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荒原建点知青最怀念的地方
来源:知青网 2016/03/23 10:08:45
字号:AA+

导读: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因为很多的人都走了,我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也60多岁了,身体渐渐的快不行了,趁着还能动笔,抓紧时间,把那模糊不清的记忆展现给大家。天越黑,温度越低,还是老崔和大老吴动作快,帐篷还没有搭好,饭就熟了,面条大白菜,还有肉片。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因为很多的人都走了,我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也60多岁了,身体渐渐的快不行了,趁着还能动笔,抓紧时间,把那模糊不清的记忆展现给大家。让大家都知道,当年的北大荒建三江沼泽地带是如何被开垦出来的,了解当年的老职工和大城市知青如何工作生活,展现一点很微小的历史片段!今天,那里已经是我们国家生产粮食的重要地区,光我们开垦的60团,每年的粮食产量就达到10亿斤商品粮,那里已经通了火车,已经有了高速公路!当年的沼泽地带,只有两顶帐篷,现在已经是万倾良田,现代化热闹的城镇了!

40多年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奉命组建60团。2师9团组建60团的2连和3连。我是参加组建3连的一个知青,在下乡3连的工作和经历,有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深刻记忆,因为那是我的青春,那是我们城市知青的整个青春,那是当地老职工所有的生命。

永远的记住吧,永远的载入60团的史册吧,我的3连!我们的60团!

那是1969年1月7日,从2师9团的团部,一辆装满帐篷和生活用品的苏联嘎斯卡车和一辆坐满开荒人员的客车,颠陂着,径直开向一片荒无人烟的三江平原。从早晨上了车,就没有回头之箭了。1968年刚刚由兵团组织修建的二抚公路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在车上,大家的话不多。一来,是大家互相不认识;二来,早晨从各连集中到团部,大家起床太早,在车上太累太困了;三来,谁也不知道开发抚远的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里是什么样啊?知青们也不知道下一个地点如何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呢?车上的老职工都是革命的吧?都是真正的贫下中农吧?到了新的地方如何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教导进行革命呢?刚刚过阳历年没几天,阴历年马上就要到了,老职工就把温暖的家丢在了9团,交通这么不方便,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和亲人团圆呢?未来的地方怎么生活,怎么工作呢?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在每个人心里盘算着……

两辆车在二抚公路75公里的地方停留了一小会儿,茫茫的雪原只有两顶帐篷的地方就是60团的团部。陆连长领到指示,指挥两辆车往石拉山方向开去了。两辆车都做了防止在雪地打滑的措施,轱辘上都安装了铁链子。卡车是苏联的嘎斯车,四轮驱动,后面紧跟着客车,向茫茫的石拉山进发。汽车开的比拖拉机快多了,没有多少时间,就进山了,可是汽车又比不上拖拉机了,根本上不了山,坡度稍微大点,车就没有劲了,而且到处都是树,不能行走了。找了个没有长大树的地方,可以搭帐篷,就赶快卸车吧,赶快搭帐篷吧。天已经有点暗了,天马上就黑了。树林子里的天,黑的更早。

9团来的人都是能人,汤司令是木匠,帐篷的房架子都是9团提前做好的松木房架子。帐篷里的大通铺,都是整齐的松木板子,安装速度很快。帐篷里取暖的火炉子和烟囱都是提前在9团做好的,老崔和大老吴是炊事员,两个老职工赶快做饭。陆向坤经验多,还带着镰刀,割草铺炕。李才带着几个人砍柴火,带着人往帐篷这边运。陆连长跑前跑后,调动人员。每个人都急了,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们不是害怕野兽,因为老职工朱长林带了一支双筒猎枪,什么野兽也怕枪啊,我们怕晚上冷啊。

两辆汽车卸下东西就回9团了。汽车在这里可不能过夜的,万一汽车被冻了,第二天发动不着火,那就不好了。汽车在当年,那可是宝贝东西啊。在这样的环境中,汽车是用热水启动的,在这样的环境找热水都不好找啊!

