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你总是我心中的一轮明月
来源:44团王学志 2016/03/15 10:41:38 作者:忆青 更多
字号:AA+

导读: 女儿从他所在的东北农场回来了,带回了上次在武汉时我送给他的那本早年的日记。在部队,他成长很快,当了连长,部队驻守武汉期间,我和父母给了他许许多多他平时不曾享受过的爱。”丈夫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女儿与女婿感慨地说:“真希望咱们的后代儿女永远花好月圆。

女儿从他所在的东北农场回来了,带回了上次在武汉时我送给他的那本早年的日记。

他病了。征得丈夫的同意,叫我们的女儿特地去东北看望他。这本发旧的日记,记载了我与他的初恋。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由福建惠安来到武汉当兵,转业的前两年,我们相爱了。我是独生女,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而他却很苦,在他出生前就没了父亲,17岁的妈妈生下他不久就因病去世了。是舅舅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在部队,他成长很快,当了连长,部队驻守武汉期间,我和父母给了他许许多多他平时不曾享受过的爱。在晴川历历的汉阳江上,在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头,在飞檐重叠的黄鹤楼宇,在碧波荡漾的东湖之滨,到处都留下我俩周末假日相依相偎的欢快身影。

“开发北大荒,部队要集体转业到东北农场”。命令下来,我决心要跟他走,可父母死活不答应。他割舍不下与我的这份爱,可做为军人,又必须服从组织决定。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我俩在东湖边长丝依依的垂柳下,做了最后的告别。他让我忘记他,重新选择新的生活。俩人哭红了眼睛。

以后的许多年,我们天各一方。在最困难的日月里,我们相互接济、勉励。我的心,也从他离开武汉那一刻就进入了遥遥无期的期待之中。

随着年龄的增大,父母每天为我的婚事着急,不停地催促我,介绍对象的人也不时登上门来。我写信告诉他这一切,终于等来了他的回信。信里,他提到当地一种野生的芍药花,并在信的结尾处,写了这样几句: “芍药花有牡丹之态,但不像牡丹那样雍荣华贵,它入乡随俗,与北大荒的草木、山花、坡地、山恋为伴”。我知道,他是在婉言地向我做最后的绝别。为了我的幸福,他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在我结婚三年以后,他也与一个支边去的山东女青年成家了。

前几年,他办退休,组织上特意批准他回了趟惠安老家和武汉取证明。我和丈夫、女儿在家盛情款待了他。我的丈夫对于在文化革命中受冲击蹲牛棚时,他所给予的精神与物质上的支持表示了深深的谢意。临走时,我将珍藏了几十年的日记送还给他。今天,他在病中又将日记送还给我,我再次读懂了他的心。

记起母亲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表示的歉意,泪水又不禁簌簌而下。望着窗外,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我默默地祈求月亮,捎去我对他真挚的祝福。

不知什么时候,丈夫、女儿、女婿已站在我的身旁。女儿将头轻轻地伏在我的肩上说:“他真是一个好人!”丈夫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女儿与女婿感慨地说:“真希望咱们的后代儿女永远花好月圆。”

原标题:你总是我心中的一轮明月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