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张维为
张维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复旦大学兼任教授。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全球》等著作。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
作者其他文章
张维为:中国已经找到重返世界之巅的正确道路
来源:光明日报 2016/03/18 08:47:26 张维为
字号:AA+
张维为:中国已经找到重返世界之巅的正确道路

导读: 很多人当时都认为中国过不去了:“大跃进”的灾难过不去,“文革”的悲剧过不去,知青大返城的困难过不去,社会普遍贫困的状况过不去,物价改革过不去,国企改革过不去,税制改革过不去,银行改革过不去,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坎过不去,金融危机的冲击过不去,“非典”过不去,等等。但现在回头一看,都过来了,而且中国的道路确实越走越宽广。中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超大型国家,过去数十年中国迅速崛起的经验证明,中国已经找到了使自己重返世界之巅的正确方向和道路。

张维为:中国已经找到重返世界之巅的正确道路

每年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的召开已是中国的“政治季”,成了展现人民民主模式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西方一些媒体这么多年似乎还是没有多少长进,依然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对中国的经济和民主继续作出种种误判。曾多次预测中国即将崩溃的美籍华人章家敦,最近又预测中国经济体系今年可能就会崩溃。《环球时报》记者问我:如何看待他的预测,我说,从过去这么多年的情况来看,章家敦一预测“中国崩溃”,中国就跃上一个新的台阶,所以只要他预测“中国崩溃”,我就感到放心了。

仔细看一下西方对中国的种种误判,大致是两个逻辑,一个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逻辑,另一个是“民主原教旨主义”的逻辑。按照“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逻辑,你只要不是新自由主义界定的市场经济,那么你就要走衰,陷入危机乃至崩溃。其实,西方自己的经济情况那么糟,怎么好意思来对中国的经济指手画脚,毕竟不是中国陷入了金融危机、财政危机、经济危机,而是西方陷入了这些危机,西方模式下,多数民众的实际收入过去20来年几乎没有增长。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施蒂格利茨的评估:美国2014年的中位实际收入比1989年(25年前)的水平还要低。

这种情况与中国模式带来综合国力全面提升和百姓财富大幅增长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虽有不足,但总体上看,它能够把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结合起来,把计划和市场结合起来,把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结合起来,它的战略规划和执行能力比较强,它的纠错能力也比较强,它已带来了中国的迅速崛起。以中国今天的经济规模,即使每年经济总量只增加6.5%~7%,三年新创造的财富就接近一个法国的经济总量。

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习惯于把中国的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对立起来,而中国模式的最大特点是把两者看作一种互相补充、相得益彰的关系,中国要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也要把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各自发挥好各自的功能,互相促进,最终把整个中国经济推向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当然,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相互补充是一个理想目标,在实际操作中,两者也时有矛盾,但朝这个方向走是主流,这正是中国模式的独特优势。

中国“十三五”时期的发展,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为指导,统筹了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扎实推进“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体化等大战略,并承诺做百件大事,如此恢宏壮丽的蓝图,令国人精神为之一振,令国际友人为之感叹。这种战略规划能力和执行能力是中国模式的核心竞争力,西方模式怎么能比。

至于“民主原教旨主义”的逻辑,它只认可西方的政治模式,只要你与西方的政治制度不一样,你就没有政权合法性,就要陷入危机乃至崩溃,实际上,今天应该是西方民主模式最需要反思自己的时候,因为西方经济没有搞好,社会危机不断,极端主义政治力量纷纷抬头。坦率地说,以中国人的眼光看今日之美国,怎么都难以把美国今天的政治制度与多数中国人所理解的民主联系起来。盖洛普这些年的民调显示,对美国国会有信心的美国公众徘徊在10%左右。这么低的支持率,怎么能代表人民呢?怎么能说明美国的政治制度是个好制度呢?更有甚者,花这么多钱的民主还算是民主吗?倒是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说得直白:“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现在和我辩论的有几个没有收过我的钱?我请希拉里参加我的婚礼她就来了,因为我捐钱给她的家族,她必须来!”

面对金钱政治对西方民主的渗透,牛津大学学者斯泰恩·林根警告说:英美民主可能已经到了重蹈雅典民主覆灭命运的“临界点”:“三权分立制度的设计初衷是通过政府权力间彼此制衡,最终更好地为公众服务。但今天,权力互相牵制形成了僵局,整个国家得不到亟须的良好治理。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轻易而惊愕地发现,美国的‘社会不平等’与‘政府不作为’是那样的密不可分。原本赋予宪政体系的权力被诸如政治行动委员会、智囊团、媒体、游说团体等组织榨取和篡夺。”“在古希腊,当富人成为巨富,并拒绝遵守规则、破坏政府体制时,雅典民主崩溃的丧钟就敲响了。今日之英美,也已到了岌岌可危的临界点”。

相比之下,中国人自己探索的人民民主之道和协商民主之路,虽然还在完善之中,但已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这条道路确实越走越宽广。中国今天已经形成了一种可以称之为“新型民主集中制”的决策制度,包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走出去,请进来”等一系列具体的程序和方法,中国一个五年计划的制定,经过上上下下无数次的调研、咨询、协商,才得以形成。正是一个接一个五年计划的成功制定和执行,带来了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西方人经常感叹,西方的公司都有短、中、长期的规划,但西方国家很难有国家发展的战略规划。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多党竞选制度决定了一个政党所制定的规划换了一个政党来执政,就难以延续了。

当然,中国前进的道路上还面临不少困难,从资源环境到人口结构,从实体经济到对外贸易,从腐败治理到地缘政治,我们都面临着挑战,但过去60多年,中国遇到的沟沟坎坎还少吗?我们不是都跨过来了吗?很多人当时都认为中国过不去了:“大跃进”的灾难过不去,“文革”的悲剧过不去,知青大返城的困难过不去,社会普遍贫困的状况过不去,物价改革过不去,国企改革过不去,税制改革过不去,银行改革过不去,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坎过不去,金融危机的冲击过不去,“非典”过不去,等等。但现在回头一看,都过来了,而且中国的道路确实越走越宽广。中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超大型国家,过去数十年中国迅速崛起的经验证明,中国已经找到了使自己重返世界之巅的正确方向和道路。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首席专家)

原标题:张维为:中国道路越走越宽广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