么,我们对华政策跌宕起伏,原因何在?首先,历史上的多个不同政体中国,其中一些要比另外一些更具吸引力,也更易于(至少我们这样认为)理解和对付。20世纪前半期,美国对大英帝国的看法是喜忧参半,原因在于事实上当时大英帝国被分为好几个不同的板块。我们承认大英帝国的领地,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因为这些领地住着白种人,实行的是民主制度。与此同时,我们反对英国对印度的专制性的殖民统治,同情印度人民的独立运动。我们嫉妒英国对马来西亚(盛产橡胶和锡)、波斯湾(盛产石油)的殖民统治,并希望其尽早终结。但另一方面,我们对英国在非洲的统治漠不关心,因为美国国内的黑人就没有任何公民权。美国目前对中国的看法,就如同美国在20世纪前半期对大英帝国的看法相仿,也是喜忧参半。

第二,美国国内分为不同的利益集团。在美国的大公司,如Bechtel公司和波音公司看来,对华关系应当尽可能融洽,因为其市场如此巨大。因此,我们应当优先考虑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消灭政府腐败、建立完善的商业法律,并与北京官方保持亲密接触。而在自由民主人士、人权观察家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看来,中国的体制应该受到质疑,除非它终止对西藏的压迫,结束对罗马天主教的迫害和其他伤害西方对自由的感情的行动。

在美国军方内部--这一点我们更接近于我们所面临的中国难题的实质,一些战略家认为中国现在是反恐战争的同盟军,也是制衡俄罗斯和印度的力量;其他人则对中国导弹系统的持续稳定的提升,中国对美国进行的军事间谍活动,以及北京对其与邻国的诸多边界争端从不妥协的态度充满疑虑。

实际上,因为中国有许多种发展前景,美国亦是如此,我们不清楚自己希望中国最终实现哪个发展前景。我们不希望中国变得弱小而动荡,如同我们不希望其他任何国家变得弱小而动荡一样。但是,如同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英国人一样,我们确实想当然地认为,如果任何其他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方式与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越接近,他们就会生活得越好。他们如果仿效美国的生活方式,就会更自由、更富裕,我们也将深深为他们感到高兴,并且对我们自己倍感满意。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高兴,并且对各方都有利的呢?

当然,也存在下述难题,它需要以最为坦率的方式表达出来。不争的事实是:中国越接近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在世界力量中占有的份额就会越少。让我们看一下一些基本数据。我们的人口不足世界总人口的5%,但我们却生产世界总产品的30%;在世界国防总支出中,我们占40%;全球网络信息量的45%,由美国人掌控;在科学和医学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美国占75%。从纯粹自私的角度讲,现在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美国这种长期以来的有利地位被加以改变。

然而世界在变,主要是因为中国在变。中国年复一年地变得越来越富裕,因而全球的力量平衡开始向中国倾斜。这里有另外一组数据:美国经济,按照国民生产总值(GNP)来计算,大约是8万亿或者9万亿美元,而中国则达到1.5万亿美元。但中国人口是美国的5倍,如果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接近韩国,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极有可能达到10万亿美元;如果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接近日本,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则有40万亿美元--远远超过美国。在这样庞大的国民生产总值之下,如果北京的国防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与美国目前的比例一样大,中国的国防预算将是美国的3到4倍。

如果中国经济以持续的、奇迹般的速度增长,在25到50年之后,中国将会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如同它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一样),世界在那时将会是什么样子?我们确实无从得知。乐观的观点是,如果中国确实变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它将成为全球民族国家大家庭的一个完全成员,把其怕人的军事力量变为发展经济的动力,并且成为西方的伙伴和朋友。即使中国变得更为民族主义化和更为棘手,它从未对在海外炫耀武力表现出任何兴趣,也从未对美国目前自认为属于其发挥全球作用的干涉其他地区事务的行为,表现出一丁点儿的关心。中国的航空母舰编队到加利福尼亚海岸执行任务,这听起来是极其荒谬的。而且,纯粹从商业的角度来考虑,在保持双边稳定关系方面,中国获得的利益要远大于我们。

因此,国际关系学中的现实主义者认为,日渐崛起的中国与维持现状的美国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理想主义者认为,中国与美国会成为最亲密的伙伴。这两种观点都过于极端,是错误的。我们应持的观点是,中美之间的关系,是具有独立主权的民族国家之间的正常关系:有时亲密合作,有时吵吵闹闹,但是,肯定不会公开地相互敌对。中国将要扮演的角色,可能是一个"更大一些的法国"。

但是,问题在于,美国人能否容忍一个崛起的中国,或其他任何一个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三倍、而非1/4的大国。如果这种情况出现,这将是一个美国公众共同面对的心理难题,而不仅仅是少数美国人所顾虑的难题。我出生于1945年6月,当时正值联盟国在欧洲节节胜利、日本在亚洲战败及大英帝国走向穷途末路之时,我是在帝国主义大撤退的氛围中长大:英国军团从印度、新加坡撤回,从西非和海湾地区撤回。那种境况不算太糟糕,英国逐渐学会了适应自己在国际上日渐衰落的地位,虽然不太情愿。英国以全国健康服务系统,取代了原来的地中海舰队。

美国可能要在很长时间之后才会感受大英帝国走向衰落时的那种气氛,因为它目前正处于最为强大的鼎盛时期。但是,美国走向衰落的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整个世界一直处于跌宕起伏之中,民族国家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的不断变化也从未停息。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亚洲,尤其是中国,正处于一个上升期。

我们到底希望看到哪一种发展前景的中国?当然,这样问表现出美国在文化上的傲慢自大。但是,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的一党统治制度的继续,与我们西方的价值观和民主理念是相悖的。如果出现一个走向分裂和战争连绵不断的中国,整个东亚和世界都将面临巨大的危险。但是,如果出现一个超高效率、生产力超强、国际地位空前提升、前途无量的中国,我们对出现这样的局面作好准备了吗?

原标题:一个更为强大的中国是否是西方的福音?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