天越黑,温度越低,还是老崔和大老吴动作快,帐篷还没有搭好,饭就熟了,面条大白菜,还有肉片。大家赶快拿碗、拿大茶缸子盛面条吃。面条烫嘴,得慢点吃,可是还没有吃多少,茶缸子里面,周圈冻了一圈厚厚的面条。赶紧再加一勺热面条吧,吃不了多少,又冻上一层了。没关系!9团还给我们垦荒的人员准备了一麻袋小饼干,这东西在9团可是商店里的商品,要用钱买的呀。来到这里,随便吃。可是饼干也是零下40来度,泡在面汤里,快吃吧。

大家吃的高兴,接着快点干活。还没有睡觉的地方呢!好几个油灯全是新的,全都点亮,微弱的灯光照着大家干活。天漆黑了,炉子生火了,帐篷里不冷了,大通铺也搭好了,赶快把自己的行李搬进来,暖和一会儿就可以睡觉了!大白菜是披着被子来的,可不能冻了,放在大通铺上,其它的东西都不用往帐篷里拿了,大家都累了,困了,睡吧!

半夜里,也不知道几点钟了,大家都睡得正香的时候,有人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了,还真有点害怕!有人撩开帐篷的小窗户帘子,往外一看!哎呦!一大群野猪正在抢吃我们的东西呢!朱长林也醒了,他轻轻的上了子弹,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出声,枪口从帐篷的小窗户伸出去,借着月色瞄准,碰!一枪就打中一头大野猪!其它的野猪跑吧!再不跑,又要有一头没命啦!

大家高兴的跑出帐篷一看,嘿!这野猪真没有道德,我们带来的猪肉绊子被冻得硬梆梆的(一头猪宰杀以后,劈成两半,东北人管它叫猪肉绊子)都被野猪啃啦,怎么还啃同类的肉啊!野猪、家猪都是同类啊。它们可能闻到了我们吃面条的香味儿,早就偷偷的等着,来偷吃大餐的吧!大家看着已经死去的野猪,甭提多高兴了,有的人说,是不是需要剥皮啊?有经验的老职工说,不用的!大家赶快睡觉吧。那野猪还会不会再来呢,朱长林有经验,他说,不会啦,猪的记性最好了,这次倒了霉,再也不敢来了,嘿嘿!这次让咱们捡找了,送上门来了!

可是13连新建点,可没有遇到像我们3连这样的好事情,那天深夜里,一头大灰狼要进帐篷了。大灰狼要进的帐篷门正好是三个女知青住的地方,男知青和其他的男性老职工都住在帐篷的另一边,帐篷中间隔着呢!幸好!三个女孩子晚上睡觉之前还把帐篷帘子门用绳子系紧了。大灰狼前爪和脑袋都进来了,可是系帘子门的绳子把它的胸脯担着,后腿站在地上,就是进不来。它发光的眼睛,张着满口利齿的大嘴,越使劲,越把帐篷门弄的呼嗒呼嗒的响。一个女孩子醒了,火炉子的口正好冲着帐篷门,燃烧火的光亮把大灰狼的样子照的清清楚楚的。这个姑娘一下子就吓哭了,其她两个姑娘也醒了。看到这种情况,哎呦哎呦的叫唤,她们全都软了,只能紧抓着被子保护自己。

幸好,帐篷另一边的男人也醒了,听到声音不对劲儿,赶紧拿着棍子跑过来,到门口一看,使劲的打。那大灰狼后腿一蹬,掉头就跑了。今天,当年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60岁的老人了,跟我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还仍然心有余悸呢!还心口碰碰的跳呢!太危险了!

我们3连打死的野猪,放在帐篷旁边,冻的硬硬的,那头野猪的獠牙呲着,让我们看着,打心眼儿里高兴!老崔让我和哈尔滨知青赵学信两个人拿一把伐木头的大锯,说好了位置,开锯!你来我往的拉大锯,满脸的笑容,雪白的地上,锯下来的都是鲜红的肉松啊!那个年代能够吃上野猪肉,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呀!老崔有经验,他说,把锯下来的一段肉拿到帐篷里,温度一高,野猪肉皮就软了,用刀慢慢剥,一会肉皮就掉了。骨头与肉冻在一起,不好剔,用斧子剁成大块,再放点家猪肉、白菜、海带一起下锅,味道好极了。大米饭,大白馒头,可劲造!

