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香港“学民思潮”解散!曾围堵梁振英、挑头“占中”
来源:海疆综合 2016/03/22 15:06:23
字号:AA+

导读: 3月20日,香港中学生政团“学民思潮”宣布解散。希望该组织召集人黄之锋能够从这几年的“街头政治”中学到些东西,将力量投入到建设而非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政治活动中去。否则,不管成立几个政党,他都将面临被边缘化的结局。

8b6d8d15bc9bb86

3月20日,“学民思潮”在记者会上宣布解散

曾是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核心之一的香港学生政治团体“学民思潮”3月20日宣布“停止运作”,结束不足五年历史。原召集人黄之锋等部分成员将在下个月组织政党,其他人则会在半年后成立新学生组织。

据大公网报道,香港学生组织“学民思潮” 20日下午四点左右以“无憾告别,重新启航”为题,宣布正式停止运作。

“学民思潮”表示,亲历多场社会运动后,一直作出反思和讨论,认为学民思潮透过政治运动和学生运动互相支援的模式需要作出改变。高度政治化令“学民思潮”难以进入校园进行中学生的教育与组织,也难以面对以十年为单位的自决运动。“学民思潮”还称,在讨论过程中,有成员希望关注与学生密切相关的议题,继续组织学生参与社会运动;还有人则希望进入议会,推动民主自决。因此,他们最终决定停止团体运作,宣布解散。

其中,备受关注的“学民思潮”头目黄之锋将于4月成立参政团体。约有30个“学民思潮”成员会加入新的学生组织,它与“学民思潮”的重点不同,后者专注政制改革,而新学生组织会集中在教育议题,抗争手法则有待讨论,但未来不会去政治化,且将在有需要时与政党合作。

“学民思潮”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20160321101110272

黄之锋

“学民思潮”是香港的一个学生组织。 2011年5月29日,在反对国民教育的运动中,15岁的中学生黄之锋与同学成立了该组织,(在香港也简称为“学民”)并任召集人。

“学民思潮”最出名的行为是组织“反国教”占领运动,但随后推波助澜将“占中”推向暴力方向,则间接宣布了这个组织的破产。同时也因与外国势力联系紧密以及鼓动大学政治化而备受争议。

根据维基百科的数据,“学民思潮”成员约有150人,义工人数有600人。除了黄之锋之外,“学民思潮”核心成员曾经不少,但有的退居幕后,也有的认为“学民”改变了目标,因而退出。 “学民思潮”创办人之一钟晓晴是最早退出的一个。她称,该组织前身是“学民思潮——反对国民教育科联盟”,其后黄之锋要求把联盟名称删去,“那时候已知种下祸根”,结果“学民思潮”如暴发户般发展,终于出现意见不一的暗涌和分歧,令其只存在了几年时间。

那些年,“学民思潮”曾发起的运动

46169c05a0aa2c2

2012年9月,“学民思潮”在政府总部示威

先从“反对国民教育运动”说起。2011年5月5日,港府推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谘询稿”,建议将此科列为必修。然而,国教独立成科的必要性引起争议,相关教材与参考书亦被质疑不够中立客观。学生也抱怨不被政府咨询。由此,一群想要表达意见的学生聚集在一起,借助“学生公民”、“思潮”等词汇创立了香港第一个中学生政团。

次年5月,“学民思潮”开始进行抗议游行,涉及抗议强推国教科,亦参与抗议警权无限大等议题。

7月,“学民思潮”成员向刚上任的教育局局长吴克俭示威,送上“诚实豆沙包”、“说谎蛋糕”等道具,又围堵与吴克俭一道落区的特首梁振英,系列行动频频占据媒体版面,一时引人注目。

其后,他们又通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及教协(香港各级教师组成的工会)组成“民间反对国民教育科大联盟”,7月底,学生、家长、教师组成的联合发起游行。

8月底,在声称“无计可施”之后,“学民思潮”开始占领政府前空地,并扎营驻守,最多时超12万人包围政府总部。同时,三名“学民”成员宣布绝食三日。

9月8日,港府宣布让步,承诺5年内不会推动国教科。为了要梁振英明确表态,“学民思潮”还连续组织集会,在梁振英家门口进行围堵。

1412208055465

香港“占中”现场

“学民思潮”取得了最初胜利,“国教”议题也逐渐淡出舆论场。然而“学民”的并未解散,而是选择继续关心社会议题。2013年开始,关于特首普选的争议给“学民思潮”提供了新的土壤。

3月,在戴耀廷等人发表“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占中”)信念书。之后,“学民思潮”通过了所谓“全民提名、全民普选”的政改方案。

2014年8月31日,人大通过8·31决定,规定每名特首候选人需要获得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的支持。要求未获满足的“学民思潮”故技重施,9月22日-26日,“学民”与“学联”一起发动了学界罢课。

