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战”即将到来?
来源:海外网侠客岛 2016/02/16 08:35:54 作者:葛汉文
字号:AA+

导读: 2月12日至14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市巴州霍夫酒店召开的第52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梅德韦杰夫一开口,就表示全世界已经陷入一场“新冷战”。

新冷战,在最是热络的情人节,火遍了世界。

2月12日至14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市巴州霍夫酒店召开的第52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梅德韦杰夫一开口,就表示全世界已经陷入一场“新冷战”。

无论舞台多大,主角毕竟只有一个。所以尽管慕尼黑会议吸引了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法国总理瓦尔斯、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和中国外长王毅在内的全球600余名政要云集于此,姐夫贡献的这个词还是一时风头无两,成为绝对热词。

轮回

“新冷战”的说法倒不是空穴来风。当前的国际形势,确实与冷战爆发之前有所类似。岛叔翻阅历史,反观当下,发现欧亚大陆从西到东,都有cosplay几十年前局势的风险。

欧亚大陆的西端,一出历史轮回似乎正在上演。

在无数摇滚青年的赞颂下,柏林墙已经倒下了近三十年,但冷战最主要的标志,人类世界曾出现过的最大武装同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依然存在,并且还看不见生命力枯竭的迹象。在冷战后时代,北约不仅把东欧前苏联卫星国和波罗的海三国发展入盟,并且利用各种机会,加速发展与格鲁吉亚、乌克兰及中亚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关系,极力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而冷战的另一主角俄罗斯,早在叶利钦执政末期开始,就放弃了“倒向西方”政策,不仅与北约针锋相对全力维持它在前苏联边界范围内的利益,甚至不惜与西方闹翻出兵克里米亚、干涉乌克兰危机,并且还利用多种手段向中东、东亚、中亚等“外线”投射权势,以巩固阵地、扩大影响。俄罗斯此次借打击“伊斯兰国”之机,派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进入叙利亚参战。不论其动机和规模如何,此举与冷战后期苏联南下入侵阿富汗、以求突破西方遏制封锁线,实则异曲同工。

在欧亚大陆的东端,冷战幽灵的脚步好像也正在逼近。

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美澳同盟、美菲同盟这些冷战时期在东亚的残留,在被世人忘却二十余年后,近几年来强势复活。借口应对亚太地区安全威胁,实际以防范中国崛起为宗旨,美国在冷战时期拼凑的一系列军事同盟,此时不仅有了存活的理由,甚至还有发展扩大的趋势。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美国强力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在“武装力量现代化建设加速”、“中国发展存在’不确定性’”、“中国挑战现行秩序”等说法的掩护下,美国战略轰炸机、航空母舰编队在中国周边不断“项庄舞剑”;而日本、菲律宾等美国的东亚盟友是非不断、甚至屡屡“以小挑大”,东亚安全形势不断升温。朝鲜半岛、中国东海、南海以及中南半岛,当前东亚主要安全热点问题的爆发地,几乎全部分布在冷战时期美国在东亚打造的“竹幕”附近,这一点相信绝不是巧合。

论争

“如果说冷战的黑暗日子已经被我们抛在身后,为什么如此多的新兴经济体不断增加他们的军费开支?为什么如此多的经费被花在对抗超级权力竞争的物质开发上?为如果说我们已经遗弃了帝国时代、自给自足的经济壁垒和贸易管控,迎来了全球自由贸易的体系,为什么WTO的权力正在被地区性的贸易协定所蚕食?为什么数字媒体上的自由表达,正在受到国家资助的宣传、审查、黑客和监视的威胁?如果说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为了’安全’,那么我们必须审视这些控制手段,看它是否破坏了安全利益赖以生存的条件,以及是否制造了新的安全困局。”

以略带悲观笔调写下这段文字的是安雅`卡斯佩森(Anja Kaspersen),世界经济论坛地缘政治和国际安全议程负责人。这些诘问,领导人们很难回答。

如同预计的那样,姐夫的观点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就引起了巨大争议。说他分裂欧盟的有,说他威胁邻国的也有,但也有外交官分析说,克里姆林宫在向外界递出橄榄枝。

其实不止新冷战吵的凶,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处处都是立场的分歧。冲击波接踵而至——比如,各方就叙利亚停火达成协议,但是无论是北约是美国还是俄罗斯,都对一周内停火表示不乐观;北约和美国则指责俄罗斯在“破坏欧洲安全秩序”;向东看,王毅说朝鲜将为朝核问题“付出代价”;傅莹则说中国不控制任何国家,认为“中国失去对朝鲜的控制”是典型的西方思维,认为美国在半岛部署萨德系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并且公开表示中国不可能全盘接受现在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乌克兰、叙利亚、欧洲难民危机、朝核问题,看上去从欧洲绵延到中东再到远东的不太平的世界局势,背后有着非常类似的,大国博弈的影子。

前景

回到“新冷战”,其实这个说法在西方社会中已经流行了好几年。早在2014年底普京的年度记者招待会上,就有记者直接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他。

毋庸讳言,当前主要被西方媒体主导的国际舆论形势,与丘吉尔当年发表“铁幕”演说时的舆论氛围有着极为相似的一面。冷战结束已有二十余年,但每当中俄首脑互访、双边关系深化、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等报道见诸报端,总能引发西方部分人士来一句“中苏结盟再度重现”。而2014年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稍早时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及两国近年来在一些国际事务中的相互支持,更招来不少西方政治家们极力渲染“中俄联手再度席卷欧亚大陆”的国际政治前景。

不容忘记的是,慕尼黑安全会议创办之时,正值冷战高潮之时。就在那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苏联在美国的“后院”部署核导弹,而美国则以航空母舰编队包围古巴为还击,超级大国间的核对决一触即发,全世界都屏住呼吸,注视着赫鲁晓夫和肯尼迪的左轮枪轮盘赌,猜测着谁将第一个扣响毁灭人类的扳机。

当下的世界当然很不太平。随便一数,朝鲜又在试验核武,叙利亚、伊拉克仍是炮火连天,乌克兰内战还在继续,雪上加霜的是,恐怖主义、难民、气候、跨国犯罪这些新难题还在发酵。

但是,这里必须有个但是,在烈度与广度上,当今世界离冷战时期人类相互毁灭的恐怖场景还相去甚远。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冷战”还只是个很抢眼的提法,我们希望政治家们使用这种提法的目的,在于向世人提醒国际事务的严峻和复杂,但我们更要防止个别国家利用这种提法,刻意制造国际紧张形势。

以及,千万不要如冷战一样,把“新冷战”塑造成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文/葛汉文 博士 副教授

南京国际关系学院战略与安全研究所

原标题:“新冷战”即将到来?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