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回马
原名赵敬超,作家,独立剧作家兼时评人。已出版或发表作品数百万字,并多次获得各种奖项。著有电影文学剧本《丑角波洛》、《浪漫天涯》、《最后的讲座》等。
作者其他文章
回马:他们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来源:海疆在线 2016/02/11 09:46:01 回马
字号:AA+
回马:他们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导读: 特洛伊木马的传说告诫人们: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正因为有像B干部这样对共产党充满怨愤的人,有几位帮腔者无意间表现出的对所在党的背叛,才让人们悚然察觉原来在党的内部,已经潜伏了如此多的“内应”,他们比大洋彼岸的坚船利炮更具危险性。

回马:他们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这不是一个惊悚故事,虽然故事的内容听起来确实十分惊悚。

说是四五位厅级党政干部某天聚餐,落座后不久就有一位(我们姑且称之为B吧)开始大骂共产党,干部之中的A当即反驳,结果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剩下几位干部纷纷帮腔,声援那个骂共产党的B干部,A干部“好虎架不住群狼”陷于孤立,只能悻悻住口。待到酒过三循菜上五味,B干部重拾先前话题,声讨当年共产党如何没收了他家的田地财产,又如何斗争了他们家族的亲戚,遂给了干部A“防守反击”的由头,干部A指着B问余下几位帮腔骂共产党的人说:就算B咒骂有“充分理由”——共产党当年分了他家的地,斗了他家的人,你们几个呢?祖上是否也跟共产党有过节?

那几位帮腔者都出身于贫苦家境,所以讪讪地无言以对……

讲述这事儿的人是个德高望重的长者,本身亦属于身居高位的领导,笔者甚至怀疑故事里的A就是叙述者本人。

这并非重点。

重点是几位参与聚餐的人都是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私下场合的言论竟然以反党的观点居多,这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笔者在这里不想强调党性、组织纪律这类冠冕堂皇的东西,只想谈谈做人的道德底线及个人操守。

中国老百姓有句谚语:受人钱财与人消灾。意思是说你拿了人家钱,就该给人干事,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准则。在聚餐故事里,抛开那位跟共产党存在仇怨的B干部不谈,余下那几位帮腔骂共产党的干部均出身贫寒,现如今手握权柄身份显赫,无疑是党多年培养教育的结果,然而他们深受恩惠而不思回报,其道德水准和行为操守竟下降到普通百姓公认的基本底线之下,这还有天理了吗?

想当初面对鲜红党旗高举拳头念出庄严誓词时,这几位究竟是襟怀坚强信念的中共预备党员,还是觊觎执政党种种好处的政治投机分子?

当精神信仰发生动摇甚至崩塌,当神圣的誓词变作蓄意的谎言和欺骗,咱老百姓怎么还能指望这帮家伙勤政爱民,为崇高的事业而奋斗终生?怎么还能指望他们在执政过程中恪守公正与无私?

特洛伊木马的传说告诫人们: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正因为有像B干部这样对共产党充满怨愤的人,有几位帮腔者无意间表现出的对所在党的背叛,才让人们悚然察觉原来在党的内部,已经潜伏了如此多的“内应”,他们比大洋彼岸的坚船利炮更具危险性。

因为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所以更难以甄别。

从这个意义上讲,笔者认为号称史上最严厉的党章党纪还可以更加严苛,以免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混入党内,最低限度也要威慑他们不敢表现得如此肆无忌惮。

令人宽慰的是,聚餐中依然有像A干部这样坚持党性、捍卫信仰的忠诚者,他们是脊梁,他们是筋脉,保证了我们的党在遭受内外部压力时不变形不走样,仍血肉丰满。

故事快讲完了,突然想起一个过去年代的小笑话。话说生产队组织农民批判一个声名赫赫的战将,报纸说此人披着马克思外衣,一位老大爷理解发生偏差,于是顿胸垂足批判道:“这人太坏啦!他偷了马克思的大衣来穿,那让马克思穿甚哩?!”

想想老大爷的看法挺有道理。偷马克思“大衣”堂皇穿在身上的人,不一定就信奉马克思主义。

故事最后,叙述故事的那位领导痛心疾首喝问了一句“样板戏”里的唱词:这帮在聚餐中骂共产党的人,“他们到底姓蒋还是姓汪”啊?

姓蒋还是姓汪,反正不姓“共”。

——即使他们穿的是“马克思的大衣”。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