我们俩锯下来的野猪肉就是一个解剖学的横截面,什么骨头、肉、肠子、心、肺,连野猪吃的东西都整整齐齐的展现出来,可惜,我们对这些不敢兴趣,只看到野猪肉没有肥膘,瘦肉很粗糙,反正是肉,不管其它的了!

赵学信爱干净,非常愿意帮助炊事员干活,所以我们食堂有什么好吃的,他都知道。食堂里还有一坛子臭豆腐,贴的标签是正经八百是北京产品,我想王致和的牌子在文化大革命已经倒台了,不可能贴上王致和的名字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臭豆腐。赵学信打开坛子的封口,一股子臭气就来了,但是年轻好奇的心理,嘴又馋,听说过闻着臭,吃着香的道理。赵学信不敢吃,那只有我试着吃啦!忍着鼻子的味道,咧着嘴,加一小块,下决心放到嘴里,还得吧唧吧唧嘴,忍着忍着,嗯……没有臭味了,好吃啊!看来人家说,闻着臭,吃着香的理论还是正确的呀!记得第一次在帐篷里吃臭豆腐的时候,赵学信还笑话我,当着大家面说,你们看,他吃臭豆腐啦,别人根本不以为然。后来,我一顿饭一块臭豆腐不够吃了,吃两块了,这才有的人受不了了,也要尝尝。这一尝,大家都吃开了,膝盖高的一坛子臭豆腐,没等下山,就都吃完了。我先下山的,等赵学信下山后,我还管他要臭豆腐吃呢,他说早就被大家吃完了。嗨!这么好吃的东西,现在连个臭味也没有了。听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厉害,那我是石拉山第一个吃臭豆腐的人,不厉害!可能与吃臭豆腐有关,至今浑身的味道都不好!

石拉山长满了各种树木。这里树木的生长也符合人以群居,物以类分的特点:高大的杨树林子,很少有别的树种,一棵比一棵长得壮实,又高又直,一两个人抱不过来。高高的树冠上偶尔长出了颜色红红的冬青,像大粒儿的黄豆那么大,一串一串的。到处是白雪皑皑的景色,看到这么新鲜的颜色,招人喜欢。树林子有一种大鸟,当地人管它叫:乌鸡!这种乌鸡可不是我们现在餐桌吃到的乌鸡,石拉山上的乌鸡个子大,体态肥胖,从树上起飞的时候,还带有吱吱的声音。这种鸟喜欢吃杨树上的冬青,几十只落在高大的杨树的树枝子上,我们连队的猎人慢慢的靠上去,还没有等举枪,它们就吱吱的飞走啦。算了,反正猎人看不上这点猎物的。其它的大鸟多着呢!其它的猎物多着呢!

石拉山上的向阳坡地上,还长着一片黄菠萝树。这种树木,咱们老百姓都喜欢,因为这种木料的花纹特别的好看。别瞧它的树皮是黑颜色的,但软软的,有弹性,手摸像海绵的感觉,里面的木纹,各种颜色非常的丰富,红、黄、绿,以及互相之间搭配的颜色,让人看起来称口叫绝!那个年代人们生活很艰苦的,如果家里摆上一对黄菠萝面的箱子,整个屋子都要蓬荜生辉的呀。但是在石拉山上,这种成才的黄菠萝很少,虽然坡地上长的不少,但粗的,长得高的,几乎找不到,只能找到一般粗的,也就20厘米直径吧,也就1米多长的段儿。老职工把它用锯破成木板子,放在家里好好存着,留着给儿子结婚用,娶一个好媳妇,打一对漂亮的箱子!

