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诗和远方”何尝不是一种苟且
来源:红网 2016/03/22 09:22:19 作者:陆玄同
字号:AA+

导读: 我从不否认鸡汤文的营养,但是,它只在特定的时间对某些特定的人来说能起到一定振奋精神的作用。如果把它放在时代的激流里换汤不换药的熬来熬去,恐怕最后的酸臭味也只能招来苍蝇。

朋友圈还没有完全净化“A4”腰甩出的脂肪,就被许巍与高晓松精心熬制的“大补”鸡汤歌——“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彻底地擦拭了一遍。

有人冷眼旁观,也有人早已被这碗油腻腻的鸡汤感动的泪眼朦胧,情不自禁地猛喝了几口。

记得卢梭说过,“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由是相对的,同样,苟且和“诗和远方”也是相对的。眼前的苟且不过是暂时的枷锁,是一种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卧薪尝胆”,这种信念支撑下的苟且又何尝不能称之为自由,而“诗和远方”虽说充满了想象和奔跑的自由感,却又难免落入空想的枷锁之中。

正如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不能失去的,除了内心的自由。唯有内心的自由才能冲出世俗的束缚,换来一片宁静的天空。同样,当你固执的认为现在的生活是一种苟且时,“诗和远方”亦不过是存在另一个环境里的苟且,环境易变心难辨。

还记得去年那份最具情怀的辞职信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此时“诗和远方”好像在向她招手,可就当众多网友表示提供资金支持她“去看看”时,她却蜗居在成都一动也不动。在我们完全不能认知现在时,“诗和远方”不过是个自我麻痹的“理想国”。

从小我们都会好奇,山那边是什么?最后诗人告诉我们是海,然而我们所看到的依然是山,连绵不断的山。诗人当然没有骗我们,只不过是我们的心从未走出深山。我们披着情绪的枷锁,“诗和远方”同样也披着枷锁。从田野里走出来的我们比任何人都能更加认识田野,这里有苦难也有鲜花,只是从未存在过这般矫情。

或者说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和远方”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它只存在于人的内心。你可以赋予它诗情画意,也可以勾画出辽阔深邃。但终归你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尽管此时你的内心多了份盼望。

当毒疫苗可以在重重监管下流向18个省份时;当民工讨债被无视司法规定的执法者“公判”时;当雾霾笼罩着大地不见天日时;当淡水越来越少,荒漠越来越多时。这个世界小的逃不出瞳孔,远方和眼前不过一步之遥。

矫情不只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它存在于历史的长河中,“为赋新词强说愁”恐怕是最高境界的矫情。“诗和远方”是一个成功者的宣言,因为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想必当他在过道里为生活打拼时,恐怕来不及遐想“诗和远方”。

我从不否认鸡汤文的营养,但是,它只在特定的时间对某些特定的人来说能起到一定振奋精神的作用。如果把它放在时代的激流里换汤不换药的熬来熬去,恐怕最后的酸臭味也只能招来苍蝇。

原标题:“诗和远方”何尝不是一种苟且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