26日,黄之锋等人突然攀过3米高围栏,冲击政府总部(即“公民广场”),另有100多学生冲击立法会大楼通道。随后,警方增援,将黄之锋逮捕。

d642c619bdf56ee

9月26日,黄之锋涉嫌袭警被捕

这引发了更大规模的集会,戴耀廷等人只好宣布提前开始“占中”。随后示威扩大,警方也使用了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示威者撑开雨伞阻挡,其后集会越来越极端。直到12月15日,警方清场,“占中”结束。

“学民思潮”的“抗争”活动自此转入低调,以中学生为基础的“学民”,被大部门中学拒之门外,其成员也逐渐从中学毕业,组织基础越来越脆弱。

在议题上,“学民思潮”也越来越模糊。比如其脸书主页将更多精力放在立法会选举为泛民拉票,或者制作相关议题的懒人包宣传政见。

2月,“学民思潮”就透露正与伞后组织(“占中”失败后,不肯就此收手而纷纷成立的各种团体)、学生组织、文化界与学者共同筹组政党。

青年参政不要一开始就行错路

针对香港中学生政团“学民思潮”宣布解散一事,大公报发表社评文章《青年参政不要一开始就行错路》称,“青年参政,本不是坏事。青年关心自己身处的社会、关心政治和公义,是社会前进的希望所在,只应受到关怀爱护而不应受到遏制。但是,青年在关注眼前事物的同时,如果对过去的历史所知不多或一无所知,如果对其他人的意见也不给予一点尊重而只是一味坚持己见,那么,他们的见解就很难不陷入片面的困境,视野也必然会趋于狭窄,结果是自己苦无出路,社会也无从得益。”全文如下:

本港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昨日宣布停止活动,并“一分为二”,“召集人”黄之锋将会拉出一批人马成立新的政治团体,准备今年九月参加立法会选举,另成立一个学生团体继续推动“学运”云云。

事实是,“学民”改组或“升级”,是当前港人社会一个新的政治动向。今年是特区的“选举年”,立法会换届选举和“特首选举委员会”的选委选举都会在今年的下半年进行;而过去一年多以来,政改铩羽、违法“占中”、旺角暴乱,“本土”激进势力抬头,暴力程度升级,连鼓吹分离分裂的“港独”言论也前所未有地以“正面议题”方式出现在港大学生会刊物上。

在此情势下,激进青年团体已不再满足于围堵、冲击甚至暴乱等街头抗争手段,他们要进入体制,夺取“政治话语权”,向“掌控”港人命运的“北大人”作出挑战。多个激进组织包括未来“学民”的“变身”,将会全力抢占今年九月多名泛民“老饼”退出立会后留下的空缺,本港政党政治“版图”将会“重划”,政治生态也会因此而出现大的变化。

当然,青年参政,本不是坏事。正如本港资深“学运”大将、《学苑》前总编冯可强日前在电台“家书”节目中所指出,青年关心自己身处的社会、关心政治和公义,是社会前进的希望所在,只应受到关怀爱护而不应受到遏制。但是,青年在关注眼前事物的同时,如果对过去的历史所知不多或一无所知,如果对其他人的意见也不给予一点尊重而只是一味坚持己见,那么,他们的见解就很难不陷入片面的困境,视野也必然会趋于狭窄,结果是自己苦无出路,社会也无从得益。作为一个“过来人”,冯可强的劝喻是肺腑之言、也是金石良言。

事实是,眼前激进青年团体要求参政,在政治上也是“勇武有馀”而又准备不足的,其“致命”关键就在于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缺乏交流沟通学习的胸襟和勇气。如未来的新“学民”政团,黄之锋已把“二〇四七”拿出来作为“争取方向”,扬言不一定要“独立”,但二〇四七年一定要争取港人对前途的“参与决定权”。

香港九七回归祖国,中央制订“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过程中,会谈的只是中英两国政府,但港人的利益和意愿都已经通过基本法得到充分的体现和保障。二〇四七是特区社会制度和港人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的“界线”,但不是主权宪制的“界线”,不存在任何“谈判”,更不存在什么港人的“参与权”或“决定权”,港人根本利益与国家是一致的。

把二〇四七“等同”于一九九七,是当前激进“本土”组织和“港独”势力的一大“误区”或“伪命题”,如果以此作为招徕或沿此错误方向走下去,不碰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有任何好结果。

网友评论:

@舍得:一个18岁的学生其对社会的观察阅历不够深刻,对经济和人性不甚了了!只是一味依据书本的哲学常识来讨论政治,脱离现实!而香港社会对其宽容,却不对其克制,让这帮高中生领导香港前行,所有的沉默者都会付出代价!

@Peter Ko:学民思潮的定位应是启蒙、团结在学同学的组织,为香港的社会运动增添新生力量,不应是为参政的组织。

@王乐:看到这一张张充满稚气的脸,感到很可笑也很可悲。

@Benjamin Yeung:学民他们的经费从何而来 ? 幕后金主够阔卓 !

@Leo Hung:不明白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一味反对反对,但是却没见过他们做任何对社会有益的事。

@鲍玺:十年后看这个孩子在干什么吧。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海疆综合环球网、观察者网、凤凰网、大公报报道)

责编:冯雪婷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