光长棹树的林子也有意思,有的地方称为橡树。夏天的时候结橡子果,这种树最大的特点是木质结实,做工具把儿的好材料,锹把儿、镐把儿,木工用的刨子也用棹木。我和哈尔滨知青赵学信站在棹树林子里,他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事情。他说:棹树上能够长猴头蘑菇,而且是相对的长,只要看见一个,朝它对面的棹树上肯定还有一个,老职工有的人已经摘了小半麻袋了。我们两个使劲的看,使劲的找,但除了找到几个小的,没有对称长的。赵学信又说:可能都被老职工摘走了,原来如此,那我们下手晚啦!

长水曲柳的树林子,各种木头种类比较杂,水曲柳长的又高又直,木质好,花纹也很漂亮的,这种木头与其它的木头能够和睦相处,什么色木啦(当地人管它叫sai木)、椴木啦、秋子木啦、榆木啦,很多种木头都可以与水曲柳共同生长。

但是桦木还是独立性比较强的,都是自己的地盘,自己长,所以桦树林子很少能够发现别的品种树木。

还有小杨树林子也有特点,远远看去,一大片小杨树,长的高度都差不多,全都胳膊粗细,根本没有其它的树木在里面生长。老职工陆向坤跟我说,你看这片小杨树多好啊,等以后拿一把大斧子,使劲砍一斧子,顺手一推倒在地上,再一斧子,把树头砍掉,直愣愣的树干,装车也好装,拉到家里,用小手锯,就可以锯成小段,那烧火多方便!嘿嘿!老陆想的真好啊,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连队的位置呢,还没有家属房呢。后来过了两年,我看到那片小杨树林子,真的倒下了,是谁干的?我也不想问清楚。小的杨树林子与别的树有一种颜色上的差别,有嫩的感觉,真美的一片景色啊!没了!

今天,石拉山也没有啦,是平地啦。开放搞活以后,有人承包了石拉山,整天用炸药崩石头,用来盖房子、修公路,整座石拉山都奉献完了!

在石拉山的日子过的高兴。朱长林打死了不少的野猪,还把多余的野猪让9团的汽车带回去,让9团的人也吃上石拉山的野猪肉!留下的都放在山上帐篷旁边的地上,大家猛吃猛喝!但是,1970年冬天,我们连为了盖房用石头,派了一个女子排到山上炸石头,隆隆的炮声,把野猪全吓跑了,全都往北边跑了。野猪跑的路我也看到了,把雪地踏出一米多宽呢,几十只野猪跑不出这样的路,几百只?几千只?反正野猪走路都是有规矩的,一个跟着一个的走,不随便加塞儿的。

9团给我们送来的酱豆腐、臭豆腐、猪肉、海带、冻豆腐、白菜、萝卜、白面、大米、饼干、红糖、白糖、豆油、酱油、醋,在山上像过年一样,工资还有补助呢!我们的工资都是9团发的。刘会计从9团把工资带到山上发给我们。9团经常派车来,为我们运送需要的生活用品,保证我们来抚远地区人员的生活比在9团的人生活好!9团对我们建点人员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至今不忘!

在山上大家没有什么矛盾,都是9团各连抽上来的人,互相还不太熟悉,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客气的商量,都愿意为工作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都愿意表现自己的长处,所以大家是团结的,是互相友爱的。我还要特别提起一个人,他是上海知青,名字也记不得了,就管他叫大上海吧!9团并没有派他来建设抚远,但他非要跟着车来。在山上干了很长一段时间,是能吃苦的一个知青。后来又来了一个上海知青,名字叫王建新。大家为了叫着方便,王建新被大家叫小上海。小上海的名字一直叫到了今天60岁,虽然他当官了,但还要一直叫下去!

石拉山是我们3连最早建点的地方,是大家最高兴的地方,是大家最怀念的地方。一晃40多年了,在那零下40度的低温环境中,大家的工作就是伐木、抬木头。大家干劲冲天,大家团结互助的精神,离我们这代人,越来越远了……

那山,那各种树木,那野兽,那纯粹的野生景色,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原标题:荒原建点——石拉山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