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难忘那年探亲假
来源:知青网 2016/03/11 10:47:00
字号:AA+

导读: 出了候车室,几个回京和计划先到北京再回上海的老师一商量,直接回京不成,咱们就曲线回京,到下一站先买到天津的票,到时再补票。   回到北京,除了与家人团聚访友,一下子也被卷进持票、证购买年货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队伍之中。

为期五天的教师冬季集训班终于结束了。我们几个准备回家探亲的三大城市的青年老师个个归心似箭,立即收拾行装,拜托回校的老师帮忙带回去。随后搭乘一辆顺路的解放牌卡车直奔永安乡火车站。

下乡三年半,还是第一次被组织批准回家探亲。

东北的冬天异常的寒冷,白天的气温也在零下三十几度,地上的积雪足有半尺多厚。除了天透出点蓝色,到处都被雪包裹的严严实实。我们带着厚厚的棉手闷子,用力地扶着汽车的栏杆或挡板,站立或蹲伏在敞篷卡车上,身体随着车身的颠簸摇晃着。幸好没有刮风。尽管寒冷,但是大家还是十分的兴奋与乐观。

雪皑皑,

野茫茫,

战严寒,

斗志昂。

归心似箭奔家乡,

看望咱的爹和娘。                                                                                                                                                                                               

男老师大声地唱着或喊着自编的歌,女老师们偷偷地擦拭着禁不住流出的泪水。

六十里的雪地路程,用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在下午三点前停靠在永安乡火车站旁。下了车,我们直奔售票窗口。卖票的工作人员用手一指墙上的通知,叫我们自己看。“奉上级命令,凡到北京和在北京停留的旅客,暂不发售车票”。我们一看就急了,与车站工作人员理论起来,工作人员被问急了才道出实情:美国总统要来中国,上级要求各站严格控制进京人员。车站人员坚持原则,我们在永安乡是买不到回北京的火车票了。

出了候车室,几个回京和计划先到北京再回上海的老师一商量,直接回京不成,咱们就曲线回京,到下一站先买到天津的票,到时再补票。于是,大家沿着铁路线奔向二十里外的下一站东海火车站。雪野、暮色、冰冷的铁轨、远处零星的人家灯光,伴随着急于回家的青年人。东北的冬季天黑得早,大家的心里更是急。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老师们大声地背诵毛主席语录,相互鼓励,大步流星地跨越着一根根道轨枕木,急匆匆的赶路。开始还没感觉什么不适,渐渐的每个人的迈步动作就机械地像卓别林滑稽的表演。腿酸了,内衣被汗水湿透了,头上冒着热气,终于在天黑透前赶到东海车站。我们派了两个回天津的老师,一起买了七张到天津的车票(那时还没有身份证验证)。车票到手,一颗紧张的心才算落地。大家没有心思吃晚饭,也实在没有吃饭的饭馆,就在候车室等着从东方红开来的到牡丹江的火车,一直快到晚上八点才上了车。次日黎明时分到达牡丹江,一出站接着又排队拿号转车。下午,终于坐上了回北京的165次列车。一路上车厢里旅客拥挤不堪,空气污浊难耐。在车上熬了一天一夜,次日的早上四点多到了北京站。公共汽车还未上路,只好合衣席地在候车大厅忍到天亮。见我一副“乡下人”落伍的打扮,满脸的疲乏与苍桑,大院里同在一起居住了多年的老邻居居然没认出我,急忙先我几步告诉我的家里人,乡下老家来人了。         

回到北京,除了与家人团聚访友,一下子也被卷进持票、证购买年货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队伍之中。在偏远的地方呆久了,乍一到城里只感到乱与嘈杂。家人每日都上班,一个人整日呆在家里,只感到寂寞难耐。

1972年2月15日,阔别三年的京城春节来了。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走下了著名的“空军一号”飞机,与前来迎接的周恩来总理亲切握手。这场景被定格为中美领导人冰释前嫌的经典镜头。

听到广播里说,尼克松总统冒着零下四度的严寒走下飞机的旋梯,心里不禁一笑。可一想到大人物的活动影响了许许多多平民百姓的生活,甚至是命运,心里总会泛起另一番滋味。正如当年知青们无奈地挥泪告别自己的亲人,告别自己生活而熟悉的城市上山下乡一般。

时下,又见到南来北往的人群,不辞辛苦地踏上春节回家团聚探亲之路,情不自禁地忆起这段往事。

原标题:难忘那年探亲假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